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輪之上的“苦與累”——我省物流貨運司機生存狀況調查

陝西工人報王何軍 鮮康2017-08-04 14:17:29

編者按
近年來,隨著各種電子商務平臺的迅速崛起,物流貨運業蓬勃發展。然而貨運企業多以中小企業為主,工會建會率低。如何讓因長途駕駛而腰椎病、胃病等職業病高發的貨運司機權益得到保障,是全社會關注的焦點問題。“電子商務等新型服務業態蓬勃發展形勢下如何把物流貨運司機吸引到工會組織中來”是全國總工會今年的一個調研課題,目的是探討如何做好貨運司機的“孃家人”。為此,本報記者展開調查,深入瞭解他們的工作、生活狀況。

雨天行車時,張新濤時刻全神貫注,不敢有一絲懈怠。

張新濤在駕駛室吃點簡餐。

凌晨5時,貨運司機張新濤去打水,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

凌晨,跑完一天線路的司機趁著卸貨間隙抓緊時間喝水、休息。

凌晨一點,三小時後發車的貨運司機在休息前給家人報平安。




  • 收入與勞動強度

                                                        

                       貨運司機難享“紅利”


       來自省交通運輸工會的調研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我省共有等級貨運站37個,載貨汽車404465輛,道路貨運經營戶285814戶,貨運司機達到546349人。他們承載著陝西綜合貨運總量76.07%的運輸量,其貨物週轉量達到1925.83億噸公里。
       數據顯示,當前物流貨運司機70%的從業人員學歷在初中以下,26-45歲佔85%,自有車輛個體司機是公路貨運的運營主體。可以看出,貨運司機准入門檻較低,大量從業者的湧入加劇了市場競爭,加之沒有合理的貨運噸公里指導價,導致廣大貨運司機並沒有享受到電商發展帶來的紅利。
       7月21日晚上21時,西安三府灣貝斯特物流中心。48歲的貨運司機林和平說,17年前下崗後就一直跑貨運。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都是他一個人跑貨運。記者問他為什麼不找個司機一起開,林和平連連搖頭,“哪敢找司機,找司機這事就沒法幹了!”為了節省開支,平時西安到天水就他一個人跑,一趟8個小時都不怎麼停歇,“只有跑新疆等長途才會和妻子搭檔開。”可林和平也沒有更好的辦法,妻子還要照顧家裡的老人和孩子。
       接近晚上22時,物流中心準備出發的貨車多了起來。在南大門口,已經51歲的貨運司機張甲喜正在做出發前最後準備。
       車和牆之間的縫隙裡,張甲喜一邊扯著捆紮線,一邊說:“貨車司機掙不了幾個錢,沒日沒夜跑一個月收入也就五六千塊。”忙活了半天,滿頭大汗的張甲喜終於把篷布捆紮結實了。
       “胃病、腰椎間盤突出、高血壓等病纏身,跑不動了!”張甲喜點起一根菸解乏,“跑了近30年長途,最幸福的事就是找張床好好睡一覺,可很多時候,這都是一件奢侈的事。”
       7月22日傍晚,在西安北三環北辰大道十字向西輔道旁的一家物流停車場裡,一輛大型加長貨車打著火。“在西安裝完貨才走。”司機王亞東說。他們跑北京至成都的線路,在西安中轉。“天太熱了,找賓館要跑好遠,費用也高,還是在車上將就五六個小時。”提起為何一直髮動著車,王亞東有些無奈。
       王亞東和他的倒班司機吳師傅告訴記者,他們開車十多年了,三年前開始給中鐵物流公司開車,論趟跑,一圈一千塊,一個月能跑6圈,掙六千塊,還要除掉兩邊各三百多的租房費,“說白了就是臨時工,除外啥都沒有。”
       提起家裡時,王亞東眼圈有些紅了,“兩個孩子,女兒15歲,兒子10歲,花錢的地方很多,光女兒上的私立學校一年學費就得兩萬多,家裡全靠媳婦一人操持,自己啥忙都幫不上!”
       7月26日凌晨1點多,睡在大貨車裡熱得滿頭大汗的司機孫增昌說,“不敢睡覺,隨時都可能輪到我裝貨。”而與其一同貸款買車跑貨運的樑亞峰則抱怨,“一月到手一萬五六,還完一萬二的貸款都不頂個裝卸工。”
       電商帶來的是貨運部、停車場和信息中介的春天,可與貨車司機無關。多年來貨運司機收入變化不大,無非勞動量更大。



  • 流失與接力不足

                                 

                又苦又累 讓我怎麼安心開車


       “太折磨人,我都不想幹了。”“我都快60了,不可能一直開車吧?”樑亞峰等人說。而像他們一樣,抱有同樣想法的貨運司機很多。各種現實處境以及年輕貨運司機的斷檔讓現有司機苦不堪言。
       “我都過50歲了,開車開得腰椎都搭鋼板了,總不能一直開車吧?”郵政調度室車輛調度劉偉說。開了二三十年貨車的劉偉因為身體原因,剛剛被郵件運輸局轉崗到調度室,成為為數不多的“幸運兒”。
       在物流運輸企業裡,沒有更多的崗位可以調崗,幹不下去就只能離職。於是,在民營企業裡,貨運司機一個電話打一聲招呼就走人的情況很常見。“開貨車掙四五千塊錢還不如我現在掙的多,治病花錢,下來剩不了多少。”改行在北郊一大型停車場看大門的老魏說,“別看我看大門兩三千塊錢,偶爾我給別人介紹拉個貨,也不見得比開車收入少。”
       與此同時,A照無處可“拿”也帶來人才接力不足。“我們單位貨車司機持A2照的都是原來B照換的,現在西安沒有直接考的地方,也沒有增駕的地方。”西安郵區中心局郵件運輸局局長吳管朝說。
       該局現在的年輕貨運司機基本都是持B2照,無法駕駛全掛和半掛類牽引型貨車,而持A2照的司機普遍年齡偏大,面臨退休。
       對此,吳管朝無奈地說,他們瞭解的情況是,全省只有榆林市可以增駕B2照至A2照,可花費很大,很多人不願意去增駕。“就給那麼點工資,讓我浪費時間花錢去增照那是妄想,能幹了幹,幹不了拉倒。”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貨運司機說。
       目前郵件運輸局面臨的問題,也是省內眾多物流企業普遍存在的問題。貨運司機流失嚴重與後續接力不足問題正在逐步加劇。



  • 權益與潛規則

                                 

              迴歸公平 貨運司機內心的渴望

     

       王亞東說,辛苦不算什麼,最讓他們頭疼的就是有關部門針對貨車的不平等執法,“陝西省界兩頭一個月罰好幾千,沒有這些,我們收入就高多了!”
       王亞東所開的中鐵物流制式車廂超長(不符合有關規定),交警應該嚴格執法禁止這種車上路。可讓他不解的是,交警每次處罰完就放行。
       這種不解決實際問題的處罰也波及到了我省郵政企業。西安郵區中心局郵件運輸局多位貨車司機稱,今年二月份起,以“創衛創文”為由,在我省多個市縣運送郵件的中國郵政制式車被要求花一二百元不等的費用辦理各市、縣的通行證,否則會被扣車罰款。“跑了多少年的車怎麼就影響城市衛生和文明瞭?花錢辦一張通行證就合格了?”郵政貨車司機王衛東、郭宏偉等充滿質疑。
       林和平說:“現在就沒有不超載的車,要是不願意超載可能連貨都沒得拉了。”他以自己前4後8的車(載重18噸)舉例,要拉20噸左右貨物的貨主不會找兩輛車來拉,“一車兩千,兩車就得四千元,你不拉別人會拉。”久而久之,形成了超載的潛規則。
       貨運司機羅鵬說,現在他們這些個人搞貨運的越來越難做。平時的貨源除了靠老客戶外,就是去一些市場等。但貨主和司機需要通過配貨站(信息部)聯繫業務,“客戶給的價格可能比較公道,但配貨站(信息部)就把運價給壓下去了。”
       孫增昌和樑亞峰的車都是貸款所購,掙不到錢不說,每年管理費等就得三四萬。他倆想退出,可發現無法辦理轉出手續,因為購車時發票上註明的是掛靠公司。能證明他們是貨車所有者的資料少之又少,他們不得以只能放棄退出的想法。
       “與這麼多潛規則相比,我們的權益保障在哪裡?”王亞東則質疑,同樣是職工為什麼就不能有社保?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貨運司機因其所處的位置、身份和參與的方式不同,處境也是相差甚遠。傳統國有運輸企業和相對正規一點的民營企業都有社保,但大包跑圈式貨運司機及個體貨運司機則沒有任何保障。
       “潛規則害了這個行業,可司機也沒有好的辦法!”提及心中的願望,林和平說,“消除潛規則,建立政府指導價、完善組織保障體系,我們願意守法掙該掙的錢。”



  • 走向規範與美好願景

                           

                      “磚”已拋出“玉”將來到


       54萬名貨運司機年運輸貨物11.34億噸,貨物週轉量更是達到1925.83億噸公里,如此龐大的群體不容忽視其影響。日前,全總來陝調研貨運司機入會工作,為推動整個貨運司機群體積極健康發展帶來了希望,越來越多的貨運司機渴望這個行業未來更加規範。
       省總工會常務副主席張仲茜強調,全省工會系統要按照全總調研組提出的具體要求,以改革創新的思維,最大限度把貨運司機吸納到工會組織中來,為全國探索出更多具有示範引領作用的好經驗好做法。
       在記者的調查採訪中,個別企業實現合理轉崗。除郵政有小部分司機通過考核激勵機制轉崗外,在民營企業裡也看了可喜的一面。西安品信速遞有限責任公司在內部推行了“駿馬”“領駿”人才建設方案,開展與各高校優秀畢業生的選拔工作,推進公司內部優秀人才的選拔和培養。其工會主席張一民介紹,公司不但建立“品信大學”對內部各崗位進行培訓,還實現集團內部跨公司、跨部門轉崗、調崗,以增強員工行業內競爭力。另外還通過職稱提升、公司聯繫業務等來改善貨運司機收入。
       可是,省交通運輸工會的調查顯示,全省的物流企業裡,只有不到10%的企業成立了工會。而且,有工會組織的少數企業,由於和貨運司機是比較鬆散的短期業務合作關係,加上貨運司機更多的是關注貨運價格和自身收入等比較現實的問題,對工會組織的期望和加入願望度比較低。
       西安市總工會副主席裴建潮說,西安市有88家物流企業和18家快遞企業建立了工會組織。但在西安市註冊的物流企業有2800餘家,快遞企業有260餘家,工會組建步伐尚未跟上快節奏的物流發展。
       針對貨運司機存在的諸多問題,省交通運輸工會建議國家進一步推進綜合運輸體系建設,優化綜合運輸組織模式,推行定時休息制度,防止疲勞駕駛,保證司機正常休息;貨主企業尊重貨運司機的勞動創造,不一味壓低運價;加強公路貨運社會保障制度建設,形成全覆蓋、可轉移的物流貨運司機社會保障體系和待遇;推動物流行業貨運司機代表進入各級人大,以及貨運物流相關協會的代表進入各級政協,增加物流貨運司機群體的話語權。


閱讀原文

TAGS:貨運司機王亞東郵件運輸局張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