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天使”還是“魔鬼”? | 虛擬圓桌會

財新視頻 2017-08-30 23:45:53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翻譯為“首次虛擬貨幣募資”。這個新造詞彙源自 IPO的概念。


具體來說,就是新興企業發行一定數量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代幣,用來募集比特幣、以太坊等通用數字貨幣行為。如果簡單來說,就是以虛擬貨幣為基礎的募資。


根據《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完成的ICO項目累計融資規模摺合人民幣總計26.16億元。隨著ICO的火熱,比特幣價格也一度飆漲到了3萬元人民幣。而這個價格在年初的時候,還不到3000元。


新一輪的創新又來了,仍然是依靠著飆漲的姿態,在短時間內吸引了大量的關注。十倍,乃至百倍的收益,你說它是天使?還是魔鬼?



CAIXIN VIDEO

虛擬圓桌會


溫馨提示:建議在WiFi條件下播放視頻


項目不透明、無人監管的ICO,卻在爭議中不斷製造著一夜暴富的故事。這是一場深層次的技術革新,還只是一場故作高深的騙局?


本期“虛擬圓桌會”邀請財經評論員肖磊、律師肖颯、虛擬貨幣交易平臺COO朱嘉偉、ICO基金創始人朱懷陽和兩位ICO發起人丁浩林灝共同探討。




ICO為何火爆?


肖颯:

  • 玩家都是在尋找新出路的人

我們現在看來,除了那些極客和幣圈裡常年玩的人之外,還有一些是來自於其他互聯網金融領域被擠壓過來的人。所以它們也在尋找一些新的出路,所以ICO或者區塊鏈的項目,可能成為他們選擇了一個比較不錯的一個陣地。


肖磊:

  • ICO火熱因為國內投資渠道狹窄

這個國內的投資渠道比較狹窄,我覺得跟中國的這個市場的特殊情況有關係,其實其他的國家ICO沒有這麼熱。


丁浩:

  • 財富效應是主要推手

我覺得很大的一點是財富效應。投資的人主要分為兩類,圈內和圈外的。圈內的人可能更多看的是技術、團隊、應用場景;圈外的人可能看的就是成長空間。


朱嘉偉:

  • 有一部分人是抱著投機心態在參與

目前來說,因為散戶參與的比較多,所以會覺得比較火爆。現在投ICO的人,至少我們瞭解到更多人是抱著一些投機理念去選擇去投,當然也有不少投資理念的。但是好像抱著投資理念去的,他們不一定會在乎這個項目的成長情況,他們更多在乎他手上買到的這些幣能不能夠在二級市場上升值。


朱懷陽:

  • 成立基金可以更好的分享ICO紅利

  • 無引力ICO基金準了1萬個比特幣作為籌碼

我們作為這個行業算是比較優勢資源以及資深的從業者來說,我們也應該去踏上或趕上這波的浪潮,那我們必須要得做點事情。我們就分析說,其實可以我們自己做一個ICO的項目,或者說做ICO的交易所,或者說我們成立一個ICO資本或者基金,我們可以同時參與很多很多的項目。因為作為投資行為,涉及的精力就相對小一點,那這樣我們可以比較完整地去吃掉一整波所謂的ICO紅利。


我們當時就這麼思考,到第二天我們就開始著手註冊公司做Logo。然後第三天我們就找了一個公關公司,我們先開一個發佈會,倒逼自己得把這個事情給做成。這個基金其實是我們三個人在虛擬貨幣市場裡掙到的錢,我們的自有資金。我們差不多準備了一萬個比特幣的籌碼,能去做ICO的投資。我們稱基金的原因,是為了能夠拿到更多的品牌溢價得到的紅利。




ICO靠譜嗎?


朱懷陽:

  • ICO是虛擬貨幣的生態系統自己創造出來的

這個市場其實是整個社會幾十年經濟發展的一個快速變化的一個縮影。大家把過去中國金融30年變化的所有的結果,在這個小小的市場裡面認知一次性的釋放了出來。所以這些機構、組織、行為以及監管都自發地被這個生態系統自己創造出來。很多人問我最多的問題就是,你覺得這個ICO有沒有泡沫?我們認為只要是有金融市場的地方,只要是有有人吵的地方,泡沫是一定存在的。泡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泡沫背後是否有真正的技術革新的價值作為支撐。


肖颯:

  • 看好區塊鏈應用場景但ICO項目魚龍混雜

  • 土雞蛋、大閘蟹也做區塊鏈很搞笑

我們還是非常看好區塊鏈的應用場景的,比方說區塊鏈解決了去中心化的問題。據我瞭解真實的情況是,那些最初做ICO的人是迫不得已的。因為他們所要做的,比如說像某種公有鏈或者是聯盟鏈,很多人覺得,特別是大的投資人或天使投資人覺得,你這個東西很久才能有一個回報,但是我們迫切的想要有一個回報。所以當時他們實際上知道,這個東西在法律上是有相應的問題,但是冒著這樣的風險去做了。那對於這種比較實的項目,我們不去置評他的最終會怎麼樣,但我們覺得可能現在有一些人在搭這個船,搭這個風。我們在一些網站上竟然發現了有一些實業的項目,像什麼土雞蛋、什麼大閘蟹都要做ICO,我覺得很搞笑。


肖磊:

  • ICO項目中超過50%不太靠譜

  • ICO平臺已經形成利益共同體

我個人的判斷是,現在的這些ICO項目裡面可能超過50%是不太靠譜的。為什麼不太靠譜?一個是這些ICO的項目,並不是有了區塊鏈,它突然間就靠譜了。也就是說,它之前沒有做成這個事情,就算有了區塊鏈它也做不起來。那麼為什麼要出現ICO項目,僅僅是因為做了區塊鏈項目之後,它可能拿到更多的資金。


第二個是,現在做ICO平臺在國內越來越多,現在可能已經超過10家,那這樣的話整個他們是一個利益共同體。


林灝:

  • 我們的項目可以解決IP資產數字化的難題

  • ICO相比眾籌縮短了週期

我們是泛娛鏈,主要是做IP數字資產的一個交易平臺。其實呢我們是希望通過區塊鏈,去實現IP數字資產的交易。有了區塊鏈以後,我們可以通過區塊鏈的方式將IP數字資產數字化來實現交易。


傳統的眾籌,它的流動性太差。我參加了ICO,一旦到了交易平臺,我就可以實現資產的流動。一旦資產流動起來的話,它其實就會降低這個風險。同時,因為資產可以流動,它可能就容易產生泡沫對,就有更多的人蔘與進來炒,然後就會有泡沫產生。泡沫的產生,它不一定是壞事,因為它會增加大家的預期。


丁浩:

  • 幣趣做的代幣與遊戲競技體系是天然結合

大家每個人的項目都會有自己的著眼點。我們定義做遊戲,因為遊戲本身它就是虛擬的東西,遊戲的代幣在遊戲經濟體系裡是就是天然的結合。你不需要去找別的,你要買道具、買權限,就跟咱們QQ買會員、買服裝一樣,就是天然的消費場景。


林灝:

  • 泛娛鏈兩次ICO各募資1.5億元

我們第一次ICO是1.5個億,這1.5個億募集到了1萬個以太坊。然後第二次ICO我們是8月24號到9月3號開始,第二次CIO也是募集也是1.5個億。


丁浩:

  • 幣趣這次ICO募資2000個比特幣

我們融資是兩千個比特幣,主要是用於做技術研發。另一個我們會用來投資一些我們認為有潛質的籌款遊戲,我們來孵化它。然後還有一個就是做市場推廣。




風險隱患是否正在聚集?


肖颯:

  • 相關案件零星發生風險越來越近

我們確實看到,在吉林的遼源市已經有一個判決書出來了,這個判決書就是某種幣涉嫌詐騙的這麼一個案子。最近的一個案子是今年的7月31號剛剛判下來的,在北京。


我們會發現,這種案子如果開始零星的發案的話,就意味著風險越來越近。如果一個週期到了,項目黃了,幣一分錢不直了,成垃圾幣,那是什麼樣的後果?如果波及了一個地方的金融的穩定,那你說政府會不會出手呢?答案几乎是很肯定的。


林灝:

  • ICO是募集商品而非貨幣我們在積極擁抱監管

其實我們現在的這種設計,是完全按照國家的法律法規來設定的,我們也去參照了37、38號文。而且我們自己也有律師團隊,來做合法合規的事。


現在我們其實將IP資產數字化。現在國家對數字資產的一個定義,它其實是一種商品,我們是一種商品的方式發售出去。而且我們募集到的也不是人民幣,是某一類的這個數字代幣,比如說像比特幣。


丁浩:

  • 幣趣的ICO設定0.5個比特幣的認購上限

對於我們幣趣而言,就是我們是秉承著……我需要的是更多的用戶量,而且我們是給所有用戶有風險提示。另外一個,我們會給公募的投資者設定上限。我們就只允許投資者投0.5個比特幣,這是一個個人可以承受的投資範圍。


我們可能不太像一些其他項目,設定下限,不設定上限。這會讓一些不理性的投資者進來。


朱懷陽:

  • 無引力ICO基金的投資設有鎖定期

  • 最終的投資收益可能只是兩三倍

因為我們的投資的體量會比較大,少則幾百萬,多則幾千萬。那麼按照哪怕三五倍的漲,我們的幾千萬也會變成上億。如果我們在一開始拿到這個所謂的Token(代幣)就是把它給賣掉的話,會給項目方造成非常大的這個拋盤的壓力。跟小型的投資者不太一樣,他們可以隨時買賣,我們會鎖定幾個月不等。


我們也不會太過樂觀。比方說一個項目我們浮盈20倍,我們賬面收益兩三個億,但是我們可能投了3000萬或者2000萬,那我們想可能最終的結果也就是兩倍或三倍,有一些籌碼可能永久兌換不出來了。



監管將如何到來?


肖磊:

  • 平臺需加大監管力度

要對平臺要加大監管力度,而不是散戶,你散戶監控不了,因為它散戶的基數太大了。這就是美國為什麼投資者,如果對國際市場的平臺逃稅漏稅或者出現什麼樣的情況,我要你平臺必須得給我補這個損失,或者你要接受這個懲罰,而不是直接找個人。


朱嘉偉:

  • ICO監管應納入投後管理

其實ICO項目如果要監管的話,他的投後管理是很重要的,包括信息披露,包括團隊的運營狀況、公司的運營狀況,是不是要披露財報、披露重大事件。如果幣的價格有異動的話,是不是要去停牌還是什麼,就是要有一系列投後的管理。


肖颯:

  • 解決投資者適當性問題 ICO才能謀求一片生存空間

如果對它做監管的話,可能也會對最容易發生風險的這個行為做監管。我覺得監管機構他們的智慧是肯定可以看到的,所以如果ICO要想在這個現有的中國的法律和監管的這個制度下存活下來,就一定要主動的去把適當性的問題做好。這樣監管機構才會看到,你實際上是把我們最擔心的問題提前想到了,甚至化解掉了,他才願意給你一個不管是沙箱也好沙盒也好,給你一個生存的機會或者是一個空間。


閱讀原文

TAGS:區塊鏈虛擬貨幣iP數字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