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夜最多能承受多少次?

汽車全知道2017-07-29 17:23:17

夏日的日頭十分的毒辣,大地都彷彿要被烤焦了似的。就連南平村最勤快的漢子都躲在家裡午睡,沒辦法,這天太熱,下地幹活恐怕會被晒的中暑。

南平村的東頭,有著村裡唯一的一間衛生所。不過醫生就只有一個女人,這女人名叫張雪梅,是南平村村主任朱家榮的老婆。

這張雪梅人如其名,皮膚白如雪,一雙大大的桃花眼水汪汪地能勾走男人的魂。

這女人其實只是衛校畢業,不過靠著她男人的身份還是佔了這個有油水,而且很是清閒的工作。

“雪梅妹子,救命吶!”

一聲呼救聲驚醒了正在做旖旎春夢的張雪梅,她正夢見和哪個男人歡好呢。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她那個死鬼老公佔著自己是村主任,就經常搞別人家的老婆,結果縱慾過度,現在連自己的滿足不了了。

“誰?怎麼了?”張雪梅怎麼說也是個醫護人員,聽到有人求救本能地衝出衛生所。定睛一看,原來是村裡的李玉鳳。只見李玉鳳眼中含著淚水,還扶著一個少年人。

“玉鳳,這是咋啦?”張雪梅趕緊跑過去接了一把手,這才看清楚張雪梅扶著的少年人,驚呼道:“呀,這不是小強嗎?他這是怎麼啦?來,先扶進去。”

兩個女人就著手把李強放在了衛生所的病床上。

“小強這是怎麼了?”張雪梅問。

李玉鳳皺著眉,說:“我也不知道,我讓他在西瓜地裡看西瓜的,瞧見時間差不多還不見他回家吃飯。就急了,結果就發現他躺在瓜棚裡迷迷糊糊地神智不清了。”

張雪梅砸吧了一下嘴,嘴角的那顆痣很是顯眼,她心下嘀咕了起來,這李玉鳳言辭閃爍,事情肯定不是那麼簡單。

農村沒啥太大的娛樂活動,除了打麻將之外就是八卦了。張雪梅本來就是個喜歡八卦的女人,此刻見到有新聞自然想要知道。

她咳嗽一聲,面露難色:“玉鳳啊,你要知道醫生也是人,如果你不把真實的病情說出來的話,恐怕我沒辦法幫到你的啊。”

李玉鳳一聽,頓時急了,臉上露出了猶豫之色。

她見到李強的時候李強下身沒穿褲子,涼床上還放著一本不堪入目的小書,更羞人的是他下面那狗東西居然腫的老大老大,比黃瓜還要粗,並且上面還有兩個血孔。

她也是個女人,自然知道李強這狗犢子是在做什麼,她本來性子就悶的很,哪裡開的了這個口啊。

果然有事!張雪梅把李玉鳳臉上的表情都看在了眼裡,心中冷笑,在這南平村裡,李玉鳳是出了名的大美人,是村裡很多男人夢中情人,很多男人都想搞一搞這個女人,就連她那個不中用的死鬼男人都想要搞一搞,可是卻從未傳出李玉鳳不好的新聞。

張雪梅也是個善嫉的女人,她其實背地裡聽看不慣李玉鳳的清高的。一個寡婦,這麼多年不沾男人,哼,鬼才信哩。

“玉鳳,你這是做什麼?我是醫生,我需要知道小強的病因。你要知道,治病救人可是不能拖延的事情!”張雪梅把事情說的更加嚴重了起來,帶著幾分唬喝的意味。

“我……”李玉鳳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把事情的真相給說了出來。

張雪梅聽了之後很是失望,她本以為可以聽到李玉鳳的騷事兒呢,結果卻是李強那小子的事情。

對於李強張雪梅也沒啥好感,那小子在南平村是出了名了焉壞加好色,小小年紀就經常偷看女人洗澡,甚至有幾次還想要偷看張雪梅洗澡,不過卻被及時的發現了。

“雪梅,你醫術高明,你就救救小強吧。這孩子還小,可……可千萬別下輩子都不能行人事啊!”李玉鳳已經帶著哭腔了。

張雪梅心中嘀咕,不能做那事才好呢,誰叫那小子盡幹這種扒灰的事兒,活該!心中雖然那樣想著,可是嘴上卻說:“玉鳳,你先在這裡坐坐,我去裡間幫他診一診。”說完,她便拿著醫藥箱走進了裡間。

李強的神智很是清晰,可是卻全身無力。他心中害怕,害怕自己以後再也不能用男人的那東西了。

這一切其實都得怪那條翠綠色的小蛇,那條蛇也是賤,你說你咬哪裡不好非得咬男人的命根子呢?現在他的命根子一點反應都沒有了,身為一個男人,而且還是對女人充滿了熱情的男人,他覺得,如果自己真的不能再用那東西的話,還是死的了好。

就在李強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陣高跟皮鞋“咯噔咯噔”地聲音從外間傳了出來,他知道,是雪梅嬸要來給自己看病了。

張雪梅是村裡比較時髦的幾個女人之一,穿著打扮都十分的趕潮流,這樣的女人成熟還很有風韻,最主要的是很騷。李強就經常打飛機的時候想著張雪梅趴在醫務室的桌子上,搖擺著她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並且回頭朝自己風騷的笑,求自己搞死她。

此刻見到張雪梅進來了,她的頭髮燙染成小波浪卷,臉上還畫著淡淡地妝,特別是嘴角那顆痣更讓這個女人多了幾分風騷。

張雪梅的胸脯很大,壯鼓鼓的,把寬鬆的白大褂都給撐的緊緊地,透過白大褂的縫隙能夠看到她裡面穿著是那種黑色的包臀短裙,一雙修長的腿更是被黑色的絲襪包裹著,顯得神祕且勾魂。

“要是能看一看白大褂裡面的奶子該有多好啊!”李強嚥了咽口中,心中渴望著。

忽然,他只覺得眼前好像花了似的,他的眼前不再是白大褂,而是紅色的無袖T恤!

這……李強用力的眨了眨眼睛,他害怕極了,難道我出現幻覺了?可是等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還是紅色的T恤。

這讓他腦中頓時凝固住了。

這到底是怎麼了?

張雪梅從走進裡間的時候就發現李強一直在盯著自己的胸脯看,心中有些得意了起來,還故意把胸脯挺了挺。她雖然不怎麼喜歡李強,但是女人都是虛榮的,能夠被一個異性這麼色色的看著,她還是覺得很滿足。

“小強,你覺得怎麼樣?”張雪梅找了張靠背椅坐下,背靠在椅背上,雙腿也交叉著翹起來。

李強沒有回答,而是忍不住吞嚥著口水。張雪梅的短裙很短,若是平時的話,她這樣的姿勢坐著肯定不會有什麼,可是李強卻可以無視掉她套在外面的白大褂,所以她這樣翹著腿,短裙裡的風景便若隱若現了起來。

“難道我能夠透視?!”

這個想法注入到了李強的腦海中,頓時,他的眼中滿是欣喜之色。

剛才我心裡是想著看白大褂裡面的東西,如果我現在想看更裡面的呢?

心中這樣想著,頓時,眼前的一切再次變幻了起來。

此刻,在李強的眼中雪白一片,他眼中的張雪梅居然只穿了一件大紅色的胸罩,胸罩的邊上還有著蕾絲的花邊,看上去很是誘人,她的胸前帶著一個黃金鍊子,金鍊子下面是一條深深地溝,看的李強心花怒放,恨不得立刻趴在張雪梅的那道溝裡才好。

心中所想成真,李強便確定了剛才的那個想法,他——居然能夠透視了!

這個消息對李強來說實在是太好了,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學生,成天就想著女人的身子。可是別人都說他小,不太搭理他。他便只好去偷看女人洗澡。

這種事情十分的危險,弄不好就會被毒打。不過現在好了,有了透視的能力,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看了。李強心中樂開了花,嘴也咧開來,呵呵地傻笑著。

張雪梅瞅見李強莫名的傻笑,被嚇了一條,心想這小子不會是中邪了吧?不過仔細一看卻發現他眼神只有色意,並沒有其他的症狀,這才放心下來。

“小強,你這臭小子,眼睛往哪裡看呢?”

正興奮著的李強頓時被張雪梅的聲音給驚醒。聽到她的話,他心中一急,光能夠看有個鳥用,要是下面那玩意不好使了,能夠不能吃反而更憋屈。

“雪梅嬸,我沒……沒呢!”李強可不敢對這個女人無禮,不說這個女人是村主任的老婆吧,她現在還是自己的醫生,並且這婆娘本身就十分的潑辣,不是個好惹的主。

“哼,你小子人小鬼大,沒事看什麼小黃書,現在好了吧,弄多了差點弄出人命了吧。”張雪梅見李強認慫,嘴上罵著。

“不是的,雪梅嬸,我下面是給一條小蛇給咬了!”李強一想到自己下面的寶貝被蛇咬了就滲得慌,人家都說顏色越好看的蛇就越有毒,而咬他的那條小蛇簡直就像是翡翠做的一樣,碧綠碧綠的很是漂亮。想必毒性也很大吧!

“蛇?!”張雪梅忍不住掩嘴一笑,那雙嫵媚的桃花眼水汪汪的勾魂無比,“你小子就胡扯吧,自己做那齷齪事太過了,還狡辯。”

這下換做李強不幹了,他這人平時很不老實,現在好不容易說回真話居然還被人懷疑了,“雪梅嬸,你要不信就自己看,我現在渾身沒有一點力氣!”

張雪梅見李強臉色認真,不像是說謊,也將信將疑了起來,難道這小子沒有騙自己?她想著,眼睛不由得掃到了李強的襠部,“呀!”這一看,她頓時掩住了嘴,眼中又是欣喜又是驚詫。

只見李強的襠部高高的頂起,就好像是有個小棒槌撐在那裡似的,看上去十分壯觀。

“嬸,怎麼啦?”李強見張雪梅捂著嘴還以為自己下面出事了,眼睛朝下一看,乖乖,這可不得了,他發現自己下身的那東西簡直比村裡的老水牛的也相差無幾了。

李強雖然好色,但是自身的實力卻不怎麼強,就因為這他還經常對天長嘆,表示老天的不公呢。可是現在自己的褲襠居然像是頂了個帳篷似的,無比壯觀。

張雪梅很快便從李強的喊聲中回過神來,她看了李強一眼,桃花眼一轉,臉色變的嚴肅了起來,說:“小強,你這裡恐怕很嚴重,那條蛇恐怕毒性很高,居然讓你這裡腫成這樣。我還是先幫你看看吧!”

“好!好!謝謝雪梅嬸兒!”李強一個勁地點頭,表達著自己的感謝。這一刻他忽然覺得這個婆娘其實也很不錯。

張雪梅拉下李強的褲子,看著那頂的高高的四角褲心中一陣慌亂,呼吸也急促了起來,她一陣口乾舌燥,最無恥的是她發現自己的褲襠里居然流出了一股溼溼的熱熱的水來。

她男人朱家榮下面早就不行了,她也懶得和朱家榮同房,免得被撩撥到一半那男人就停了,那樣心裡更癢的慌。所以她便託人在縣上買了一個大寶貝,雖然那個大寶貝也能夠讓自己爽快,可是那東西畢竟還是假的呀。

此刻見到這麼強壯的大傢伙,張雪梅哪裡還能夠受得了,如果不是考慮到身份,她恨不得現在就張開下面那張嘴坐下去……

“嬸,怎麼樣?嚴重嗎?”李強此刻根本一點感覺也沒有。

“哦,你別急,我還沒有看呢!”張雪梅此刻看李強也覺得他順眼多了,這就是男人強壯的好處啊。“先給這色小子治病,到時候老孃再好好的享受你。”

想到這裡,張雪梅便認真的給李強檢查起來。可是經過一番檢查之後,她卻根本沒有找到李強所說的小蛇咬過的痕跡,不由地皺起眉頭說:“小強,嬸兒給你檢查了,根本沒有發現什麼咬痕啊,你可別騙嬸啊,要實話實說,不然到時候身子有什麼後遺症嬸也幫不了你。”

李強聽著張雪梅的話沉思了起來,“我明明是被咬過的,可是為什麼張雪梅卻說沒有咬痕呢?而且我被咬過之後居然還能透視了,那麼所有的一切都只能說因為那條神祕的小蛇。”

“小強,你怎麼了?”張雪梅現在對李強的態度十分好,關心地問著。

“哦,沒事兒,嬸,我想我可能真的是做那事兒做多了,產生幻覺了吧。”李強不想再提小蛇的事情,便只好承認自己做這個了。

張雪梅一聽,忍不住咯咯嬌笑了起來,十分動人,說:“你這臭小子,我就知道你不老實。”說著,她眼珠子一轉,道:“小強啊,其實經常用手也不好,你要是真想的話,哪天晚上去嬸兒家,嬸兒教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雪梅嬸兒真的會教我幹那事兒麼?

被小青蛇咬過老二的李強又會發生什麼變化?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閱讀原文

閱讀原文

TAGS:李強張雪梅雪梅嬸兒李玉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