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給自己炊一碗熱乎乎的白米飯

深夜談吃存大人2017-09-07 06:29:22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小時候,爸媽下班的時間比我放學晚,於是我常回到家先把米飯煮好。來來去去,練就了煮飯的本事,多少米搭配多少水,一過目便知。

長大後有朋友開飯店,才發現有些人對於米飯的執著近乎不可理喻。吃飯吃飯,原來飯比菜重要得多。一碗飯熟,奠定了一餐飯的飽足。

今晚,深夜君帶來一個故事,一個漂泊卻安定的故事。

——深夜君


- 正文 -

其實我是沒有什麼做菜天賦的。

 

我挑食,嗜肉,對調味品和香料缺乏舌尖上的敏銳度,加之動手能力差和極度缺乏耐心,從各個方面看,我都沒有任何廚娘的潛質。

 


但是我對做菜這件事有著莫名的熱愛。像驢子想學飛翔,像驢子想學唱歌,像驢子想在夏天的豔陽裡跳一場熱烈的桑巴舞。

 

顛沛流離又不諳世事的日子裡,我貪戀外頭的聲色犬馬,貪戀一切能夠帶來驚喜感的花招噱頭,棉花糖烤肉,現場用酒精噴燈炮製的火炙蓋飯,需要排很長很長隊伍的酸菜魚或某茶……

 


我也不記得是什麼時候有了這種改變,或許是每一次從高鐵站一路顛簸回到家,推開家門那一刻;或許是出差後倒在租房的床上,才意識到沒有吃晚飯肚子空空的遺憾;或許是成長,或許是疲憊,或許是缺乏動力……在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的路途中,我變得格外想念從電飯煲裡舀出來的那一勺熱到燙嘴的白米飯。

 

其實到任何一家餐館,店家都不會吝嗇到不提供一碗白米飯,做家常小炒的飯店更是比比皆是,但卻並不是在家的那種從容的味道。

 


畢業後等著入讀研究生的那個暑假,和剛剛退休的媽媽一起買了烤箱,踏入了烘培的深坑,從最簡單的餅乾,到進階的海綿蛋糕,芝士蛋糕,慕斯蛋糕……雖然說做麵包失敗,做蛋糕卷失敗,還有不計其數的烘培糕點……但畢竟是踏出了烘焙的第一步,滿屋子的蛋糕香氣,烤箱的暖色燈光,細膩的蛋糕切片,海綿蛋糕的軟彈口感,這些都構成了那個颱風頻頻造訪的夏天最美好的回憶。

 


開始長期做飯是從到香港讀書開始,租房40平米不到,卻要容納4個人,但難得的是格局合理,還有一個明亮的小廚房。搬到香港的第三天,送走了不放心的媽媽,我給自己做了在香港的第一頓飯。

 

那時候我做飯的標準很低:有飯有菜就可以了。所做的菜無非是家常炒菜,雞肉豬肉是主打,蔬菜換著花樣來吃。但後來也慢慢為自己進階,淘菜譜成為了一種樂趣:厭倦了炒菜,就試試電飯煲做飯和蒸煮,有閒情逸致的時候還會給自己的白米飯加一個無菌生雞蛋或一小片黃油,看到便宜的海鮮,也會咬咬牙給自己補一頓。

 


在租房樓下就有一個“街市”——菜市場在廣東話語境裡面都變得如此文雅,不遠處還有個百佳超市。在週末或者是不急著上課的日子,能悠哉悠哉甩著拖鞋去街市和超市兜一圈菜,再回到家將冰箱填滿,竟成了緊張的都市生活當中的一種放鬆方式。

 

但為自己做飯這件事情在後來的很長一段時間成了一種奢望,頻頻從另一個城市跳到另一個城市,沒有了自己熟悉的鍋碗瓢盆,熟悉的菜市場和熟悉的食材,怎麼能為自己做好一頓飯呢?但或許這些,都是為自己的懶癌做徒勞的辯解,想做飯,其實怎麼都可以給自己創造環境的。

 

但做飯這件事,本來就不應該是匆匆忙忙的。

 


雖然不是說每頓飯都要活得像“一人食”那般精緻華麗,但人生不就是追求那一點點儀式感嗎? 生日要閉眼許願,求婚要單膝跪地,孩童要受洗抓週,那麼我為自己做飯,是否也能擁有那麼一絲絲自在和輕鬆呢。

 


給自己做飯的日子還要繼續,我依舊還是半個新手,從一個租房到另一個租房,空間大了,人少了,雖然新家有廚房,卻沒有煤氣灶,有除油煙機,卻沒有供天然氣……但是在搬進來的第一天,我還是在超市的貨架上,選走了一對碗筷。不到半個月,又添置了刀具、榨汁機、砧板……畢竟,擠在人來人往的地鐵裡,我的奢求,不過是一碗熱乎乎的白米飯。


文 / 存大人

圖片 / Google圖片(循CC協議使用)

BGM / Liekkas - Sofia Jannok

▼點擊圖片,查看更多美食故事

你想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嗎?歡迎給我們投稿~投稿郵箱等待著你的故事:[email protected](點擊原文獲得更多信息)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群: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閱讀原文

TAGS:一個租房深夜君美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