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地深入探訪!關於紅花會地下rapper的生活現狀都在這裡了!

新浪娛樂新浪娛樂2017-08-02 10:52:40


文:浪花


一檔《中國有嘻哈》掀起了今夏一股“嘻哈熱”,曾經那些被視為“小眾”、“地下”的國內rapper們搖身成為了眼下備受追捧的新晉明星。在眾多參賽rapper中,來自西安地區的小白、PG ONE無疑算是拔尖兒的兩個存在。隨著他們實力盡露、人氣漸升,更多網友在關注他們本人同時,亦開始對他們所在的嘻哈團體“紅花會”產生好奇。


這個看似神祕的“紅花會”,是如今國內最具代表性和號召力的嘻哈組織之一,2011年由隊長彈殼在西安成立,“紅花會”一名出自金庸小說《書劍恩仇錄》,按照彈殼的說法,是旨在希望隊內成員能夠像小說中“紅花會”成員那樣團結堅定,戰無不勝。


他們“總舵”紮根西安,團隊在彈殼帶領下,近年來日益壯大,已有多位成員,除了在《中國有嘻哈》中爆紅的pg one 和BrAnT.B小白,還有圈內有名的製作人Mai,丁飛、啊之、DP、畢冉 等rapper,加上DJ $tar、罔極、crane,是一個完整且多元化的說唱團體。早在《嘻哈》節目爆紅被大眾熟知前,哥兒幾個早已是中國嘻哈粉絲圈裡的紅人。


這也讓我們更加好奇,他們到底有什麼樣的魅力讓粉絲折服?私底下的嘻哈歌手們又是怎麼樣的生活?


七月炎夏,隨著嘻哈熱潮翻湧,“紅花會”的演出報道愈加頻繁地出現在各大網絡平臺頭條,團隊通告滿天飛之時,我們見縫插針地跟著他們回了趟西安。


在他們的地盤兒跟他們相處的兩天時間內,我們見到了不同於舞臺上“炫酷”rapper的另一面:PG ONE邊吸溜著麵條邊和丁飛搭檔“吐槽”小白;小白趿拉著拖鞋萌萌噠來赴約吃飯;戴著大口罩的丁飛拽著吹簫少年畢冉在37、8度的高溫下悠哉悠哉逛公園;……每一幕,鮮活有趣。


而幾天後再在北京工作場合相遇時,他們卻又是區別於生活狀態的另一幅模樣,那是嘻哈明星的模樣。



見面之前,跟小白溝通,讓他帶我們去自己平時最常待的地方看看,這一約就約到了健身房。因見面當天西安陰雨堵車,稍稍遲到了的小白特意買來了N杯咖啡道歉。初見小白,腿細腿長身材好,完全不同於屏幕裡那個“肉肉”的小白,難怪他被稱為是“紅花男模”。



雖然rapper們大多都是“夜間動物”,晚睡晚起。但一向注重身材管理的小白表示,自己之前幾乎每天都會早早地來這家健身房鍛鍊,練出的那一身肌肉也很是讓他引以為傲。但“最近一個多月都在北京比賽(《中國有嘻哈》),沒時間練,又有點瘦下來了。”(委屈臉)



講真,小白身材真是不錯。面對攝影師“脫了上衣秀秀肌肉”的要求也是痛快應允,未見羞澀。至於上鏡顯胖一事,小白煩惱直言:“哇,沒想到我在那節目裡臉那!麼!肉!其實你們看我本人,還行吧?”



鍛鍊中的小白霸氣氣場全開,但一聊天,軟萌氣質畢露。就在我們採拍過程中,恰有相熟健身教練上班,一見小白,連嘆:“紅了紅了!現在是真的紅了!我還有其他朋友看了節目找我打聽你呢!”教練熱情寒暄,小白則羞紅了臉。



吃完午飯。我們順道和小白來到了一家他常逛的潮服店。一進門,小白就熟門熟路地讓老闆拿出了那些壓箱底的“限量版”一件件試了起來。我們默默看了下那些單品的價格,嗯,有理由相信PG ONE之前爆料“小白光是為了比賽就花了十多萬置裝費”這個傳聞了。



掛了整整一面牆的鞋子中,讓他選出一雙最有小白style的鞋?小白毫不猶豫:“那肯定是這個啊!”



相信我,那天下午西安雨過天晴,溫度極高。但為啥小白竟穿著個大棉襖拍照?因為……“嘿嘿,這樣穿還蠻酷的唉!”(請大家自動腦補小白式呆萌語調)



畢冉是紅花會新納入的成員之一,特長之一是……吹簫。嗯,在一幫狂野rapper中,這樣白衣飄飄青澀十足的少年是顯得有些“另類”。我們玩笑道,“畢姥爺”的清流畫風真是紅花會中的“異類”。



DP與小白同時期進入“紅花會”,哥倆早前曾共同組建過一支名叫LBA的團體。近年在國外讀書深造,過節放假才回來。雖不常和兄弟們跑場子了,但他確是“紅花會”中不可或缺的一員。



在“紅花會”常去的一家紋身店,我們見到了啊之。紋身店位於西安百匯市場一隅。雖然在今看來,該市場略顯殘敗。但據悉,丁飛早年經營得頗為風光的服裝店也位於此,而彈殼、啊之等“紅花會”“元老”頭幾年就常常聚於丁飛的服裝店中練習freestyle及其它嘻哈技能,可以說,這市場算是“紅花會”的初創地了。



這次來紋身店,啊之想在胳膊上再紋個“侃爺”。他透露,“侃爺”是在他嘻哈路上影響最深的人之一。



rapper們酷愛鏈子。除了依著個人愛好買各種金鍊子戴身上外,“紅花會”成員們每人都有一個特製的Logo鏈:金色倒三角,中間刻著飄逸“紅花會”三字



離開紋身店,和啊之一起去錄音棚驗收新歌小樣,就是那首給電影《悟空傳》創作的歌曲《齊天大聖》。這首歌“紅花會”快手們僅花了三四個小時就創作完成了。



PG ONE是個有點兒“講究”的人。我指的是,明明相約可去他位於“紅花會”工作室內的住處看一看,可“萬總”臨了覺得屋裡凌亂了點,自己尋摸個有格調的西餐廳進行拍攝採訪。



“萬總”也很care形象,一說要拍照,馬上套上了一件悶不透風(似防水料)的外套配造型。相機一放下,衣服立馬就脫下了。(實在是西安比想象中更熱。)



和老萬聊著聊著,被成員稱為“紅花會最愛操心的大管家”丁飛突然牽著他的愛犬也溜達了過來。丁飛一來,原本還有些拘謹的老萬立馬放飛自我。和丁飛一唱一和開始了各種調侃。放個調侃小白的段子:


新浪娛樂:你們是真的覺得idol rapper實力不行嗎?

PGONE:他們肯定不如地下rapper。因為地下rapper 24小時都在研究說唱,idol24小時差不多都在研究怎麼帥怎麼打扮。

丁飛:但咱小白也愛打扮呀!

新浪娛樂(爆料):昨天小白帶我們去潮服店,他大概換了10套衣服,一套衣服讓我們拍15分鐘。

PGONE(一臉怒其不爭):唉!我聽到了打嘴巴子的聲音!



丁飛的小臂上有一處紋身,是周星馳的“至尊寶”形象。理由?“愛周星馳嘛!”

 


到了晚上,紅花會和我們攝影GG相約打球。聽說這個球場也是他們常聚之處。原以為rapper的日常就是party夜總會,但其實人家一天天過的很健康的啦!



小白是最早到球場候著兄弟們的成員。



“紅花會”創始人也是團隊隊長彈殼。殼總打球時,女朋友一直在場邊陪著,用愛的眼神默默注視著他的舉動,時不時吶喊助威一下……很“虐狗”了!



西安一別幾天後,我們又在北京一場live演出上見到了“紅花會”。隨著《中國有嘻哈》影響力持續發酵,rapper們人氣暴漲。當晚的演出,有粉絲上午十點就到場排買現場票,仍未搶到。

 


戴白口罩這位,就是“紅花會”御用編曲Mai。同時他也為今年多檔節目擔任編曲工作,《中國有嘻哈》裡jony j&鬼卞的《甜葡萄》和《明日之子》中馬伯騫、周振南的多首歌曲都是他編的。



即便開口唱歌,自認長相平平、“偶像包袱”卻滿滿的“萬總”也捨不得摘下口罩。



彩排持續了近半個小時,成員們和Dj $tar溝通細節,一切都為了晚上的演出呈現最完美的效果。



別看隊長彈殼在後臺始終戴著墨鏡表情嚴肅,但他也是個有趣之人。見面當天他剛換了一個超誇張的立體!卡通!手機殼——唔,超級瑪麗。



回到後臺。“萬總”在這邊凹著造型,小白跑鏡子前面研究起了自己的皮膚。



其實“紅花會”成員皮膚都不錯,演出也都是全素顏上陣。但年紀最小的小白還是在意臉上新冒出來的幾顆痘痘。問小浪同事:“姐姐你有遮瑕膏那些嗎,給我遮一遮吧……”



在等待上場前的兩個多小時裡,“紅花會”休息室裡的來客絡繹不絕。除了兩三場媒體採訪、一場直播,還有不少妹子直接過來求合影。



但無論有多少妹子來求合影,正如小白在某次採訪中說的:“還是我倆比較CP一點!”是了啦,“百萬CP”發糖給你們哦。



幾輪採訪完畢,成員們終於能湊一起好好吃頓……外賣了。



在“紅花會”之前登臺的,是他們的好兄弟、知名rapper滿舒克。臺側候場時,哥兒幾個極認真聽著老滿的演出。



要上場了,習慣動作。兄弟幾個手搭一起,給彼此加油鼓勁兒。



燃爆了的演出現場。



當場的“第一紅人”非老萬莫屬。姑娘們各種拉手、拽衣角。真是戴著口罩也遮掩不住的魅力啊。



演出ending,而屬於“紅花會”的精彩還在持續。


-------------------

文章轉自【綜藝君】,感興趣的同學可以掃二維碼關注!

閱讀原文

TAGS:小白丁飛紋身店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