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狗頻頻傷人背後,是某些偏執的“愛狗人士”盲目的縱容

Vista看天下賈小凡2017-07-25 05:06:09

這兩天,有兩起關於流浪狗截然不同的新聞。


一個畫風萌萌噠。7月21日,馬鞍山當塗縣公安局的官微發了這麼一條微博:經群眾舉報,小區樓下有流浪狗!有安全隱患!



結果呢,隱患的真身還沒有民警的腳脖子高呢,一隻委屈巴巴的小奶狗瞬間圈了很多粉,官微甚至還給人家起名叫“患患”了。



另一則新聞就沉重得多了——它恰恰是我們最不願見到的關於流浪狗的隱患成了真:西安市一女子龍某某被流浪左腿內踝和外踝後,打了4針疫苗仍在20多天後狂犬病發作身亡。



這件事的可怕之處在於,龍女士已經在被咬後及時就醫處理,也按傷情診斷(二級暴露)打了狂犬病疫苗,但由於疫苗產生抗體需要一定時間,還未等抗體起作用,狂犬病就發作了。


而狂犬病一旦病發,病死率高達100%。



同時,龍女士並沒有注射能快速產生抗體但價格高昂的抗狂犬病病毒免疫球蛋白,新聞評論中也有很多人表示,因為貴+不瞭解,蛋白基本能不打就不打。而根據專家分析,假如龍女士注射了蛋白,也許還能增加生還機率。


來源:澎湃新聞


普通人一直以為被狗咬了之後打了疫苗就行了,但事實證明:一些免疫應答遲緩或較弱的患者,可能會在有效抗體產生之前無法抵擋狂犬病毒,即使注射了疫苗也難逃厄運。


而且根據常理,龍女士四肢被狗咬傷的情況並不算最危險的,因為狂犬病毒是沿著神經奔跑、最終侵蝕到大腦的。但偏偏,抗體跑輸了病毒,釀成了這起連狀都不知道該告到哪兒的悲劇。


在此也要提醒大家,夏天犬類唾液分泌增多,人穿衣服也普遍單薄,是被狗咬之後狂犬病最高發的季節。因此一旦被狗咬傷,一定要及時就醫。即使是有健康證的狗,也有較大機率攜帶病毒,所以被咬傷後千萬不要因為狗有健康證就掉以輕心。




這次由流浪狗引發的悲劇,也再次引發了一個一直分歧很大的爭論:城市裡的流浪狗隱患到底該怎麼解決?


誰也說不上中國到底有多少流浪狗,可是誰都知道這個數字一定很龐大,因為它真的太常見了。


有的流浪狗倒是乖乖的、不惹事。可能每個人都在自己家樓下、宿舍樓下、學校裡見過這樣的狗,每天就靜靜地在走來走去,有時候懶洋洋地在趴在那兒晒太陽。好心人餵它“救濟糧”,沒飯的時候它就自己扒扒垃圾桶,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過去,它也和居民相安無事,直到哪一天終於老死。



可是一旦流浪狗有了攻擊性,事情立刻變得很糟糕。流浪狗把人咬傷的事情數不勝數,單是今年的夏天就能找出四五起了——



難怪很多人怕狗,更怕流浪狗,因為仔細想想,那些被流浪生活中的叢林法則重新激發出野性的狗,可能是我們在現代城市的水泥森林裡能遭遇到的最凶猛、殺傷力最強的動物了。


土耳其的一場貓狗大戰裡,一群流浪狗為了找出躲在車裡的貓,竟然把車拆了,戰鬥力可見一斑


別說日常就怕狗的人,就是平常親狗之人,碰見這樣凶悍的流浪狗也得慫得尿褲子。


而且常年流浪在外的狗常常帶有寄生蟲和傳染病,對居民的健康安全也有威脅,更不要說咬一口極危險的狂犬病。


更坑的是,流浪狗傷人了,受害者都無處索賠:該擔責的是狗的飼養人,可飼養人是誰?如果在小區等較封閉的環境裡被傷,按理說小區管理者也該負責,可是走在大街上平白無故被咬的人(比如不幸的龍女士)又該找誰呢?


流浪狗的所謂隱患,大概就是這些問題。於是中國城市解決流浪狗問題時採取了一個很被動物保護人士詬病的方式:抓起來,殺殺殺!


這樣的場景通常發生在某地發生狂犬病疫情、瘋狗到處亂跑咬人之後。因為平時無從知曉流浪狗中的疫情,事情一發生,就只能集中力量把所有流浪狗都消滅掉。



比如前段時間,網絡上流傳一段江蘇東臺警方虐殺狗的視頻,後來警方迴應稱,是群眾舉報這些無證散養攻擊性很強的流浪狗,要求警方撲殺。


再比如7月初,甘肅榆中愛狗人士錄視頻控訴城管執法人員捕殺流浪狗,但執法局迴應稱,這是響應市民多次反映流浪狗擾民、傷人。



有的人怕流浪狗,覺得它們影響正常生活,想借力永久驅逐它們,但是也有看不過眼的人,同情倒在血泊裡的流浪狗,為它們鳴不平,發出動情的呼喊。



的確,打殺流浪狗的有些行為確實很殘暴,特別是當街屠殺,怎麼說也不算是個體面的行為。即便是選擇剝奪流浪狗的生命,似乎也可以用更文明的方式。


但是社會上也有相對體面的對待流浪狗的方式——


不少大城市的公安局都設有流浪犬留檢所,捕捉來的流浪狗集中生活在這裡,等待有人領養。


這樣的解決方式在動物保護人士眼中依然是遠遠不足的。實地探訪後,有人認為留檢所的生存條件非常惡劣,等不到領養的,“不是餓死就是病死”;也有人認為實情沒有傳言說得那麼不堪。


大連市民從留檢所領養小狗


但更加尷尬的問題是狗的領養率。很多狗幾年都沒人領養、留檢所壓力越來越大怎麼辦?很多人對這些狗的結局都有一個殘忍的設想,而相關負責人語焉不詳的迴應好像也證實了這個設想:


“這麼多流浪狗,我們也不可能養幾年,經費不夠,最後只能由我們來處理。”“怎麼個處理法?”面對這個問題,該負責人顯得很為難。(來源:荊楚網)


官方機構尚且有維護壓力,民間自發的機構就更別提了。運轉不過幾年,都難逃同一個命運。可是想想也是,收留的流浪狗數量激增卻沒錢養、沒錢治病、沒錢做結紮,壓力能不大嗎?


2015年,項榮的餐館倒閉,失去了的經濟來源。如今,“蓉城護生園”揹負著近20萬元債務,近300條流浪狗可能斷糧,無處安身。

“近300條流浪狗,每月狗糧要花費萬元左右,房租3000元、四名工人工資8000元,還有工人生活費和水電氣費1500元。”


民間流浪狗救助站每每登上新聞,幾乎都是這種窘迫的局面。今年是徐州火花救助站的楊阿姨,明年是成都蓉城護生園的項榮,後年又會是誰呢?



這些好心人當然是希望其他的好心人能把救助中心的流浪狗領養走,有進有出才能維持運轉,可是相比較於平時網絡上浩大的關愛流浪狗的聲音,真正領養的行動,卻遠沒有聲音那麼有力


甚至,社會上並沒有那麼多對流浪狗抱有愛心的人,有時候救助流浪狗更像是一小部分人的一廂情願和杯水車薪。



沒人給錢,狗還井噴式增長,那難道要用愛發電嗎?一位知乎網友@草泥多 非常動情的回答就說明了這一點:她從小到大都在為流浪狗做力所能及的事,到了大學裡真正發現,自己連一隻流浪狗的生老病死都承擔不起,普通人真的很難永遠為流浪狗買單



民間愛心力量有時候也會成為其他居民正常生活的一大妨礙。有的愛狗人士常年在自家養多隻流浪狗,狗叫、狗毛、狗尿都讓其他鄰居苦不堪言。


4月9日,朝陽路建工小區3號樓有居民反映,一住戶常年在家養狗販賣,狗叫聲擾得附近居民無法休息,狗屎狗尿氣味難聞,讓小區居民苦不堪言。


“狗尿天天往外流,狗毛也往外掃,整個樓道都是難聞的狗尿味和飄散的狗毛,我一天都不敢開門。”見自己生活的地方,因有人養狗而無法安寧,小區居民無不怨聲載道。


四堰社區服務站工作人員說:“養狗的是一對老夫妻,物業、社區、街辦多次去協調,他們就是不配合。”



這畢竟是人類社會,對動物的關懷,又是否應該建立在先對人的安全、健康和尊嚴足夠尊重的基礎上呢?


如果社會的財力和大多數人的意願不足以讓所有流浪狗都有理想的歸宿,而流浪狗的數量又影響了人的正常生活,那麼不得不殘忍地說,集中管理、等待領養、一定期限後“處理”,已經是現階段最合理的解決方法,儘管它可能有時做得不太體面。


我們的社會將來總有一天會進步到足夠尊重動物的生命權利,但是在那一天到來前,人和人至少得先學會彼此尊重吧。


但是我們又不得不考慮另一個問題:既然流浪狗的數量遠遠超出了對它抱有關懷的人的數量,那麼又是哪來的這麼多流浪狗呢?


這或許才是問題的根源:可以說是因為狗的繁殖能力太強,但城市流浪狗的基數一定是和養狗之人隨意拋棄有關。



自發成立流浪狗救助機構的人其實對這個問題最有發言權。在新聞報道里,武漢小動物保護協會會長苦笑說:救助的速度永遠趕不上被遺棄的速度


“很多人是一時覺得狗可愛就買下,之後又覺得不勝煩惱而將它遺棄,這遺棄幾乎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杜凡表示。(來源:荊楚網)


還有人,因為給狗看病醫藥費太貴,不想承擔了就乾脆把病狗丟掉。


朝陽路一家寵物醫院醫師告訴記者,在她從事動物診療的幾年間,遇到不少市民因不想給病狗看病棄狗的情況。“不少年輕人會帶著生病的小狗來到寵物醫院,但一聽到給小狗看病會花點錢,就有些望而卻步了。他們大多會在諮詢完價格後,以‘回去商量’為由推託給病狗治療,在回家的路上就將病狗丟掉。


這太容易被丟棄的“愛”,能算是真正對動物的關愛嗎?


小動物買賣渠道過於寬鬆也是問題,現在隨處可以買到私人無序繁殖的小狗,導致很多人並不珍稀自己的狗,隨意就可以丟棄。有些人甚至因此成了“收留流浪狗——配種生小狗——賣給其他人”的中間人,買了扔,扔了又買,加劇了遺棄寵物狗的惡性循環。



流浪狗和流浪狗又在街頭生小狗(一年能上兩次,每次5到8胎),甚至很多人家的公寵物狗沒有做絕育手術,還跑到大街上搞大流浪狗的肚子,流浪狗當然只能越來越多。


某些所謂的愛狗之人,口口聲聲要保護、珍惜小狗的生命,又殘忍把它們丟棄,真的是撫養一個生命該有的態度嗎?


而部分“愛狗人士”又希望社會和有愛心之人一直負責撫養這些棄狗和它們後代的子子孫孫,不能虧待了、必須贍養到終老,也不合適吧。


這種對狗不負責的態度,其實在日常養狗中就體現出了很多隱患,這也是不養狗人士和這些人之間產生矛盾的最大原因。


幾乎每個大城市都規定,養狗需要辦登記證,辦成一個狗證的程序實際上是證明了狗的健康狀況、社區的認可、狗品種的審查,以及狗主人願意為養狗付出一定成本。


可是偏偏很多人腦中,“養狗就該無成本”的想法在作祟。養狗,卻不想辦證,不想規範登記比如武漢的情況是這樣:規範辦證的狗不足一成。


武漢市公安局治安處相關負責人坦言,如今辦證的狗只有10多萬隻,可能不足一成,主要原因仍在於收費。該負責人說:“小狗辦證要花300元,打疫苗還要花300元,可能一次就得花600元。如果不是名犬,很多市民都不願辦證。如果強行要求辦證,一些市民就把狗繩一鬆,說‘這不是我的狗’,我們也很為難,只好送到犬類留檢所。”


還有的主人,給狗打疫苗也只管一年的,那麼之後的安全問題誰來負責?


朝陽路一家寵物醫院醫師告訴記者,有一些市民剛買狗時打了疫苗,但是疫苗期限只有一年,期限過了就沒有再接種,給社會帶來很大的安全隱患。


網上還有很多人認真地討論怎麼能逃過辦狗證,或是怎樣不辦狗證也能養不符合規定的大型犬。這樣的狗和主人,誰撞上不是誰倒黴嗎?



不負責任的不文明養狗現象更是層出不窮。那些不管大狗小狗都不栓繩的,不戴嘴罩的,嚇著人了就用“我家狗不咬人”來辯解的現象——



真的很讓怕狗的人或是平白無故被狗騷擾、侵犯的人心生反感:我光天化日下好好走路的權利,何以不如一隻狗呢?


而這些怨聲載道的土壤,其實就是這個新聞標題的後半句話:養狗規範至今空白。部分愛狗人士都沒有一個對狗、對他人都負責的態度和共識,又如何強迫別人去為狗的生存空間考慮?



那些只嘴上說著播撒愛心的大話卻不肯付諸行動的人,道德綁架所有人為流浪狗買單卻不考慮社會實際承受能力的人,由著自己心情隨意丟棄狗的人,口口聲聲說自己愛狗卻不肯為它健康負責的人,好像從頭到尾只是滿足了自己的私慾。


“自我感動”、“自私自利”可離“尊重生命”四個字還差得遠呢,至少先學會對生命負責,再去當流浪動物的救世主也不遲。


更重要的是,解決流浪狗問題不能光靠人的自覺和一顆愛心,更需要完善有力的監管。


我們不是沒有登記寵物犬、每年檢疫的規定,可是公安部門做不到強制養犬登記,農業部門做不到對所有寵物犬注射疫苗。規定得再好,不落實也只是個零。


所以管理流浪狗政策方面的不足,一定是需要改進的。國外有很多經驗值得我們學習,比如:

美國對寵物犬登記的嚴管和對街頭無證流浪狗的嚴打

德國對隨意棄狗之人的重重罰款

英國對狂犬病的有效控制,給流浪貓狗結紮、控制繁殖的舉措


都能對應我們的監管中缺失的部分。


總而言之,我們希望人和狗都好好地活著,所以更需要加強法律法規的宣傳和落實,加強對寵物買賣和養殖的監管,更有效地進行登記和檢疫,並且要有更有力的處罰措施,因為太多自以為的“愛狗之人”應當意識到養狗是一件需要成本和心思的事情,不是可以隨意叫停的過家家。


一個養狗之人都能真正愛護狗、流浪狗數量得到有效控制、不當行為能受到處罰和糾正的體系,才是流浪狗真正需要的未來。其他寵物也一樣。


點擊關鍵詞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慰安老人 | 巨嬰老闆 | 演技對比 | 舌尖國人

戀童罪行 | 性侵反轉 | 失眠腦洞 | 國漫之痛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