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高溫下的勞動者

陝西工人報2017-07-26 13:28:16

編者按
   熱!熱!熱!連日來,全國多地都進入“烘烤”模式,最高氣溫屢屢超過39℃。大多數市民都儘量選擇待在涼快的地方,然而許多勞動者始終堅守在高溫最前線,經受著烈日“烤”驗。本期推出的專題報道就是要捕捉高溫下這些樸實平凡的身影,記錄下他們的汗水與足跡。

連日來,陝西迎來高溫天氣,在西安工務段管內千里鐵道線上,熱浪滾滾,道心溫度高達60℃以上,職工堅守在安全生產第一線,確保鐵路運輸安全暢通。圖為職工查看線路高低。□通訊員  李毅安 攝



交警上崗五分鐘變“焦警”

       連日來,太陽炙烤著西安的每一寸土地,而高溫下堅守工作崗位的女交警揮動手臂、吹響哨子,指揮著車輛有序前行。即使臉頰被晒得黑紅,額頭上佈滿了汗珠,她們也沒有因此懈怠,依然對工作認真負責。這是記者7月24日下午在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隊蓮湖大隊西大街中隊執勤點——西華門十字看到的場景。
       西大街中隊共有120人,其中,西華門崗臺女警共有32人。她們每天工作時間是早上七時到晚上十時,一天分為兩班輪休。為了避免中暑,每隔一個半小時換休一次。即便如此,高溫之下,交警們中暑現象也時常發生。
       記者試著站在崗臺邊上感受她們的工作環境,只覺得車輛行駛帶來的熱浪撲面而來,全身每個毛孔都被火熱的氣浪包裹著,整個人像泡在一個盛滿熱水的缸裡。再加上太陽炙烤著……不出五分鐘,記者身上的衣服已經溼透,額頭、背上都是汗水,腳底板也一陣陣發燙,感覺有些頭暈目眩。記者看了一眼手中的溫度表,此時溫度已經高達44℃,而地表溫度則接近60℃。
       該中隊的執勤範圍包括北大街、鐘樓、西大街等城區主幹道,每天的車流量和人流量都很大,所以這裡也是交通事故頻發路段,她們在執勤的同時,還要機動處理交通事故。在西華門執勤的輔警李琳告訴記者:“剛剛警務車上還坐著兩名交警,現在她們一個在北門,一個在鐘樓,都正在處理交通事故。”
   □本報記者 蘭增幹 實習生 張文倩


冷庫工作者的“冰火兩重天”

       連日來的高溫酷暑,讓很多人說恨不得把自己塞進冰窖裡涼爽一下。在三伏天裡真有一群人的工作是在-18℃的冷庫裡。7月24日下午,記者走進西安市方欣冷庫,感受“冰火兩重天”。
       只見冷庫門口外大棉襖、棉褲、皮窩窩,拉貨的師傅進去了穿上,出來了再脫下,忙碌的場面和反季節的著裝,不由讓人想盡快走進去體驗。走進冷庫,大門打開的一瞬間一股冷氣撲面而來,“呀!真涼爽,這是冬天的感覺。”記者剛才出汗的頭髮上瞬間感到有些發硬,鼻孔在吸氣時明顯有凍得粘連的感覺,看看牆上溫度表顯示-18℃,真有隆冬的感覺。各種冷藏食品擺放整整齊齊,工人穿著厚厚的棉衣依然忙碌著。
       吳師傅來自渭南,在這裡拉貨已經有10年了,每天進出冷庫已經是很平常的事情。吳師傅說:“剛開始進冷庫拉貨時自己也心虛,想著接近60度的溫差,感冒生病了咋辦。但是,拉貨也是個生計,別人能幹咱也能幹,只要按照要求著裝也應該沒啥問題。如今早已經習慣了,你看我現在,穿著大棉褲在外面送一趟貨也不覺得熱,在裡面裝上一車貨也不覺得有多冷。”吳師傅笑了笑,又開始裝貨了。
       現場的冷庫管理人員畢志剛介紹,大家都以為夏天冷庫工作是最舒服的,其實夏天是最難熬的季節,一冷一熱溫差大,人很不舒服,在冷庫裡待久了可能會出現身體損害,反而冬天工作會舒適很多。在這“冰火兩重天”的工作環境下,我們嚴格要求進出的工作人員一定要按照要求穿戴棉衣、棉褲、棉鞋進入冷庫,裡面寒冷陰溼,一旦保護工作沒做好,就容易出現風溼病和關節炎,所以規範著裝才能保護自己。□本報記者  劉強



身穿“皮衣”帶電作業

        7月,寶雞市進入每年溫度最高時。18日11時,在滾滾熱浪侵襲下,寶雞市吉利大道新城變工地外樹蔭處坐著幾個無精打采的農民工,咕咚咕咚大口喝水是他們的唯一聲響。靠近馬路綠化帶邊上,停放著一輛完全暴露在烈日下的絕緣鬥臂車。
       凝望“太陽”的小夥張亮是國網寶雞供電公司現場帶電作業的專責監護人——既是地勤,又是地線接線員。“我今天的工作就是根據部署,用警示條和固定樁將作業杆塔及作業車圍起來,接好地線,然後對高空中鬥內的帶電作業員實施地面監護。”
       順著張亮的目光望去,在與太陽一個方向的10千伏高壓桿頂端,兩個包裹嚴實的墨鏡小哥除了聚精會神在線上擰螺絲和放絕緣管外,並無太多交流,只是不斷甩頭。
       “他們正在帶電搭接‘T’跌落式熔斷器上的引線,很危險!”配電帶電作業班現場工作負責人段瑋說,“入伏以來,我們公司僅有的8名帶電作業工每天都有一兩起帶電作業任務,他們不時甩頭,是避免汗滴入眼。”中午12時,室外溫度已接近40℃,鬥內的楊棟和劉欣欣才完成任務走出絕緣鬥臂車。
       兩人脫下密封不透氣的絕緣服時,裡面的棉質工作服已經溼透,幾乎能擰出水來。“汗留在眼睛裡特別蟄,就想甩一甩頭。”楊棟說完,又習慣性瀟灑地甩了甩頭。
       “儘快完成新城變,助力寶雞高新區科技新城事關寶雞東拓戰略、事關寶雞產業升級的引領和示範,必須帶電接入。”配電運檢室副主任王若魯語氣堅定,“連日來的持續高溫,給全副武裝的帶電作業工帶來不少挑戰,但新申請接線用戶越來越多,我們僅有的8個帶電作業工責無旁貸。”
       而摘下線、絕緣以及防穿刺三層手套的劉欣欣則開心地說:“儘管使勁流汗讓我不斷甩頭,但想起帶電作業可以保證高溫天轄區百姓空調正常工作,我就很自豪。”
   □本報記者 王何軍


“讓美麗彩虹帶來涼意”

       7月23日上午10時,西安市氣溫已飆升至40℃,蓮湖區環衛應急保障中心的工作人員,早已開始了一天的工作。
       在開遠門立交橋十字,37歲的霧車司機相文平正與工友進行噴霧作業,幾十米奔湧而出的巨大水柱,一時間在熱浪中飄起“綿綿細雨”,出現一道彩虹……不少市民經過此處,享受著絲絲涼意。
       “為城市‘降溫’,幫市民解暑就是當前主要責任。”相文平說,該霧車具備街道治霾、除塵、降溫等功能。
       “水霧透過陽光折射出一道道亮麗的彩虹,感受降溫,還能欣賞到如此美景,心裡美滋滋的。”市民劉女士說,環衛工人不辭辛勞,不畏酷暑,給市民送清涼,慰藉我們因為高溫天氣帶來的煩躁情緒,我們從心底表示感謝。
       在太陽的炙烤下,水車司機高強額頭上的汗珠一滴接一滴往下掉。“驕陽似火,熱浪襲人。大家這麼辛勞,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為市民和遊客帶來些涼意。”他說,工友們降溫有新招,避過交通高峰,不停歇、不間斷灑水噴霧作業,白班從早上5時一直到下午17時,晚班從20時一直至次日凌晨2時。“高溫天氣,我們每輛車日均油耗達400元,為節支降耗,我們會關掉空調,打開車窗,這也是對我們意志力的考驗。”水車司機王小根說。
       該中心車隊副隊長白宇超告訴記者,該隊有水車霧車22輛,現已全部投入城市道路灑水降溫作業,“美麗彩虹”能給市民帶來一絲涼意,這樣的付出就不算白費。
   □本報記者 胡建宏


高溫爐旁的“耐火體”

       在四十多度的高溫環境下,他們戴著厚厚的手套,穿著長袖的工作服和帶有鋼板的大頭防護鞋,和他們打交道的,則是表面溫度高達1000多度的熱處理件和高溫爐。這是記者7月18日在西安航天發動機廠熱處理車間看到的一幕。
       由於高溫期間廠裡實行錯峰生產,只有在晚上氣溫稍微降低後才能達到生產高峰。所以當記者走進該車間大門時,僅僅有一臺高溫地爐和箱式爐在生產,可即使如此,一股熱浪仍撲面而來。記者站在裡面和職工們交談了不到20分鐘,明顯感覺到,汗水順著臉頰、脖子一直往下流。熱一組組長蘇可勇幽默地說,今天算是“涼快”多了。以往,地面上擺滿了等待冷卻的熱處理
       熱一組組長蘇可勇說,汗流得太多,大家穿的大頭皮鞋,有些鞋幫也被汗水漚爛了。也試圖給鞋裡放乾燥劑,但根本不起作用。所以每到暑期,廠裡都會及時為大家更換新的作業鞋確保安全生產。蘇可勇1989年參加工作至今,一直堅守在這個崗位,從沒調離。作為組長同時還是安全員的他,每天要在車間來回巡查,一天下來,能走24000多步。
      說話間,旁邊1020℃高溫的箱式爐開爐了,只見一名工人手持三四米長的釺杆塞進爐膛,將高溫處理好的熱處理件快速取出,旁邊已經依次站著三四名工人手持大火鉗,熟練地鉗住一兩個一米長火紅的熱處理件,投入到旁邊的冷卻油裡,一瞬件,油冷區裡也是待油冷的熱處理件,到處都是熱氣和冷卻油的味道,整個人就像在一個大蒸籠裡,那才叫熱呢。
       蘇可勇指著旁邊龐大的地爐告訴記者,這裡面的溫度有1200℃,正在加工某熱處理件,大約20多分鐘可以出爐。出爐後需要三個人配合著將產品移到冷卻區進行冷卻。該廠工會副主席時晶磊告訴記者,在高溫生產期間,工人每天要出幾身汗,每次開爐冒一身汗,休息一會又幹了,再次開爐又出一身汗,一天下來,身上全是雲鹼。一個青工打趣地說,要是趕上幾天沒時間洗工服,幹了後褲子能立住……對此,廠裡和車間都加大了防暑降溫措施,給職工提供完善的後勤保障。間騰起白色的煙霧,熱浪滾滾的空氣裡夾雜著一股油煙的味道。大概十多分鐘的樣子,這個箱式爐裡的熱處理件已全部被工人們鉗往冷卻油裡。而此時工人們的衣服都已經溼了大半。□本報記者  蘭增幹


“冰峰”背後的故事

        入伏以來,持續的高溫天氣讓不少人直言進入了“燒烤模式”。對於西安人來說,這樣酷熱難耐的夏天,喝瓶冰峰汽水解暑絕對是首選。
       可您瞭解“冰峰”背後的故事嗎?為了那一口甘甜和清涼,不同崗位的勞動者一遍又一遍完成著從生產到運輸再到配送的流程,對於他們而言,高溫天氣意味著炙烤,意味著流不完的汗水和勞動的艱辛。
       7月20日,記者在冰峰廠看到,生產線上工人正在清洗、檢查、灌裝、封蓋、裝箱作業。成品庫房裡,都是貨車司楊、搬運工忙碌的身影,工人師傅將產品從生產線上卸下、送抵成品庫、裝車、出發,將冰峰送往各地。
       “這段時間廠房裡的機器一直保持24小時連軸轉的生產狀態,工人每天實行三班倒,現在每天的出貨量超過了百萬瓶,比淡季銷量翻了十多倍。”冰峰廠李主任說。□本報記者  鮮康








閱讀原文

TAGS:帶電作業帶電作業工高溫西大街中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