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著中國山泉水長大的澳洲龍蝦?她用300畝的山間農場,養起“巨無霸”小龍蝦,還幫村裡的留守兒童一家團圓

一人一城2017-07-01 14:45:55




車一路向前行駛,眼前片片高樓劃過,開始出現大片綠色的稻田和群山。


輪胎從平坦的油柏路碾進坑坑窪窪的鄉間泥路,車身微微晃動起來。我們打開窗戶,讓山裡的霧氣慢慢飄進車內。


  山霧縹緲的家園


沒有霧霾,沒有汙染,每一口空氣都帶著輕甜感。這裡是浙江開化。


村裡保留著大量的黑磚土牆房,現在依舊都有人居住著,大多是老人和小孩。和2小時前,還能看到的大廈,形成錯亂的時空感。



“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像是被上帝遺忘在人間的孤兒,是對這裡最大的觀感。


就在這個村子卻“藏匿”著大片的龍蝦養殖地。“龍蝦”這個和現代都市人夜生活緊密聯結的東西,在這裡滋然生長。


但卻和五星級大排檔無關,也和城市人消遣休閒選擇無關。



你無法相信的是,這一隻只龍蝦一開始的存在,僅僅是為了這些孩子孤獨無助的神情和望向遠方的眼睛。


村裡的留守兒童,在他們童年裡,父母是遙遠的思念



 我 和 一 只 蝦  的 故 事 就 從 這 裡 開 始  

 掃 描 下 方 二 維 碼 或 點 擊 閱 讀 原 文 了 解 詳 情 



我叫田佳鑫,一個從小在部隊大院長大的85後寶媽。


2014年,因為一個留守兒童幫扶的公益活動,和朋友們走進了浙江衢州開化何田鄉


我和當地的留守兒童


那一年的《全國農村留守兒童狀況調查研究報告》中顯示,全國農村留守兒童約5800萬人,其中14週歲以下的農村留守兒童就有4000多萬。


這個數字每年都在不斷上漲。


而這個村子裡93%的孩子都是留守兒童。因為貧窮,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家中只剩孩子和老人。



坐在我旁邊的女孩兒叫李佳怡(化名)。我喜歡喊她“寶寶”。


很小的一個小女孩,才三四歲。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小女孩跟著爺爺奶奶留在村裡。


第一次來開化,就看見遠處一個小姑娘膽怯的偷偷趴在石臺階上看著你。她很安靜,可以一趴就是很長時間,不會上來和你說話,也不見一點笑容。



這是我剛接觸留守兒童時,她們的狀態。


貧窮是一個狀態,而最令人觸目驚心的是他們對大人的不信任。


沒有笑臉,沒有任何交流。可以明顯感覺到孩子內心的戒備和不信任。你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建立彼此之間的信任。


掛著臘肉的窗戶,這裡生活樸實簡單


當李佳怡開始願意走進你,她就會把你當做自己的親人一樣。


你會發現這個小姑娘有個特點,她肩上的雙肩包雖很普通,但走哪兒都帶著。你問她包裡面都放著什麼呀?


小姑娘打開包,你驚訝的是沒有任何昂貴的電子產品,只有散落在角落裡的零食。


這包是媽媽買給我的!”一句話,你似乎已經懂了一切。


李佳怡忽然從包裡拿出零食塞給我,帶著小女孩的笑,塞進你手裡扭身就跑。零食不貴,但這是她最好的東西,她願意把最好的分享給你。



李佳怡的家還是石頭房,老式傢俱和燈,一層兩個房間,中間是中堂,老式長條木凳子和飯桌。左邊是廚房,老的燒柴火的土灶。


老奶奶在房子裡純手工磨米漿,一磨就是一個晚上。


留守老人用土法制作水晶米皮


整個村子,人口以老人和兒童為主。他們在這裡依舊過著傳統的生活方式。


你會常常在村裡的土路上,看到有孩子撿起一片落葉,吹向遠方。呆呆的佇立,黯然失落的神色,揹著包,走向回家的方向。



看著那一張張純真稚嫩的臉龐,我經常會思考如何才能真正幫助農村留守兒童父母返鄉,解決他們家庭團圓與生計問題。


在和朋友們進行多次實地考察之後,我們於2015年初在開化建立了“安心安家”留守兒童家庭幫扶農場。



青壯年外出打工,村裡土地荒廢,土法養殖、種植和純手工製作的農產品,正在悄悄遠離我們的餐桌。


我希望通過“安心安家”建立一個聯繫城市與農村的平臺,好山好水,放心食材,讓人安心食。


更重要的是,穩定的經濟收入,讓外出的人返鄉,讓孩子有父母的陪伴,重獲笑容。



做農業很苦,沒做過的人無法體會其中艱辛。


我們希望通過自己和同伴們的微薄之力,為這裡的留守兒童和他們的家庭帶去最美好的希望。


在我們的努力下,“安心安家”已經幫助了二十多戶留守兒童家庭實現了團圓。


山坳裡的基地





2016年,我們的基地擴大了規模。同年,自己也升級做了媽媽。


在孕期的時候發現包括周圍的小夥伴,無一例外,都饞嘴那一口小龍蝦。但為了肚子裡的孩子著想,能吃上一口乾淨的小龍蝦,才能安心。



2016年,我們在開化“安心安家”農場建立了300畝的龍蝦養殖基地,並發動當地農戶成立了養殖合作社。


既然要養殖一款乾淨的小龍蝦,我們選中了對水質十分挑剔、十分苛刻的澳洲淡水龍蝦。



澳洲淡水龍蝦相比普通小龍蝦,

個頭大,肉多,沒有泥腸。

此類蝦水質要求要達二類水以上標準,

水溫以23—29℃之間為佳。


每個蝦池前方製造一個引水口,

將山泉水引入,

下方會建一個出水口,

每個蝦池都是活水養殖。

在產量不減的同時,

口感更好,乾淨且沒有泥腥味。

生態蝦塘


養殖週期選在三到四個月,

約二兩一隻的規格出售,

保證蝦肉優質的口感。

在我眼裡,你就是隻小蝦米


同時,基地還聘請了來自臺灣屏東,擁有豐富澳洲淡水小龍蝦養殖經驗的專家來指導我們的龍蝦養殖。


蝦塘大景


可以長途不帶水運輸,

不侷限於地域的限制,

可以運輸到全國。

蝦plus與7plus


農業養殖項目要保障效益,最關鍵的兩個環節是生產控制和銷售推廣。


目前我們基地已經和多家餐廳簽訂了意向採購協議,開發更多適合的菜品,從生鮮到成品擁有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蝦plus研發出來的菜品


無論走向多遠,不變的還是最開始的夢:讓村裡的人不再想逃離,讓城外的人有迴歸的落腳處,讓孩子們有父母的陪伴,讓笑容重回每個人的臉上。


就像照片裡的這個家庭,父母和姐姐都外出打工,他曾是一個不知道怎麼微笑的孩子。但最初的農場基地,讓家人迴歸,讓孩子不再孤獨無助。


我們能幫助的留守兒童只是千萬分之一,但溫潤的力量,純淨的眼神,會帶來心的傳遞。


一隻蝦成了心與心之間最近的距離,握著它的手也在無形中伸向了遠方。



讓無力者有力,

無聲者有聲。

讓每一個孩子,

重拾微笑的能力。


掀起澳洲風,龍蝦界的一場大大大革命

 🎬  田  甜  





  請 點 擊  閱 讀 原 文 進 入 開 始 眾 籌 網 站 

  選 擇 相 應 回 報 支 持 故 事 講 述 者 田  甜  


閱讀原文

TAGS:留守兒童農村留守兒童李佳怡留守兒童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