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璐:我的離家之旅

七日覺覺友嫣璐2017-07-16 15:11:12

七日覺「家」D3 召喚

據說,每一個孩子都是從星星上來的,我的靈魂來自於月亮。

按照佛家以及量子力學的說法,每個人出生確是要有一個靈魂進入母親的胚胎,而且,這個靈魂來,要完成它的使命,或是說功課。

它根據它的需要,選擇了最能幫助它達到的環境與家庭。

我的靈魂,它來這世上要做什麼?

我想,這一定是一個最不接地氣的靈魂。有點搞不清楚狀況,一臉懵逼就被一棍子打到了紅塵裡。

我有一位姐姐,與母親的關係一直不好。在一次催眠的課程中,她往前回溯,尋找問題的根源,竟然神奇地回到了她靈魂時的狀態。

那個靈魂,滿懷期待來投胎,卻“看到”母親對它的厭惡,她不歡迎它。

“也許我的到來,就是為了去愛我媽媽。”姐姐這樣為自己的使命添加註解。

我的使命是什麼?我知道,是有什麼在召喚我,但我又說不清楚。對愛的嚮往,對生命的關切?還是,心理學上分析,為了逃避不理想的家的現實,製造出來的幻像?

獨身子女,衣食無憂,強勢的母親,毫無存在感的父親,沒有光亮、溫暖與愛的原生家庭。

真實的是什麼?真實的是八零後空空如也的痛苦。

然而,每一個離開家,開始打怪升級之旅的英雄,據說一開始都是因為痛苦。

在同齡的同學朋友眼中,我是個勇敢的“女英雄”。她們糾纏於與父母,領導,同事等各種恩怨情仇,自暴自棄又自我安慰,痛苦無助又“知足常樂”的時候,我果斷地放棄穩定的工作,離開安樂的窩,隻身走南闖北。

女英雄一開始都是打的外在的怪獸,輾轉各個職業,周旋各色人等。

不歸家,身體自由了,經濟上、精神上卻還要與因分離焦慮,緊緊抓住對我控制權的母親鬥智鬥勇。

英雄不斷地打怪,不斷的失敗,遍體鱗傷。直到有一天她看見自己,像一朵黑色的蓮花,還未綻放便走向凋零。

喂,喂,你在幹嘛?

一杯茶,寂靜;一朵花,欣然。

遇到良師益友指引我往內看,看什麼?看自己內心的田地。

“每個人心中一畝田,每個人心中一個夢。一顆呀一顆種子,是我心裡的一畝田。用它來種什麼?種桃、種李、種春風……”

絕處逢生,我有些“開竅”,跟著春風,不依不靠,不急不躁,不慌不忙,開始澆灌美好。

往內看,看自己的靈魂,內心的溫度被點燃,審美的眼睛被激活,乏味的心煥發生機。

工作的地方有一幅金剛薩埵菩薩的唐卡,據說,金剛薩埵是用來除障。

有一天,我擡頭,突然看見菩薩那雙微笑的眼,內心為之一動:原來,除障並不是“代表月亮消滅你”,而是用愛去融化僵硬,用溫暖去照亮黯淡。

經歷了多少個黑夜,才有的領悟,眼眶溼潤……

佛說,生命存在的形態有四種:從黑暗走向光明,從光明走向黑暗,從黑暗走向黑暗,從光明走向光明。

我知道,我還未歸家,但循著光明的方向,我已經在回家的路上……

閱讀原文

TAGS:走向光明靈魂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