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修課”流行,是“營養加餐”還是“甜蜜負擔”?還是有學校要憋著勁兒“掐尖”!

校長會2017-09-26 23:43:22


近日,中國大學先修課程試點項目(CAP試點項目)2017研討會在北京召開。北京十一學校、成都七中嘉祥中學,東北師大附中,廣西柳州高級中學,哈市第三中學,河北衡水中學等17所學校被評為CAP首批示範基地學校。

 

中國大學先修課程試點項目於2014年3月由中國教育學會聯合高等教育出版社共同發起,旨在使學有餘力的高中生能根據自身的興趣和能力自主選擇、自願學習,提前接受大學的思維方式、學習方法,發展在學科專業學習和研究方面的潛能,幫助其為大學學習乃至未來的職業生涯做好準備,同時也為高校選拔人才提供參考維度和依據。

 

主導此事的中國教育學會表示,此舉可以推動中學的教育改革,體現了“因材施教”。


但也有人質疑這種做法很容易異化為大學掐尖兒的另一種渠道。


“大學先修課”的設置,能否跑好人才培養的“接力賽”?

 

變相的“甜蜜”負擔,還是給學有餘力的學生“加餐”

 

先修課是否增加學生的學業負擔呢?

 

北京十一學校校長李希貴認為,

這是中學將面臨的最現實的挑戰。“僅靠家長和學生來判斷是否適合參與課程,是很難的,我覺得還是要由學校來參與,由委員會來把把關。”

 

北大附中校長王錚認為,

“大學先修課程”只是中學課程中的一個部分,對於學生來說,基本課程沒有學好,而只憑先修課成績,是不可能得到大學認可的,另外,先修課程有一定難度和挑戰性,相信學生在選擇時會量力而行。

 

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說:

“大學先修課程,首先是在中學現有的選修課體系中進行的,沒有另行給學生再出課程。大學先修課程只是對學生進行選拔時的諸多因素之一,相對來說負擔要小。大學先修課程與傳統中學課程還有一個最大的區別是,它不是講授,不是解題,更多的是討論、實驗、論文、閱讀原典文獻,是學習大學的學習方法、思維方法和學習習慣。”

 

鄭州一中高三學生郝傑選擇了微積分先修課。他打了個比方,好比盲人摸象,用高中知識去解答某些問題是在摸著象腿揣測全貌,而學習了大學知識相當於站在梯子上查看大象的全貌。“我很喜歡數學,但現在學的高中知識已經不能滿足我的需求,這樣的大學先修課程正合心意。”

 

鄭州外國語學校高三(14)班的邢航笛在上了微積分的課兩節後,但是邢航笛已經初步感受到了大學課程的魅力。“用大學的知識來解決高中的數學題,相當於用高端的方法解決低端的問題,很方便。”邢航笛說,在不影響正常高三課程的情況下,大學先修課程給一些高三學生提供了學習更深層次知識的平臺。

 

秦春華認為,

先修課程的開設不會給學生帶來新的負擔,也不會給一些課外的教育輔導機構提供新的“賺錢點”。首先,課外輔導只能停留在“知識”傳遞層面,很難達到先修課所要求培養的思維層次、架構層次。其次,教育不是簡單地減掉一些事情就能減輕學生負擔。作為老師,我們更該思考的是如何教會學生去面對、去選擇、去解決、去接受。

 

先修課讓學生大學專業選擇更明晰

 

將大學課程提前嚐鮮,對比之後,能讓學生以後專業選擇方面更加明晰。大學先修課是否會增加學生課業負擔?按照中國教育學會遴選學生的標準,大學先修課程是面向學有餘力的學生,建議成績排在前10%的學生選擇。或對某一學科領域有濃厚興趣,且有志於對該領域深入學習的學生。鄭州外國語學校校長王中立說:“我們開設了微積分、線性代數和大學英語寫作。學生可以自主報名自主參加,課程和大學打通了,為進入大學奠定基礎創造條件,也為大學招到有學科特長的學生做前期準備。”

 

先修課異化成自主招生渠道?怎麼做好

 

目前,“中國大學先修課程試點項目”40多個考試考點覆蓋全國27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成功組織了5次全國性考試,參與考試的學生超過6000人次。有不少學生已將成績報告單放入了大學自主招生的申請材料中。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建議,開設大學先修課程是給想飛的孩子插上翅膀,但要注意不要讓大學先修課異化為大學掐尖的另一個渠道。“很多學校開先修課時受到升學等因素影響,一些高校將先修課的成績作為錄取依據,先修課有可能被高校掐尖的情況所左右。最關鍵的是先修本身是出自學生髮展狀況的需要,而不是出自考試要求的目標,才能讓先修課健全發展。

 

有高校曾表示,先修課成績將作為自主招生的重要依據之一。但是在江蘇無錫天一中學教師 李偉看來,

大學先修課程目前和自主招生沒有硬掛鉤,主要是為學有餘力的學生提供學習平臺。“自主招生主要是高考內容的加強版,對大學內容有所涉及,但涉及到的都是概念性的東西比如極限、行列式的定義。對自主招生的考試沒有多大幫助,但對學生解決具體問題的思維上有很大幫助。”

 

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認為,

大學招生時要如何參考大學先修課程成績呢?這個鉤要掛得多深?我認為,不能掛得過硬,否則就會重蹈學科競賽的道路,在沖淡學生學習先修課的興趣指向的同時,反而加重先修課的功利性;也不能完全不掛鉤,否則學生和家長就沒有足夠動力參與學習,就起不到推動中學教育和大學教育有機銜接的作用。掛鉤要掛得恰到好處,讓對學科真正有濃厚興趣的學生,既能心安理得,不會覺得自己學習先修課比其他同學付出了更多時間和精力,很吃虧,也能有理由“堵住”家長們對學生學習先修課“不務正業”的擔心和質疑。這樣才能有利於將學有餘力、對某個學科抱有濃厚興趣的先修課“苗子”甄別出來。

 

“中學向大學輸送會考試的學生,大學從中學挑選分數高的‘人才’。就像一場割麥子的遊戲,中學埋頭‘種’、大學忙著‘割’,而不是在前期把大學的需求融入播種、澆水的過程。”一位高中老師向記者抱怨,“結果是中學抱怨大學‘掐尖’,大學又嫌中學‘苗’種得不好。”

 

“很多成長中重要的東西,到了大學才開課,為時晚矣;高考強調專業導向,但很多學生不瞭解專業是什麼,迷迷糊糊就報了。”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洪大用感嘆,必須用理念、課程上的深入互動鑿穿“壁壘”,“探討高中和大學教育的銜接,絕不只是為了解決招生問題。”

 

有利於推進高考改革

 

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鍾秉林認為,

中國大學先修課程試點項目對促進我國教育改革與發展具有重要意義。第一,豐富了高中課程體系,有利於推進高中課程改革和人才培養模式改革。第二,為不同潛質和特長的高中學生提供多樣化的選擇機會,引導學生自願選擇,自主學習激發學生的主動性和學習的潛能,有利於踐行“因材施教”的教育理念。第三,搭建了高中學科與大學的專業,高中教師與大學教師相互溝通的橋樑,有利於加強大學與高中的銜接。第四,推進能力塑造,可以作為高校考察學生能力素質的參考依據,有利於推進高考改革和高校科學選課。


 

鄭州外國語學校校長王中立說,

大學先修課程,適合了下一輪高考招生考試製度改革的發展,適合了將來大學選什麼樣的學生,還適合了我們的學生報考什麼大學的問題。特別是為學有餘力的學生、學有特長的學生,找到了一個升入高水平大學的途徑。“將來在高校招生制度改革、培養人才、培養學生創新能力上有很大的促進作用。這是非常重大的一個改革問題。”

 


加強國家頂層設計,讓先修課更“站得住腳”

 

雖然目前各個先修課項目都有很多高校、中學在合作,但似乎各體系之間並沒有完全打通,關於學分認定、自主招生優惠政策方面,也沒有統一的標準。


對此清華大學招辦主任於世潔認為,

大學先修課在國內剛剛起步,目前大家都在做試點,處於潛心建設階段,相信隨著探索不斷深化,這些問題會逐漸找到答案。

 

針對高校、中學在大學先修課建設方面“各自為政”的局面,很多教育人士呼籲由第三方獨立機構來組織。

 

麥可思研究院副院長郭嬌指出,

在中國難以找到一家類似於美國大學理事會的專業性非營利機構來負責後期運營。郭嬌認為,縱觀中國高等教育領域,雖然在招生領域有“北約”、“華約”等聯盟,但規模小且面臨政策變化,而且也未能與教務、學生工作等部門全面合作。


更何況在中國,高考是由教育部或各省考試院命題,教、考、招在某種程度上都是脫節的,沒有一個大學理事會這樣的機構既管理著SAT(即美國高考,其中出題、閱卷等技術工作外包給ETS),又負責AP先修課的全部環節,還把SAT和AP與大學招生、教務、學生工作等打通。而反觀高考,教育部加上各地考試院命題的試卷共有18套;改革後除了語數外,其他科目為學生自選3門的水平結業考試,會更加增大比較的難度。

 

此外,AP考試還幫大學精確定位到想錄取的學生,考試共27類34門課,學生可選擇參考的門數以及難度,這反映出他們對不同學科的興趣、挑戰困難的態度等。這種把幾千所北美高校匯聚起來的集團效應是“孤軍奮戰”或小範圍結盟的國內高校無法比擬的。如果在國內成立一個類似於大學理事會的機構,需要把教育部高教司,各地考試院,教育學會等機構的部分職能合併,難度大,牽涉面廣,是一項需要國家級頂層設計的工程。但是隻要頂層設計把大方向定好,很多細節可以再完善。

 

先修課師資問題:中學教師是教學主體,大學老師應“伸手拉一把”

 

有中學認為,開設先修課程成敗的關鍵之一在於師資力量。目前,中國大學先修課程的老師都經過怎樣的培訓?是否有大學老師親自授課?是否考慮過用線上授課的形式?

 

北京大學考試研究院院長秦春華說,

課程建設的基本要素包括誰來教、怎樣教、如何能教得更好。從中國教育的實際情況來看,完全由大學教師到中學來開展教學是不現實的——他們沒有足夠的激勵、時間和精力。完全採用慕課方式來組織教學也不可能保證教學效果——那樣的話,中國所有實體性的教育機構都可以關閉。比較務實的辦法是中學教師是課程教學的主體,因為大學先修課程本身就是中學選修課體系的組成部分。如果中學老師教不了,說明中學沒有能力或條件開設這類的選修課。

 

但根據目前中國中學的師資結構,完全依靠中學教師自行組織教學是有困難的,必須由大學伸出手來拉一把。

 

 

 

 

“大學先修課”無疑是中學教育的改革與進步,但還有些疑問需要探討。由於“大學先修課”與升學相掛鉤,尖子生們通過考試很可能成為大學自主招生的對象,這等於提前對高等教育資源進行了“預約”。


如果再進一步強化下去,會不會成為又一根“指揮棒”?刺激更多的學生去“學有餘力”?強者恆強,弱者恆弱,高等教育資源是否有可能進一步向“精英”中學、“精英”學生們傾斜?……

 

提出這些疑問,並非要否定大學先修課程,而只是希望主導者和參與的大學中學,能慎重推行,儘量找到因材施教和教育資源分配的平衡點。

 



編輯:校長會(xiaozhangclub)

來源:綜編自澎湃新聞、中青在線、網易新聞、搜狐教育。以上圖文,貴在分享,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內容為作者觀點,並不代表本公眾號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閱讀原文

TAGS:大學學生中國教育學會中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