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選杭州姑娘就對了!

杭州佬兒2017-10-19 18:35:19



在杭州歷史上,才女美女出過許許多多,朱淑真吳藻,是最特別的兩位。


朱淑真出生在杭州的一戶官宦之家,自幼家裡條件優渥,父親在浙西當過官,並且是個喜好字畫古玩的雅士,家裡有著書香門第之風。她天生聰明靈慧,小小年紀就能寫詩寫詞。


和朱淑真的書香之家不同,吳藻出生在商賈之家。雖然文化底蘊沒有那麼深厚,但好在家境殷實,父母開明,看重女兒的文化教育。所以吳藻從小就接受了和上層社會女孩一樣良好的教育。


 


雖然人生的初始設定是簡單模式,但才女多情思,在那個年代,註定不會太好過。


20歲時,吳藻已經憑藉一本《喬影》而聞名。她家境富庶、頗有才情,並且容貌也清秀美麗,所以……用現在的話說,她“剩女”了……22歲這年,父母將她許配給了本地富商黃家。


丈夫對這門親事是頗為滿意的,他的妻子才貌雙全,曾經有多少人差點踩破吳家的門檻啊,這樣一個妙人兒居然成了他的妻子。


他對吳藻呵護有加,並且給予了她很大的自由。只是對吳藻來說,她想要的是高山流水琴瑟和鳴的婚姻,丈夫雖然周到,他們的精神世界始終相差太遠!



朱淑真的婚姻遭遇亦是如此。談婚論嫁的年紀裡,父母做主將她許配給了地方小官。


不過這位丈夫啊,一心走仕途但卻才華無幾,事業磕磕絆絆,也無法成為妻子的心靈伴侶。


如果說在婚後初始,朱淑真的詩詞裡還有對丈夫和婚姻的期待,那麼在她伴隨他四處遊宦的日子裡,二人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大。“巧妻常伴拙夫眠”,深夜醒來,朱淑真的內心遺憾萬千。


到後來,丈夫索性還討起了小妾,夫妻之間冷到冰點。那個柔柔弱弱的朱淑真,一氣之下主動和丈夫斷絕了關係,回到了孃家。



據說此後在孃家,她又在春遊之時遇見了一位青年詩人。二人互生好感,以詩詞互贈,但這一段愛情的萌芽還是無疾而終。朱淑真則在此後不久,選擇了投水而盡。



她們都不是安於相夫教子生兒育女的一般女子,她們的才情渴望理解,她們的愛情也渴望得到迴應。


在婚姻上,她們沒有能夠跳脫出時代劃下的框架,但即便如此,她們依舊是打破傳統的先行者。

 

少女時期,朱淑真就寫出“嬌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這樣,在當時看來稱得上大膽露骨的詞句。哪個女孩敢說自己對戀愛的幻想,哪個女孩敢表露自己戀愛的甜蜜?又有那個女孩敢主動和丈夫離異,重新追求愛情?朱淑真敢。

 

而吳藻啊,面對無法感知幸福的婚姻,果斷地抽離自己,女扮男裝,與男子們一同飲酒作詩,參加詩文酒會。這個“眉清目秀的美男子”,且不論她的藝術成就,單單這樣的魄力與大膽,就令人欽佩。




很多人對杭州女孩的印象

都是楊柳細腰水一樣的柔弱女子

但真正的杭州姑娘

就是像朱淑真、吳藻一樣

她們有想法、有風格

她們美,但個性十足,從不千篇一律

願意做打破傳統的先行者

就像NARS的誕生

從不將自己束縛在傳統的框架

 


1994年

FRANÇOIS NARS接任VERSAC時尚帝國的專屬彩妝師頭銜

已經十年

他常年活躍在世界頂級的彩妝舞臺

合作過無數時尚大片

更創造了許多名噪一時的經典造型

 


但一個出色的時尚彩妝大師

從來都不是按部就班安於現狀的

FRANÇOIS NARS對現有彩妝的侷限性

早已經倍感厭倦

1994年

12 款色澤飽滿、質地柔軟的超顯色脣膏

在Barneys NewYork 驚豔亮相

一時之間

女孩子們都陷入NARS的魔力之中

脣膏的色彩,居然還可以這樣玩!

 

此後20多年間

NARS又在彩妝護膚領域研製出了600款產品

就像1994年第一次面世一樣

NARS的彩妝

始終大膽、前衛、個性飽滿而富有張力

並且俘獲了一大票粉絲

就連今年2月斬獲奧斯卡最佳女主的石頭姐

也是NARS的忠實用戶


石頭姐在奧斯卡上的這個妝容,也是用了NARS的彩妝


而大名鼎鼎的腮紅ORGASM 

從1999年誕生至今

依舊暢銷

被稱作是人手一塊的腮紅



用FRANÇOIS NARS的話說

NARS為您帶去無限可能,但我們絕不定義您的美麗

這大概也是NARS誕生20多年來

始終備受女性喜愛的原因吧!

好看、好用

每個人都能用經典而純正的色彩

大膽玩色,定義自己的美麗


最棒的是

長久以來我們只能通過代購的NARS

10月22號

NARS武林銀泰即將開業

這也是繼上海、北京之後

NARS在內地的第三家專櫃

那些經典熱門,總是斷貨的顏色

終於來到家門口了!

超有個性的杭州姑娘就要用超有個性的彩妝

這週日,試試試買買買走起~





撰文 CWM   005

本文由杭州佬兒原創

爆料嘮嗑:dingmanqi007

商務合作:18069829537


猜你喜歡



閱讀原文

TAGS:朱淑真吳藻彩妝朱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