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鳥”蘭世立:前湖北首富,出獄已身家百億,3年買下3家航空公司

創業最前線青春2017-09-12 02:42:39

從白手起家到湖北首富,他用了15年;從功成名就到淪為階下囚,只用了1030天。他背後是牟其中、顧雛軍、褚時健這一類企業家的群像,其興也勃,其亡也忽。戲劇性的人生,起於慾望,卻最終刻上了那個時代詭譎的印跡。


1


數年前,他去法國出差會欽定18萬一晚的巴黎四季酒店;2017年,他住在湖北省高院附近一個沒有星級小酒店裡。


他雙手俯撐會議桌,在一間逼仄的酒店會議室對近百人慷慨陳詞。忽然,所有人眼前一黑,停電來得猝不及防。


“你們看,三年多了還是這樣。”新聞發佈會遭遇“黑手”,他有些無奈,示意拉開窗簾。

蘭世立出獄已有3年,他坦言公司有1700多名員工,已先後收購3家航空公司,資產規模比肩過去。



他說:“我走出監獄時,兩手空空、身無分文。欣慰的是中國一大批知名企業家,在資金上對我進行支持。不少企業家3000萬、5000萬、1億元現金直接給我,沒有合同,沒有欠條。有的支持者表示,你重新來過,掙了錢還,沒有錢就算感情投資。


這位企業家中的“不死鳥”今年已51歲。

2


初中畢業後,蘭世立被安排在烏龍泉礦供銷社幹了6年。期間,一次因與顧客爭執,對方詰問:“你憑什麼囂張,一輩子不就是個營業員嗎?”


這句話深深扎痛了天性好強的蘭世立,他思考再三,決定回去繼續讀書。


1987年,蘭世立考入武漢大學經濟學院“縣長班”。大學報到時,身上僅七塊錢學費,再無一分生活費。


當時饅頭1分錢一個,他發現鋁製品有人2分錢收購,於是他撿室友、撿學校裡的牙膏皮,不僅改善了生活,也萌發了創業的想法。

1991年,蘭世立在武漢創立東星電子有限公司,初下商海的蘭世立並不順利。25歲生日時,他在日記中寫道:25年了,我第一次記起自己生日,朋友們希望我能成為一顆“巨星”,我希望自己的“東星”能成為一顆耀眼的“巨星”。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他在出差途中發現了打字機的商機。於是,他費盡周折拿到國內電子公司的註冊,又輾轉通過一位同學認識了IBM和康柏電腦檯灣地區的總代理,倒騰電腦積累了足夠的貿易記錄。


最終靠三寸不爛之舌與聯想、海星一起成為IBM和康柏電腦在內地的三大代理商。一年後,蘭世立的個人資產已經超過千萬。


在一名熟識蘭世立的媒體記者眼中,“蘭世立五六個小時的演講根本不用演講稿,可連續進行70多小時的談判。”


而在東星高管看來,蘭世立並不是簡單的能說會道,而是相當有鼓動性。蘭世立曾公開的解釋是,“能夠忽悠也是一種能力。”


1992年,蘭世立在武漢投資1000多萬開了一家集酒店與娛樂一體的“東宮”,從澳門專門聘請經理,進軍餐飲業。照搬澳門模式的“東宮”一炮而紅,一天幾十萬的營業額。蘭世立乘勝追擊,又在漢口建了“西宮”。


蘭世立還註冊了多家外資空殼公司,利用國家的優惠政策買回大量免稅的高級轎車。26歲的蘭世立已擁有包括總統級轎車及奔馳、寶馬數十輛,在武漢大街小巷轟動一時,當時武漢政府要員都來借車炫耀。


所以有人也認為:真正給蘭世立帶來第一桶金的正是從深圳走私高級轎車的勾當,這也導致了蘭世立27天的看守所生涯。這正凸顯了蘭世立大膽出格、劍走偏鋒的行事風格。



3


1993年,蘭世立進入旅遊業,成立東星旅遊公司。2003年,蘭世立收購漢口國旅,獲得出境權。在北、上、深展開併購旅行社行動。


2005年,東星集團申請成立航空公司獲批,隨後他不可思議地以1.8億元的首付,簽下了由空客和GE商用航空服務公司提供的20架飛機大單,價值120億元。


而此前,蘭世立得到了國際銀行以“無銀行擔保+賣方信貸”模式授予的百億元貸款,成為空手套白狼經典案例,一時業界譁然。


這一年他首次以20億元的身價,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的第70位,成為湖北有史以來第一名進入該榜前100名的富豪,風頭一時無兩。



蘭世立希望利用航空、旅行社、車隊以及景區鋪陳一個完善的產業鏈,完成地產、旅遊到航空的交接,但是所有條線的燒錢速度均超過了計劃。為了進軍航空業,蘭世立還一度借下高利貸。


“他欠下的債務,不少是高利貸,利率甚至超過了10個點。這非常瘋狂。”有知情人士稱,東星內部有高管因不願在高利貸的借款合同上簽字而辭職。


經營航空公司時,蘭世立還有很多瘋狂做法:開通香港、澳門航線後,東星航空一天一班,香港一班,澳門一班。但武漢市就這麼大,時間長了哪有那麼多人去香港、澳門?


果然,一個航班僅三五人的情況時常出現。但蘭世立要的是規模,每天香港、澳門各一班照飛不誤,東星航空虧損嚴重。


東星航空成立半年後,蘭世立通過拆借旅遊業務的營收,在賬面上 “實現”了航空公司的盈利,他對外宣稱盈利630萬。


朋友勸蘭世立不要去上福布斯富豪榜,一是中國乃至湖北比你有錢的人不知道多多少,但人家都沒去,你財務這麼緊張還去搞這個,容易在商界樹敵;二是身價這麼高,你交了多少稅?上榜後肯定會招致稅務部門的嚴查。


蘭世立並不在意這些。他認為不是自己高調而是企業成功的讓他沒辦法低調。“與眾不同會讓人覺得張狂,我求的就是與眾不同。”


甚至,蘭世立當時對媒體說:“福布斯把我低估了。我完全控股的東星集團資產在20億到30億元之間,每年還贏利5億元。”


一語成讖


國家審計署來審查時,查出蘭世立多項資金挪用的違規行為,他隨後第二次被拘押。這次因地產糾紛而起的拘押事件成為了東星式微的拐點,它毀掉了東星的大部分未來。


此後,東星再沒獲得過一筆銀行貸款,巨大資金量缺口都通過民間機構的融資來維持,蘭世立如履薄冰。



4


屋漏偏逢連夜雨。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中國航空業遭受嚴重打擊,東星航空成本大增,龐大的資金需求讓蘭世立焦頭爛額,在東星資金鍊極端吃緊時期,看電影成為了蘭世立精神短暫休息的方式。


當時他晚上會睡不著覺,頭髮也開始脫落。一名經常陪他去看電影的高管回憶:只有這兩個多小時的時間,他一句話也不說,就盯著銀幕。


東星內外交困,湖北和武漢的官員傾向於讓中航收購東星,卻遭到蘭世立的強烈反對,這讓積極斡旋的政府陷入尷尬,蘭世立甚至更為頻繁地曝光,在央視頻頻放炮,不僅激怒了同行,也導致和政府關係破裂。


一個故交從電視上看出了蘭世立的困境:“做民企的,都是走在懸崖邊上,我理解那種擠壓感。我看他在電視上侃侃而談,其實心裡在流血。”隨後便發生了四抓蘭世立的事件,強迫蘭世立在中航收購東星的協議書上簽字。


“房間遮光簾一直擋著,不分晝夜的開燈,整個人功能紊亂,經常是睡七十幾個小時,然後醒著也是七十幾個小時,在這期間我就被送往醫院搶救,因為心跳只有三十幾。”蘭這樣形容那段難熬的時光。


2009年3月14日,應武漢市人民政府請求,民航中南地區管理局決定,自15日0時起,暫停東星航空公司航線航班經營許可。8月26日,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東星航空有限公司破產,在市場上被分批拍賣,拍賣參考價一降再降。


2009年春節前,與朋友聚會,酒酣之際,蘭世立說,“你們等著看,2009年東星肯定有大動靜。兩個月後,蘭世立被傳在珠海機場欲出境被警方帶回武漢。


2010年2月23日,武漢市公安局再次將蘭世立關進武漢市第一看守。4月9日,東星航空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蘭世立因犯逃避追繳欠稅罪,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入獄之後的蘭世立被羈押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110室,這裡囚禁過南德集團前董事長牟其中,也囚禁過德隆系掌門人唐萬新。商界梟雄到了這裡,都成了困獸。此後蘭世立坐擁的百億資產被渾水摸魚的人瓜分殆盡。


牢獄之災消磨的不僅是銳氣,還顛覆了他們對人生整個的思考: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結遠親。 不信且看筵中酒,杯杯先勸富貴人。 有酒有肉多兄弟,有難何曾見一人。


遙想當年出入名流相隨冠蓋滿東星的榮耀,一切都抵不過信用的破產,和資本的無情。


5


2007年,蘭世立曾與王石一同看望監禁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8年之久的牟其中。當年蘭世立為牟其中鳴冤叫屈,而牟在聽聞蘭世立這些年的事蹟後,一度表情複雜,說不出話。


三年後,蘭世立也被押進武漢市第二看守所。蘭世立住在一樓,牟其中住在二樓,獄友常常能看見身高160的蘭世立與身高182的牟其中聊天。


牟其中靠反思、讀書和寫作打發時間,蘭世立靠訂閱報紙、雜誌解悶,撰寫了《東星十八年》、《東星航空》、《展翅難飛》、《卿本無罪》、《110監室》、《我的人生不是夢》等400多萬字的書稿,還想了不少商業項目。


大部分獄警,連囚犯都瞭解蘭世立的事蹟。犯人點名通常被叫到號碼,但無論獄警還是獄友,都稱蘭世立一聲“蘭總”。在2013年慶新年活動上,他還當上總導演,教大家跳江南style。


2011年3月,服刑期間的蘭世立,在高度精神壓力下對外傳出一份《遺書》,為此東星集團召開記者會,宣佈將行政訴訟起訴民航中南管理局,申訴蘭世立無罪。


2012年下半年,在哈佛大學深造的王石專程飛回武漢,造訪洪山監獄。一面厚厚的鋼化玻璃隔在中間。


王石拿起電話:“我是代表企業家朋友來看你,這些人都有誰我就不說了你也知道。你的命運就是我們的命運,進監獄不要緊,也是一種磨礪,人生就完整了。我們大家都支持你,不止是現在,未來也同樣支持你。”


蘭世立與世隔絕的那三年半,跑出了雷軍,馬雲逐漸有著大家的氣候,百度風頭正勁,騰訊還被詬病配不上BAT。


6


2013年8月7日,蘭世立提前出獄,花了幾個月去拜訪很多朋友。王石、任志強、戴志康、陳東昇、雷軍等等。


王石邀請他一起去劍橋待了一個星期。王石引用巴頓將軍的名言:衡量一個人的成功標誌,不是看他登到頂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時的反彈力。他還說了一句話:如果你不創業,你將與企業家稱號無緣了。


劍橋歸來不久,蘭世立又前往河南少林寺拜訪釋永信,一待又是一星期。那正是大雪紛飛之時,兩人在安靜的禪院裡圍坐在火爐旁,飲茶、聽禪樂、談經論道。


釋永信與蘭世立結識於5年前,當時東星遭遇資金危機,釋永信提出投資1個億,前提是希望在飛機上播放禪樂,把東星航空的飛機變成傳播佛學的“基地”。


李國慶夫妻和王潮湧夫妻親自下廚,用家宴招待他。任志強對他說:“經歷這些沒什麼,沒什麼好怕的。你還年輕。”


蘭世立說:“在獄中待了4年後再出來,我給朋友們打電話時,95%以上的朋友熱情支持我。有的朋友一看我電話號碼,立馬從美國飛回來見面。這些朋友能把所有事務放下,第一時間見我,而且真誠地幫助我。我真的很感動。我亦認識到,我的人脈還在。”



出獄後,蘭世立發現商業環境變化並不大。旅遊行業雖然有了去哪兒及攜程等,但大都同質化,旅行社又是簡單的掛靠,整個市場份額並沒有擴大多少,只是分的人多了。


“進去的時候,我就想出去以後,我的那些資產肯定都沒有了,要麼退出江湖,要麼就還做旅遊。


出來後發現,旅遊市場不但沒有進步,還比以前退步了,依然是各個旅行社雄居一方,那時我就暗暗喜悅。


喜悅什麼?市場還在等著我蘭世立。”


*事件援引公開報道,部分資料參考:

鳳凰財經《逆世者:湖北前首富蘭世立》

中外管理雜誌《蘭世立:煉獄之後》

一個包子的夢想《“不死鳥”蘭世立再復出》

Vista看天下《蘭世立:困獸猶鬥》

華夏時報《蘭世立“復仇記”》

南方人物週刊《蘭世立 復出與抗爭》



你曾錯過這些內容

王思聰前女友創業史|中產進階三座大山

17歲北漂成中國新鞋王|國產手機第一人

孫宏斌:我的前半生|鏈家左暉16年創業史

誰人不識劉強東|首富宿命|殺死賈躍亭

順豐菜鳥大戰|失意俞敏洪任正非的手腕

閱讀原文

TAGS:蘭世立東星航空航空公司武漢市第二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