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心安住於覺知,就會知道,法的唯一作用,是為了破除我們的執著

呂波國學呂波2017-09-27 14:57:17


將心安住於覺知


根據2017年8月【呂波國學】武夷山《金剛經》分享,部分語音整理


71、


第七品 無得無說分

!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其實我們一直在說,《金剛經》它就是在摧毀我們所有的知見。


就像上午我們舉的那個例子一樣,當我們把所有關於婚姻的形態,關於婚姻的觀點都瞭解一遍,你會發現你對婚姻這件事沒有觀點了——


因為你沒有這個問題了。


我的公眾號後臺,經常有人拿各種故事或者社會現象等等來問我,問我怎麼看,絕大部分我只能回答,我沒有看法。


我是真的沒看法。


但是呢?當問這個問題的人,自己提出一個看法,一個觀點的時候,我可能會給他一個新的,跟他不同的觀點來供他參考。


我提這個新的觀點,新的視角,並不是說我就同意我提的這個觀點,而反對他的觀點,不是的。


我提這個的目的,只是為了鬆動。


就像我這些天一直拿經典物理、量子物理來鬆動我們認為我們看見的東西都是堅實存在的,都有一個核心的主體,物質是不依賴意識客觀存在的,等等這些堅固的想法一樣……


並不是說,我就認為經典物理就是“絕對真理”,量子物理就是究竟法,不是的。


觀點本身就意味著“”侷限,所有的觀點都是這樣的。



72、


所謂正見——


就是不執著於一切觀點。


正見是不執著於一切看法,它了知這些看法,但不執著這些看法,這是正見。


我記得我們那天在分享“觀照”的時候,舉過一個例子:


我們把這臺手機放在這裡,對吧,我們知道有一部手機放在這裡。那觀照是什麼呢?觀照就象一面鏡子照著它一樣,就是這部手機“色”的鏡像。


但是我們看它的時候,我們這裡面有十幾個人,我們這十幾個人在看這一部手機的時候,會有十幾種不同的“看法”,會在這部手機上附加十幾種不同的東西。


所以,我想說的是什麼呢?真正的正見是什麼呢?


我看到手機,也看到自己看到手機後,升起的種種看法。我雖然不知道別人怎麼看,但是我起碼知道我怎麼看。並且,我並不認為我的看法比別人的高明,並不是說,我升起的看法才是正確的,別人升起的看法就是錯誤的,不是的。


是我不執著於我升起的任何看法。



73、


對於一件事情,大家都有不同的看法。


就像現在我們看新聞,社會上發生了一件事情。


我們的父輩,我們的爹媽在罵帝國主義,我們在罵“敏感詞”對吧?有人在罵帶路黨,有人在罵五毛黨對吧?


大概在五六年前,我象一個右派,我也會罵專制,罵敏感詞,罵這些東西。尤其是在研究了制度經濟學後,覺得現在這個國家的問題都是制度引起的,所以更加痛恨敏感詞;


但再往前20年前,我雖然不是五毛黨,但是呢我覺得以美帝為首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就是妄圖顛覆我們的人民民主政權啊,偉大的黨挽救了多災多難的國家,動不動就要熱淚盈眶……


但今天呢?我既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我既不反對資本主義也不反對社會主義,我既看到它們的長處也看到它們的侷限。什麼左派右派,什麼主義,其實都是一個一個概念,遠遠不能指代事實本身。


這樣,我們才能漸漸如實。


我們看到這部手機,這是第一步;

然後第二步,我們不但看到手機,還看到附加在這部手機上的看法。


我們看一件事情,不可能沒有看法。問題在我們在執著這個看法,執著於我的這個看法才是真的,才是高明的,才是唯一正確的。


別人有一個不同的看法,就說,你這個不對,我這個才是對的。


所以,我們看到絕大多數的衝突與煩惱,都是來自於此。



74、


就好像我們說合理。


這他媽的沒道理啊,它不合理,是不合你的理罷了,它合他的理。憑什麼你的理才是對的,人家的理就錯了呢?


所以,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這個真正的正等正覺是什麼?如來說法了嗎?為什麼釋伽牟尼反覆講他沒有說法,說法者,無法可說?


因為當你執著於任何一個法的時候,它已經變成了一個執著。它已經不是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了,它已經不是了。


法的唯一作用,是為了破除我們的執著。


當你執著於他講的任何法,無論這個法你看起來多麼的高妙,多麼的殊勝。它已經成了一個新的需要破除的對象。


所以,正見是不執著於一切觀點。


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如果我們要講聖賢的話,要講證悟的高低的話,它絕不是說這個人可以說出多麼高妙的見解,懂得多少知識,絕不是,它只能是這個人的“我執”究竟有多少。


我執越少的人,證悟越深入。

當他證悟越深入,他的我執越少。


這是肯定的。


當然,這非常難,我們這一生可能都不能達到完全地沒有我執。這是非常非常難的。



75、


所以它講,非法非法法——


既沒有不是法的東西,又沒有任何東西是法。


記得我以前在群裡發過一個故事,是《指月錄》第二卷中的一個公案,特別有意思。


旁邊有一個小童,如果我們去看法海寺的壁畫,法海寺的明代壁畫非常有名,頂尖藝術水準。我們看到文殊菩薩的旁邊有個小童,叫,跟文殊菩薩修法的。


有一天,文殊菩薩就告訴善財童子說:

你去看,山河大地,是藥的,給我取來。


善財童子出去溜了一圈回來說:

我看山河大地,無不是藥。


文殊菩薩又說:

是藥者取將來。


然後這個善財童子就隨手在地上拈了一莖草,遞給文殊菩薩。然後文殊菩薩舉起這根草說:


此藥既能殺人,又能活人。


文殊菩薩是在說什麼東西呢?他核心其實在說——


有心才有法,有執著才需要法。


所以為什麼我們前兩天一直在強調,上師為什麼這麼重要?因為上師能看到你的心,看到你執著的點。


我們每個人執著的點都不同。


有的人就是認為,悟道是一定要吃素的,不吃素是絕對不能悟道的,他執著在這個觀點上了對不對?他的師傅可能就會告訴他,你就得吃點肉。


有的人可能認為,什麼都可以的嘛,無所謂的嘛,那上師就告訴他,你必須遵守這個這個這個戒律。


所以,此藥既能殺人,又能救人。

人蔘,好像我們聽起來很好,但是某些病人也會吃死人的。


你執著在什麼東西上,我給你一個對治的東西。你拿同一個法去面對不同的執著,它能殺人又能救人。


(未完待續)


ps:

1、本人長期提供取名服務,詳情請關注本公眾號——底欄——算卦取名。


2、歡迎加入【呂波國學】收費微信群(2400元/年)。有意者請加我微信:kafeibaiju;備註:入群。非誠勿擾!


3、文中圖片菩薩,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即可結緣。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