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這群在頒獎典禮現場尬舞的臺北女生

有馬體育小碼哥2017-09-04 05:11:35

 

女籃會,誰也攔不住。



在臺北世大運女籃頒獎禮現場,獲得銅牌的臺北女籃姑娘們玩兒瘋了。她們臨時起意跳舞,向小巨蛋體育館裡12000名觀眾答謝,結果,獲得金牌的澳洲隊也衝上來加入舞團,找臺北女孩兒們battle。最後,銀牌日本隊也被拉進舞團。青春飄揚的女孩兒們,鬧騰地倒在地上,把女籃頒獎禮化作了一片舞池。


 

臺灣中視新聞的一檔節目《臺灣26金感動瞬間》,還原了現場的場景。

 

“高舉雙手打節拍,接著走向觀眾席,自動調整好隊形。扭動肩膀,擺動身體,跟著音樂起舞。女孩兒們把籃球場變成舞池,讓全場情緒high到最高點。最後秀出獎牌向觀眾鞠躬。你以為結束了嘛?原本在場邊的澳洲隊和日本隊一時技癢,全都衝出場中,和臺北女孩兒尬舞。地板動作、breaking樣樣來。”



大陸的網友們看到,也開心得不得了。臺北隊領舞的長髮美少女和隊員們活潑可人的舞姿,變成了微博評論裡的談資。

 


1

 

在採訪中,帶頭跳舞的隊員告訴記者,這是女孩兒們早就準備好了的祕密。“有偷偷先彩排過一下。因為剛好這次它的舞步非常有趣,就是很幽默的一個舞步,然後音樂也非常幽默。所以就是剛好選這個。可能音樂high歌來了,大家就會在那邊跳一下。”


 

另一個隊員王維琳說,這是她們之前在韓國訓練時,恰巧在網絡上看到。王維琳身高180cm,是隊裡的中鋒。她也是今年亞洲盃被選中的12人之一。

 

從現場視頻中能觀察到的觀眾迴應,以及澳大利亞和日本隊的“不如尬舞”來看,女孩兒們的靈機一動帶來的效果,還是相當不錯的。


 

2

 

當然,在這種事情面前,我們怎麼可能放棄對美少女們的追尋?

 

那個名叫黃鈴娟,帶頭領舞的女孩兒,是臺北隊著名的“3分球美少女”,在球隊中主要擔任射手角色。目前讀大三。

 


因為長相清秀漂亮,黃鈴娟高中時就被叫做“3分球美少女”了。那時,她雖然天賦異稟,也拿了全臺冠軍,但過程卻有些艱難。

 

黃鈴娟高一效力海山高中時,只打了一年,卻因校隊解散轉學到永仁。然而高中體總規定,轉學球員要禁賽兩年,才可代表新校隊出賽。自然而然地,黃鈴娟高中也就比其它人多讀了一年。為讓自己以後籃球路可以走更長久,兩年期間默默在菁英盃、中正杯等賽事累積經驗。



她說,“儘管我比其他人多念1年高中,有時看到同屆的人都上大學了,內心難免怪怪的,但我不後悔,這是我自己要走的路。”

 

轉校成功的黃鈴娟,籃球之路順暢了起來。她帶領永仁完成兩連冠,榮獲MVP。升入文大的大一,就幫助球隊拿下冠軍。別人說她是菜鳥,黃鈴娟迴應地很硬氣,“每個人都由上場機會,不一定大一,就要在板凳上等待。”

 

至於大家說她是美少女,她卻不好意思臉紅回答,“我應該不是美少女,都是大家這麼想,我自己從沒這樣想過。”



3

 

另一位在“尬舞”中表現出色的美少女,是佛光大學



她比黃鈴娟性格害羞一些,曾經是2012年臺灣Nike訓練營的MVP。綽號“小不點”的黃鬱婷,不但長相可愛,打球非常聰明靈活。在臺灣籃球評論員朱彥碩的觀察裡,黃鬱婷後衛的基本動作上,顯得高人一籌。就連在場邊觀看的前中國女籃國手、WCBA沈部女籃張晗蘭也很稱讚她,在同樣年紀裡,大陸的女子控球后衛,基本上很難達到這麼成熟。


很有趣的是,在擇偶標準上,黃鈴娟和黃鬱婷都把目光對向了愛好音樂的文藝男青年們。在臺灣緯來電視網的採訪中,黃鬱婷說自己“喜歡彈鋼琴的男生,我很喜歡聽鋼琴的音樂。蠻喜歡看人家彈鋼琴。”黃鈴娟說自己的男朋友要“會彈吉他”,“我一直都蠻想學習彈吉他”。



4

 

在朱彥碩對2012年黃鬱婷那批女籃隊員的描述中,我們還發現,女孩兒們跟大陸球員關係相當之好。

 

在整個訓練營結束後,這些女孩子們紛紛互相合影、簽名留念。朱彥碩問她們為什麼會跟大陸的球員感情那麼好,她們說:“之前有去大陸跟她們的青年隊比賽,這裡有很多都是交過手的,而且年紀也相當,很好相處。”

 

很有趣的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大多是當地大學的男生志願者,他們對臺灣的這些女子球員很感興趣,紛紛主動要服務她們。主辦的負責人打趣的跟朱彥碩說,只有表現好的,才能每天收臺灣女球員的球衣洗。因為女隊員們有禮貌、而且又長得漂亮,煞到不少男生志願者。



5

 

那麼,這次的大運會又是怎麼回事呢?為什麼都沒有聽到什麼報道?大運會就是大學生夏季運動會,參賽隊員只限在校大學生和畢業不超過兩年的大學生。年齡限制在17-28歲。素有“小奧運”之稱。

 

既然是小奧運,又全都是大學生參與。大運會不像奧運會一樣,被賦予那麼多政治意義,或是成為展現大國風範的工具。整個場面和狀態就輕鬆很多了。



但像這一屆臺北世大運歡樂到沒邊沒際的情況,還真是不多見。

 

不只女籃,臺北女排的姑娘們也臨時起意,在比賽後尬起了舞;項目展板,被主辦方變成了盡力賣萌的第一窗口,“游泳泳”、“足球球”、“排球球”、“競技技體操操”、“跳水水”、“柔道道”;臺北世大運來臨之前,臺灣地鐵被鋪成了各式各樣的賽道,足球場、田徑場,還有最有夏天味道的游泳池,幾乎每天,都有帶著游泳圈和游泳帽的小朋友出現在地鐵上,鏡頭裡。


 

6

 

在一片歡樂中,中華臺北的成績是前所未有的。金牌總數26枚,列金牌榜第三名。在它身後,俄羅斯第四,美國第五,中國第九。

 

雖然這次中國隊也派出了113名運動員的龐大隊伍,但只有9枚金牌的成績,離當初2011年深圳大運會上,75枚金牌排名榜首相去甚遠。


相比金牌,更讓我們驚訝的是,中國代表團在8月11日球類團體項目抽籤儀式上,集體缺席了,直接放棄了球類團體項目的參賽資格,只派運動員參與個人項目的比賽。


7


一年前,何姿和秦凱,在里約上演的“世紀求婚”感動了全世界,在何姿激動、害羞的神情中,參加這場決賽的意大利的卡格諾託,加拿大的阿貝爾等,都來跟何姿一一擁抱。阿貝爾更是拿起何姿的手,端詳起了秦凱送的戒指,臉上都洋溢著幸福之情。



何姿和秦凱,感動了世界。在那時,我們第一次很直白、很強烈地感受到了體育超越競技和金牌之外的東西,有運動員真實熱烈的狀態,媒體恰如其分的報道和祝福,超越國界的情感共融。



一年後,在臺北世大運發生的故事,把真實、熱切、青春的情緒交織在了一起,這才是我們想看到的體育的樣子。



“有馬體育”原創,內容轉載須經授權

每天睡前更新

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