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拍與裝哭,以朝鮮為例 | 卓越兄

卓坊間卓越兄2017-09-29 01:44:59


這裡有萬歲萬歲,也有萬炮齊轟。這裡有歡迎歡迎熱烈歡迎,也有滾滾滾,滾你媽的彈。這裡有堅決擁護,也有誓死保衛;這裡有同仇敵愾,也有粉身碎骨。


當然,更有。什麼制度有什麼樣的意識形態,極權必然產生各種欺騙,各種造假。擺拍,便有其生存的空間。


何謂擺拍?擺拍不只是“擺在一起合著拍”那麼簡單粗暴。更多的指,為了製造、模擬一個本來是運動、隨機的瞬間,刻意擺出模擬的動作,然後拍攝人把這些刻意的凝固瞬間,記錄下來,向社會傳達一種有政治或者商業目的性、有欺騙成分的信息。


擺拍,他們還當時尚


這個國家教育免費(12年義務教育)、醫療免費、住房免費。為了展示他們的制度優勢,時不時要推出一些擺拍的宣傳片。



在朝鮮,沒有房子交易。房子都是國家配給的,也就沒有中介(房仲)。右邊的一群穿制服的當然是為人民服務的工作人員。對國家有貢獻的科技人員,住進了國家的豪宅,他們表達出了“歡迎歡迎熱烈歡迎”的姿態。



到了,這就是你們的家。人們手提著行李,不要買傢俱,不要帶鍋碗瓢盆,更不用交什麼一萬塊首付,進房即住。什麼叫按揭,朝鮮人不懂!



列著隊走進不要錢的豪宅,少婦一手摸著沙發,一手擦拭著熱淚。這個鏡頭語言,無疑想表達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的朝鮮美夢成真的幸福感。



內閣總理與公屋受惠戶促膝談心,無不有擺拍的痕跡。



還有這個,一群學生擁簇著他們的老師,交流科技。在社會主義國度,人民教師處處得到尊重,得到關愛。


車務段、實驗室、鍊鋼車間,無不體現出社會主義勞動競賽的熱潮。


超市開業,商場總結。


當然,在同仇敵愾的時候,更需要擺拍。看看這種氣勢,怎麼叫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聞風喪膽?!沒有步調一致,怎麼能產生“才嫩的勝利”的意味?!



進出劇院,享受一場牡丹峰樂團的音樂盛宴,進與出都警告擺拍,展現社會主義和平年代的祥和氣氛。


唱到動心處,觀眾紛紛擦拭眼淚。表達對過世的白頭山偉人的思念以及對在世的統帥的無限敬仰。



各種哭——無論是喜極而泣還是愛上倒地,都通過擺拍放大化,凸顯人民對偉人的赤膽之心。哭是一種表現掏心掏肺的極致行為。


據說,不哭,不滿地打滾,意味著不敬。屬於政治問題,扣工分,事小,進黑屋入煤礦,那是上級說了算的。



當然,這個國家最能裝,最頭號的擺拍者——是他。瞧瞧,不敢出過門的他,只能靠這種裝來自娛自樂。民眾裝哭,他裝酷。


哭從娃娃抓起,裝從領導做起,擺拍從娃娃學起。——一切都為了展現秩序化,格式化,統一性,服從性。


擺拍,我們曾是專家


在那個年代,擺拍無處不在。比如:



雷鋒到撫順西部醫院給傷病員送月餅


文章《毛主席的好戰士》說:今年中秋節雷鋒一領到連裡分給的月餅,淚水就往心裡嘩嘩地淌,從8月15日他想到7月15日媽媽的死,他的月餅吃不下去了,用紙包好,寫了一封灑滿眼淚的慰問信,送給了附近礦山醫院,慰問了為社會主義建設負傷和有病的階級弟兄


這張是補拍的。



根據雷鋒《解放後我有了家,我的母親就是黨》一文中的第五節,這張“照顧一位老太太”的情節,也是補拍的。


那時候,雷老師經常做好事,當時沒有手機,也不可能天天帶著攝影師,後來有宣傳需要,攝影師就去補拍



1975年3月在山東勝利油田擺拍《學習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理論》。“畫面上毛主席語錄的美術字都是我當時現寫的,然後貼到牆上我認為合適的位置”.介紹說。


1975年10月許林在河北遵化擺拍《老、中、青三結合好》。


許林,退休前是《人民日報》高級編輯。他看了黑龍江日報的李振盛自解擺拍歷史的文章後,也開始在博客上公開自己的擺拍經歷,連載了《40年新聞攝影回眸與自我批判》,把自己在《人民日報》當攝影記者時擺拍製造新聞照片的內幕進行了詳細披露,並告訴讀者,那些“完美”的照片背後都有各自的製造手法和故事。1971年至1976年,許林在攝影上經歷了“抓拍”――“擺拍”――“擺中抓”――“抓中擺”,在“S”形彎道上搖擺著一路走來,不知對錯。“我看別人擺佈導演,學別人擺拍感覺良好,感受走偏;雖身陷泥潭,卻還沾沾自喜。在那段時間裡,我熱衷於擺拍,不光學習別人的經驗,自己還不斷研究、分析和總結。”



現如今,小弟剽竊了我們曾有的專長,而我們蔓延著另外一種不是擺拍勝似擺拍的動作,那就是:


裝!


其實,擺拍的升級版是——裝!


二維碼為打賞碼。感謝您的鞭策!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