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歲“花花公子”離世,他睡過上千女人,娶小60歲的嫩模,還要與夢露一起長眠

虎嗅網水原瓜子2017-09-28 18:48:16


“我已經與上千女人上過床,至今她們還愛著我。”


11年前,《花花公子》的創刊人及主編休·海夫納(Hugh Hefner)接受採訪時說的這句話,廣為流傳,這可說是他一生生活方式的總結,大多數時候,他以此為傲。


休·海夫納說這話時,已80高齡,他失去了一半的聽力,這是由於他為了維持性慾大量服用偉哥導致的,59歲時他還中風過一次,在接受記者採訪後他努力了多次才終於站起來。


但6年後,休·海夫納又風光迎娶第三任妻子——僅24歲的英國金髮美女模特克麗絲泰爾·哈里斯。


今天(北京時間:9月28日,美國還是27日),休·海夫納與世長辭,享年91歲。若按照他生前的願望,他將埋葬在夢露的身旁。縱然一生有上千女人追隨,他卻早已想好百年後要躺在這個他一生未曾親自見過的女神身邊,1992年時他就花費5萬美元價格早早買下了緊鄰夢露墓碑旁的位置,他說這讓他感到浪漫。


或許是大半個世紀之前那張夢露的性感照片在記憶中蒙上了神聖的光——那是休·海夫納財富和權力帝國的支點。1953年,27歲的海夫納向親友借了8000美元,並花500美元買下了美國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的半裸照版權,該年12月Playboy發行的創刊號上,那個“內有夢露裸照”的標題一舉帶出5萬多本的銷量。現在,在收藏品市場上,這本創刊號的價格在1萬美元以上。


Playboy創刊號封面


Playboy和休·海夫納Playboy的時代由此正式開啟,除了擦邊球漫畫、兩性知識和男性用品推薦,海夫納對雜誌內容逐漸提出更高要求,一些深度報道和作家專欄將這本雜誌神奇地拉高到了一個又色又高級的定位上,《肖申克的救贖》的作者史蒂芬·金就是Playboy的專欄作者。一年多以後,Playboy的銷量達到30多萬本。巔峰時期,Playboy每期能賣出800萬本。


1970年代的《花花公子》編輯部,後排從左至右依次是: Robie Macauley, Nat Lehrman, Richard M. Koff, Murray Fisher, Arthur Kretchmer; 前排從左至右依次是: Sheldon Wax, Auguste Comte Spectorsky, Jack Kessie.


Playboy引領著美國五六十年代的性解放思潮,縱使雜誌中色情、享樂主義和物化女性的內容不斷受到譴責,休·海夫納甚至一度因觸犯販賣猥褻刊物罪被捕,但這一切,都無法阻止休·海夫納花花公子帝國的崛起,他之後在雜誌的基礎上創辦了花花公子服飾、俱樂部、化妝品、箱包等,並迅速藉此到達了財色的巔峰。在他的府邸,他還親手締造了一個“酒池肉林”的魔幻世界。


男人們對海夫納個人生活的嚮往,超過了對雜誌裡照片的總和。那時候,年輕人中流傳著一個口號——“長大了以後要像海夫納一樣享樂”,而三四十年代,美國青少年的口號還是:“長大了要像洛克菲勒一樣富有。”


或許還是因為夢露的那張照片,休·海夫納一生對於金髮女郎有著執著的追求。在他那座擁有22個房間的花花公子大宅中,他不允許有“雜質”存在,能住進來陪他夜夜笙歌的兔女郎們必須擁有一頭接近白色的金髮。




他規定接受採訪時,兔女郎玩伴們可以排坐在他的身後,但不能說話,他每月會給她們1千美元的置裝費,如果她們想變得更美,他還提供整容費用。


週三和週五是海夫納定下的“俱樂部之夜”,海夫納在夜色中帶著他精心裝扮的玩伴女郎們前往好萊塢,在不同的俱樂部享受VIP待遇後,他們驅豪車返回宅子,女郎們乖乖服下海夫納提供的安眠酮,曾當過兔女郎的霍莉·麥迪遜曾回憶說:“在上世紀70年代,人們習慣稱這些藥丸為‘thigh openers’”,隨後,每週兩次的群體性行為上演。


人們對這宅子裡的生活有多向往?2005年,一款名為《花花公子:豪宅》電腦遊戲推出,玩家扮演海夫納的角色來創建一個“花花公子”帝國,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和明星交往,舉辦一個又一個的聚會,還有出版幾份雜誌。


海夫納也不是沒試過浪子回頭,除了2012年休.海夫納迎娶第三任妻子、年僅24歲的英國模特克麗絲泰爾·哈里斯外,海夫納還曾於1949年及1989經歷兩度婚姻,第二次婚姻時正值他中風後不久,他與Playboy年度女郎金伯利·康拉德結婚,遠離了他的眾多女友,他一度以為這段婚姻可以堅持一生,但還是走到了終點。


後來他談起婚姻時,這樣說:“我以前結過兩次婚,對太太非常忠誠。但我必須承認,已婚期間並不是我生命中最精力充沛和最美妙的時光。很快,當浪漫和激情煙消雲散的時候,我發現了婚姻的可悲之處。”


不過後來,86歲的他居然再一次相信了婚姻,還是在年輕的女友反悔了一次的情況下。


但偉哥再救不起海夫納隨年齡逐漸虛弱下來的身體,花花公子豪宅裡,已經不復往日輝煌,玩伴女郎回憶說,護士的數量逐漸超過了兔女郎:“那裡已不再是男人的享樂天堂,比較像養老院,‘海夫納老到不管走到哪,都帶著一群護士,大部分時間都在跟朋友下棋,或在家看老電影。’”


這便是海夫納最後幾年的生活寫照。但一旦出現在公眾面前,他還是穿著他那件昂貴的深紅色睡袍,身邊簇擁著永遠年輕的兔女郎們。


有報道說,海夫納的業餘時間喜歡看小說和上網,他還在Facebook上追中國作者寫的科幻小說:“我是在Facebook上認識了一箇中國的年輕人。他的網名叫做‘WaitandSee,Rabbit’”海夫納表示。“他說他們在進行一些世界科幻小說的翻譯。由此我們開始了交流。我一直喜歡讀科幻。”


在如此漫長的年歲裡,過如此一以貫之風流的人生,在很多人眼裡,這應該是一個不需遺憾的人生。休·海夫納無數次地強調他是“仍然在做著年輕的夢的少年”,可以說休·海夫納就是Playboy本boy無疑了。


“很多人花前半生追逐名利,花後半生聲稱厭惡名利,而我,不願意將我的人生與任何人交換。”


歡迎轉載這篇虎嗅原創文章,請在虎嗅公眾號底部菜單中選擇「勾搭我們」-「轉載」,來了解我們的授權轉載要求。




求你們了月餅真的吃膩了不要再送了好伐啦

希望大家都有點新意

也給自己的味蕾多一點新意

Angelmon Cake流心蛋黃酥

大概是你的最佳替代方案了

蟹殼黃般的色澤,酥皮又薄又脆

一口滿滿的內餡

美滋滋到登天我跟你講

自嘗或送禮,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朋友👇👇


閱讀原文

TAGS:海夫納玩伴女郎兔女郎裸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