填海造地:“野蠻生長”的中國海岸線

財新視頻 2017-11-02 20:31:15


根據國家海洋局最新一期《海域使用管理公報》公佈的數據,2015年全國共計填海造地11055.29公頃, 同比增長13.19%;過去十年,沿海地區經濟高速發展,人口密度不斷上升,土地資源性短缺和土地結構性短缺已成為制約沿海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瓶頸;在這樣的背景下,沿海各個省份掀起了大規模向海拿地的熱潮。



CAIXIN SHORT VIDEO

財新短視頻


溫馨提示:建議在WiFi條件下播放視頻


編導 / 徐瑋超

文 / 財新記者 周辰 實習記者 高佳 武驍

圖 / Google earth

圖片編輯 / 羅莉


填海大躍進


一場眼前幾乎找不到輸家的“多贏遊戲”,導致每年上萬公頃壯闊海洋被鋼筋混凝土取代。從Google earth衛星圖 可以看到,近十年來全國沿海各地的海岸線上慢慢“生長”出一片土地、逐漸“成形”。



潔白如銀的沙灘、怪石嶙峋的海島、綠草萋萋的溼地……這些大自然賜予的美景,正在被中國沿海各地的填海工程飛速改造成工業廠房、輪船碼頭、星級酒店、大型住宅區和飛機跑道。

 

28 歲的魏翰揚是廣州一家環保機構跨境環保關注協會的負責人。多年來,他一直在為“海岸衛士”紅樹林“爭取一個名分”,免其在越來越洶湧的浪潮中被徹底“抹殺”。

 

一位政府官員曾向魏翰揚形容自己划船進入一片紅樹林溼地受到的震撼:“成排的樹木挺拔繁茂,放眼望去視野裡全是綠色,還有一群白鷺在林間和水上嬉戲,非常漂亮。”但這位官員接著話鋒一轉,表示填海工程還是要權衡利弊,美好總是要為富足做些犧牲,“何況這紅樹林並不屬於保護區”。

 

珠江口的東側岸線,自北向南分別經過東莞市、深圳市的寶安區、前海、南山區以及香港。魏翰揚向財新記者介紹,目前除香港(天水圍)岸線基本保留原貌,仍有原生紅樹林,東莞和深圳的海岸均遭遇“極長和極大面積的填海”,這兩個城市殘存的紅樹林如今正深陷滅頂之災,整個珠江口東側岸線,僅深圳西灣有一片長度約1 公里的紅樹林暫時倖免。


在東莞,“濱海灣新區”長安新區板塊,涉及17 個面積在50 公頃以內的填海項目。


人工景觀取代自然景觀,原本山海一體的壯闊海景被鋼筋混凝土取代。正在搞填海運動的不止珠江口。


2003 年9 月11 日,山東青島

2017 年5 月17 日,山東青島

靈山灣影視文化產業區

規劃建築面積44.6平方公里,實施“企業主導”開發模式,重點發展影視文化產業。萬達東方影都、健康生態養生城、惠普大數據中心、數字娛樂港都已經進入開發建設階段。


2003 年12 月,河北唐山曹妃甸

2016 年12 月,河北唐山曹妃甸

經過十多年的開發,目前,曹妃甸已經完成210 多平方公里的填海造地,十年間累計投入開發資金3000 多億元,鋼鐵、石化、裝備製造、港口物流等行業發展已頗具規模。


2002 年1 月3 日,海南三亞鳳凰島

2016 年8 月20 日,海南三亞鳳凰島

三亞鳳凰島在2010年7 月開始填島,2015 年在島上建成一座七星級酒店,以及配套的大型國際遊艇碼頭和會所。二期工程計劃再建1 座47.4 萬平方米人工島。



2010年11月20日,福建廈門大嶝航空城

2017年1月22日,福建廈門大嶝航空城

在廈門市翔安區大嶝島東側附近,49.9827 公頃海域將被填海用於大嶝航空城基地二期工程建設。根據此前國家海洋局正式批准,廈門市大嶝區域建設用海規劃填海面積在624 公頃以內。除了機場用地,未來大小嶝之間還將打造一個集現代化、高標準的國際貨物、旅客集散中心等功能於一體的“現代化航空城”。


從2017 年6 月開始的三個月時間裡,財新陸續以《三亞新機場填海之患》《恆大海花島生態隱患》《海南人工島“未批先建”融創強調只是合作關係》等,報道了海航的三亞新機場、恆大的儋州海花島、融創的萬寧日月灣等三個投資數千億元的巨型填海項目的未批先建、少批多建、化整為零、邊批邊建等問題,揭示了近十年來沿海城市“向海洋要土地”衝動背後的巨大商業利益,給一級保護動物中華白海豚和珊瑚礁、紅樹林等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及海洋資源帶來的生態侵害。


8 月22 日,國務院責成國家海洋局組建的國家海洋督察組,先後進駐海南及遼寧、河北、江蘇、福建、廣西等省份,開展以專項督察為重點的海洋督察,重點查擺、解決圍填海管理方面存在的“失序、失度、失衡”等問題。目前,財新報道的海航三亞新機場、融創日月灣等項目已被責成停工整改,違法行為被立案,將面臨鉅額罰款,周星馳電影《美人魚》的成人童話有了現實的一幕。

 

但中國海岸線從南到北的圍填海運動恐怕也難以因此遏制。海南實際上已經屬於沿海各省份圍填海造地規模最小的一個,在更多地方政府和開發商眼中,“向海要地”都是穩賺不賠的買賣。在國家確保18 億畝耕地紅線的政策硬約束下,徵收耕地受土地指標限制,還有拆遷補償等諸多問題,涉及問題複雜,投入成本日高;填海造地則是造出一片“未定性的新增土地”,既不會觸碰耕地紅線,也沒有拆遷賠償費用,圍填海成本一般為每畝14 萬-30 萬元,且新造陸地通常位於城市中心海岸區,交通便利,人員密集,土地價值巨大,尤其在沿海一二線城市,毗鄰的地塊“招拍掛”價格都在數百萬元一畝。

 

國家海洋局海域管理技術重點實驗室、國家海洋環境監測中心黃傑等人在《中國大規模圍填海造地的驅動機制及需求預測模型》一文中指出,“圍填海造地低廉成本與毗鄰土地高價之間存在巨大的利潤空間,使得一些地方將圍填海造地當成新的發家致富的搖錢樹。”更何況,有共同利益的不僅是政府和企業——填海的用地成本很低,地方政府和企業都高興,要填海的又都是大項目,能夠促進當地經濟增長和稅收、就業,社區老百姓也有即期利益,除了部分情況會有少數漁民利益受損,幾乎就是一個多贏的局面,至於白海豚、珊瑚、紅樹林消失的環境生態影響,那是比霧霾遙遠得多的事情。

 

在實打實的“多贏”驅動下,各地填海熱情持續高漲。


雙魚島

福建漳州

2010 年開工以來,已完成3000 多萬方的土石建設,規劃填海面積221.67 公頃。


君子連理島

山東海陽

填海面積達166.67公頃,該島分為東島和西島,由一條1480 米的透水性棧橋相連,島上將規劃建設休閒旅遊項目。


南海度假村

海南文昌

人工島外形類似珊瑚,回填面積為23.33 公頃,佔用海域26.44 公頃。


潭門漁港

海南瓊海

使用海域面積共55.531 公頃,其中人工島填海造地用海48.9429 公頃。


如意島

海南海口

海域使用面積約716.34 公頃,形成陸域面積約612 公頃,全島岸線總長約23.33 公里。


海南洋浦開發區

圍填海造地佔用海域面積650 公頃。


恆大海花島

海南儋州

由三個獨立的離岸式島嶼組成,規劃面積765.11 公頃,總投資1600 億元。


龍口灣

山東煙臺

計劃填海35.23 平方公里,相當於龍口市年建設用地指標的210 倍。按規劃,將容納10萬人就業、30 萬人居住,並建成世界最大的三面觀音像、海上免稅島、七星級酒店等。


黃傑等人注意到,自“十一五”起,中國進入圍填海造地面積增長速度最快的時期,年均確權面積1.3 萬公頃,2009 年全國圍填海造地確權面積近1.8 萬公頃,為歷史上圍填海造地面積最大的一年。而根據國家海洋局《海域使用管理公報》公佈的數據,近年來全國每年的填海量都在1 萬公頃左右,2015 年全國共計填海造地11055.29 公頃,同比增長13.19%。但多位受訪專家指出,很多地方因監管不到位,邊填邊申報或先填再申報情況嚴重,實際填海造地面積遠遠超過這一數量。


國家海洋局海域綜合管理司司長潘新春2017 年5 月接受採訪時表示,由於海域資源開發過快、方式粗放、缺乏統籌等問題,目前中國自然海岸線保有率已不足四成,大量優質岸線資源被工業、港口等開發活動佔用,部分地區圍填海造地規模增長過快,利用效率不高,甚至還有一些空間被荒蕪、閒置。“這些問題的存在,嚴重製約著海域資源可持續利用,影響著沿海經濟的健康發展和人們對海洋生態環境的安全需求。”他說。


更令人憂心的是,填海生態補償缺乏明確的法律依據和政策保障,難以正常開展。制度的不完備給了企業逃避填海生態損害責任的機會,沿海地區違法填海呈擡頭之勢,懲戒力度卻遠遠不夠。


萬寧日月灣位於海南島東部,在三亞和博鰲之間,日月島是其核心和標誌性項目,分為日島和月島,由填海而成,用海面積112.1688 公頃。日月島將建設衝浪俱樂部、海洋館、遊艇碼頭、遊艇俱樂部、煙花廣場、商業中心和濱海度假酒店等。圖/ 財新記者 陳亮


更多精彩內容詳閱2017年第42期10月30日出版的《財新週刊》的封面報道。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