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碗麵我食?你係廣東人吧!

深夜談吃李雨2017-10-23 02:32:52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有過幾次與朋友約好的旅行,算下來不知道已經過去多少年了,連個影子都沒見到。所以有時候算起來,我是更喜歡獨自旅行的,我也確實自己揹著行囊去了很多地方。

旅途上遇到的很多人,我們曾經一起在青旅打牌,一起在路邊攤吃麵,但如今彼此都沒有聯繫方式,不知道他們落腳在哪裡。可是,這樣很好。

今夜,深夜君帶來一個故事,也是獨自旅行中的故事。願你的人生也能這樣,有些遇見,轉頭不留痕跡,真的很好。

——深夜君


- 正文 -


19歲那年,我開始獨立旅行。


起初,我會擔心孤獨,連拍個人景合照的遊客照都不行。後來越發喜歡這樣的旅行方式,多結一個伴不會增加安全指數,更多帶來的是“這次去不了”的失落。一個人多好,踢踏雙拖鞋,就可出門。當然,如果你把去趟超市也當做旅行的話。


我總覺得說走就走的旅行有點誇張,至少走之前要帶件換洗衣服,買張車票,不對嗎?同樣誇張的是,很多的遊記裡面,都少不了一兩章描寫旅途美好的豔遇,彷彿沒有豔遇,這趟旅行就白去了一樣。


旅行途中結伴是很有意思的事,當然這句話在沒節奏的旅途中更適用。路上遇到一個人,剛好喜歡同一處風景,那就走一路,合則來,不合則去。沒有爭吵,不會失望。


後來,形成一個壞習慣。住同一家旅店的拉個群,拼同一輛車的拉個群,接著連問了個路、搭上一兩句話的人,也要加個微信。朋友圈裡出現一大堆點贊之交,更多時候他們連贊都沒有給我點一個。


有次在廣西遇上臺風,一年前雲南旅途上結交的朋友,成了給我發來問候信息的三個人之一,讓我極為感動。但我仍不喜歡在旅途中結交很多“朋友”。



夏天去了一趟鼓浪嶼,撞上臺風,航運停了,我在島上待了好幾天。那幾天,三層的小旅館裡只有我一個住客。夜裡餓醒,出來客廳見到店長在看電視,我抱著枕頭也坐上了沙發。


“餓嗎?煮碗麵你吃?”店長用普通話問我。

“啊!你是廣東人吧!”我盯著沒有廣東腔的店長。

“是啊。”他推開客廳們,去了廚房。

他再進來的時候,端著兩碗熱騰騰的麵條。

“直接下的,偷懶沒煎雞蛋,可能不太好吃。”


顯然,麵條煮的時間過長,太軟了,雞蛋散在湯上,一塌糊塗,還沒有青菜。但是在這個颱風的夜晚,餓醒,吃上一碗同鄉煮的熱面,還是有種難以言喻的感動。“好好吃啊。”


店長是個比我長三四歲的男生,戴了副黑框眼鏡,頭髮蓬鬆,在島上待了幾年,算是半個島民。那天晚上,他給我講他為了逃避相親上了島,過了幾年看似重複然而不枯燥的生活。



“我會自己找樂子:看書、運動……”臨睡前,我記得他說,“沒有人的時候,這裡幾乎是一座孤島。但是鼓浪嶼一年四季沒有淡季,除非颱風天,停航了,外面的人進不來。”


接下來幾天,因為颱風天,鼓浪嶼的小吃店幾乎都關門了。白天玩一圈回來,店長都給我下面。有時候是拌麵,有時候是湯麵,雞蛋也是煎的和煮的換著來。

終於不再掛颱風信號了,航運重開,我要離開了。



臨別的時候,我們又吃了頓面。這次是老乾媽拌的面,還切了蔥花,加了雞蛋和香腸。算一碗美味的麵條,我捧著碗大口大口地吃,連湯也喝淨。放下碗筷,背起揹包說“店長,我要走啦!”



店長邊在廚房裡洗碗,邊應著“路上小心!”臨走前,他依然沒問我名字,我依然叫他店長。互相沒有要微信成了我們之間最好的默契。陌生人,謝謝你的面,謝謝你的默契。

文 / 李雨

圖片 / Google圖片循CC協議使用

BGM / 浮生 - 劉萊斯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email protected](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深夜君旅行美食故事獨自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