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校長家孩子,世界冠軍的孫子,讀貴族小學,到國外打球,中國冰球都是這些人在玩呀

有馬體育小碼哥2017-07-01 11:08:10


這可能是最“洋氣”的一支中國隊了。


前幾天,中國冰球協會公佈了一份海外選拔營集訓20人名單。這個名單裡唯一的一個女孩,因為是著名科學家的孫女,引起了大家的關注。


之所以說這是一支洋氣的,是因為報名參加這個北美訓練營的119 個男運動員, 71 名女運動員,絕大多數都是在北美打球的華裔。



1


二十個孩子裡,竺濬霏或許是最受關注的一位。她是隊裡唯一的女隊員,家世背景更是顯赫:她是中國著名教育家、氣象學家竺可楨曾孫女。


在浙大上學的朋友們應該對竺可楨這個名字不陌生。他是浙大的老校長,更是中國地理學和氣象學界的大拿,曾是中國氣象學會理事長。聚集浙江大學最頂尖學生的竺可楨學院就是為了紀念這位老爺子。

 

據說當年老爺子一心撲在學術上,聽說自己被薦為浙大校長的時候還很不高興,明言自己只肯做半年。但最終,他當了整整十三年的校長,在顛沛流離的戰爭環境下,帶著浙江大學從抗戰前的地方大學,一躍成為了中國最好的四所大學之一。

 

老爺子的子女也大都進入了學界,大兒子竺安更是繼承父親遺志成為了一名科學家、教授。


可以說,竺濬霏是在一個書香門第的家庭里長大的。

 


冰球運動員家世好像都很顯赫。

 

這支隊伍裡的名人之後不止有竺濬霏,另一位男隊員鄭恩來生長在一個體育之家:他的外婆鄭鳳榮曾在 1957 年北京市田徑運動會上,以 1.77 米的成績打破女子跳高世界紀錄,成為中國第一個打破世界紀錄的女選手。

 

老太太身體硬朗,今年接受採訪的時候還說自己“精神上永遠屬於 20 歲”,唯一掛心的就是這個在加拿大的外孫,心心念念想著讓他回國參加國家隊的冰上項目訓練。

 


2


竺濬霏年紀很小,小學畢業剛一年,但已經打了七年冰球了。

 

說起來這孩子玩的運動項目有點多,她最初接觸的是花樣滑冰。練習滑冰時,冰場對面就是冰球隊在訓練。竺濬霏總是趴在圍牆邊上“看那些大哥哥打冰球”,覺得很威風、很帥氣,就和家人說要打冰球。

 

在媒體的報道中,這孩子學冰球的故事,略顯狗血。據說冰場上,竺濬霏一直遵守著和媽媽“在冰上不許哭”的約定,一滴眼淚不掉,而媽媽也一直在勸她咬牙堅持,因此愛上了這項運動。


其實,國內冰球的環境並不好,隨著年齡漸長,學習壓力的增加,很多學校又沒有冰球隊,許多和竺濬霏一起參加訓練的孩子都放棄了冰球。

 

但竺濬霏比其他人幸運。她就讀的史家小學有一支冰球隊颶風隊。學校沒有專業的冰場,要去俱樂部訓練。據說這小姑娘常常會在車上吃飯、睡覺,在冰場寫作業。冰球隊男生多,女生少。不少女生剛開始和男生一起打球,10 歲以後水平有差距,就無法和男生一起打了。在校隊裡,竺濬霏也和在海外選拔營集訓中一樣,是幾乎清一色男生隊伍裡少有的女生。

 

北京沒有女隊,竺濬霏漸漸成為了打冰球的女生裡最大的。如果 12 歲以後要繼續在北京打球,竺濬霏就必須和力量、身高條件優於她的男生同場競技,受傷的可能性大大增加。為了繼續冰球夢,2016 年小學畢業後,小姑娘就飛往芝加哥,加入了美國 AAA 球隊 Chicago Mission 女子冰球隊。在隊裡,她擔任主力前鋒。


 

3


竺濬霏的一位校友趙浩名此次也出現在了海外選拔營集訓的名單中。他和竺濬霏一樣,曾是史家小學颶風隊的隊員。小學畢業後,他前往美國,就讀於 St. Luke’s School,目前效力於CT Jr. Rangers U18(遊騎兵U18青年隊),還入選了中國U18冰球隊,司職主力後位。

 

今年年初,他參加了臺北市小巨蛋體育館舉行的 2017 IIHF U18世界冰球錦標賽,最終與隊友一起,以5戰全勝戰績成功升入乙級B組。

 

作為一支 2013-2015 年連續三屆獲得北京市中小學生冰球校際聯賽冠軍的隊伍,史家小學颶風隊確實是北京一支很有實力的小學冰球隊。

 

檢索一番後我發現,史家小學是一個貴族小學,小學所在地史家衚衕曾是華國鋒、徐向前、榮毅仁等眾多領導人及各界名人的宅邸,據說還承擔過“政治任務”,教育過老撾總理夫人的子女和十一世班禪,不少領導人子女都在這裡就讀。

 

這所學校最大的特色就是重視學生的綜合素質教育,併為此開辦了許多社團和興趣班。知乎上有十多年前就讀於史家小學的答主是這樣描述自己的母校的:

 

你能想象哪個小學從90年代中期開始就給學生上計算機課嗎?

你能想象哪個學校能放心大膽讓三年級的孩子就用酒精燈燒杯之類的設計試驗了嘛?

你能想象那個小學出來的學生不僅僅在音樂課上學過唱歌聽過貝多芬莫扎特的曲子而且能在老師的帶領下聆聽並且分析德彪西威爾第李斯特嘛?

你能想象在90年代末的時候有哪個小學就開始給孩子開設社會實踐課和研究課教他們自己主動去找問題做研究嘛?

……

 

史家颶風冰球隊則是學校為了進一步豐富學生的生活,於 2012 年創辦的一支隊伍。為了這支隊伍,學校還邀請了前國家女子冰球隊的主教練姚乃峰作為選拔分組測試的指導教練,有專門的老師負責球隊建設、組織訓練、聯繫冰場與教練、報名比賽等等。


去年 1 月,颶風冰球隊受邀赴美參加燈塔杯國際少年冰球邀請賽。這群十一二歲的小球員取得了 4 勝 1 平 1 負的好成績,斬獲亞軍,創造了中國球隊參賽以來的最好成績。竺濬霏也是參賽球員之一,還作為組隊代表,登上 NHL 賽場,與眾多職業球員一起參加了開球儀式。

 

除了此次出現在海外選拔營集訓的名單中的竺濬霏和趙浩名,史家小學還走出過不少青少年冰球運動員:入選中國 U20 冰球隊守門員的石淞源、效力於加拿大 AAA 球隊 Vaughan Kings 的主力前鋒陳愷麟、入選北京青少年冰球梯隊 U21 組的主力前鋒魏子堯……



4


有趣的是,這些孩子大多現在都在國外唸書或打球:竺濬霏在芝加哥打球,趙浩名在紐約唸書,石淞源在康涅狄格州唸書,陳愷麟在加拿大打球……中國冰球協會到海外選拔華裔打球人才,也是因為大部分冰球打得好的孩子都出國了。

 

小學時在貴族學校的校隊打球,中學出國唸書或打球——竺濬霏\趙浩名們的經歷,可以說是中國青少年冰球界孩子們生活的典型樣板。

 

升學和進入職業隊是外國少年冰球選手的兩個上升通道。但中國,這兩條通道都走不通。

 

國內達到正規冰球比賽規模的場地少,冰球隊也不多。近些年雖然很多小學都陸陸續續開設了冰球隊,但進入中學後,球隊的數量驟減,不止是女孩,男孩們也需要在打球和讀書之間做出選擇。至於職業隊,國內男子和女子冰球隊加起來大概也就五六支隊伍。

 

因此,想打球的孩子如果不想放棄讀書,或是想得到更好的鍛鍊,就只能選擇出國。

 

目前中國青少年冰球界最受人關注的冰球運動員英如鏑也是如此。


他同樣有著良好的出身,是名門之後:父親是執導了《我愛我家》的著名導演,爺爺是著名錶演藝術家、話劇導演英若誠。

 

無獨有偶,英如鏑最初也是先學了花樣滑冰,後轉攻冰球。為了兒子能夠更好地練習冰球,2006 年,英達聯合了一群熱愛冰球的父母,在北京自發組建了北京虎仔冰球俱樂部。另一位從這個俱樂部裡走出來的球員也是如今中國冰球界響噹噹的人物:第一位被 NHL 選中的宋安東。


英如鏑率領球隊打敗加拿大 1A 級職業球隊後,英達決定讓兒子走職業道路。2007 年,英達將 9 歲的兒子送到了美國冰球名校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學院讀書和訓練,並且乾脆舉家辦理綠卡,陪兒子來到了美國。

 

去年,英如鏑回國成為北京崑崙鴻星冰球隊球員(國內第一支參與 KHL 的冰球隊)球員。作為國際頂尖聯盟球員,英如鏑收入相當可觀,去年,18 歲的他年收入達到 98 萬。

 

做兒子在冰球道路上穩步前進,當爸爸的卻捲入了爭議:今年 2 月 24 日,英如鏑成功入選北京首鋼冰球隊。同一天早些時候,英達被美國檢方指控非法洗錢。

 

美國康涅狄格州的檢方指控資料顯示,“2010年3月至2011年11月期間,英達多次往返中美兩國,每次入境,英達都攜帶3萬到7萬美元現金。一年多的時間裡,英達‘人肉’攜帶了64萬美元。”

 

英達迴應時說:“這都是為了給兒子交冰球費。那時我國還沒有設立外匯業務或者是外國銀行在中國設立辦事處,沒有這個業務,我只能拿現金。”

 

他還順便說了嘴辦綠卡的事:“我辦綠卡只有這一個目的,就是為了讓兒子在外邊學冰球,我讓他學冰球就是為國效勞,因為我們國家的冰球太差了。”

 

“我現在可以先把這個話響噹噹的放在這兒,這一切,包括現在惹的麻煩,包括我拿綠卡,都是給冰球付的學費。”


 

5


且不論英達老師到底是不是把錢都花到了兒子的冰球訓練上,練冰球真的很花錢。

 

上貴族學校、出國讀書,這都是錢呀。冰球訓練、冰球裝備更是貴得讓人心驚。雖然不少學校現在設立了冰球隊、開設了冰球課程,但孩子們基本上在校外都有冰球私教,一般一週 3-4 次課。一次培訓課程最便宜也要 300 元,一週 3-4 次課,一個月差不多就要 4000 元。而孩子身上的裝備更是凍著四五千塊,隨著孩子的長大裝備還要更換。此外,參加比賽的花費也不菲,比如參加聯賽的費用就要幾千塊。有些家長每年在冰球培訓上就要花十多萬,最少也要四五萬。

 

英達 2013 年也聊過兒子學冰球的花費:“練球12年,花多少錢沒法計算,你說除了基本的裝備,球場費用、教練費用,還有去美國練球的費用,包括我們家在波士頓,每次孩子要去其他城市打球,我們開車送他,油費這都沒法計算。”

 


除了金錢上的開銷,家長還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冰球訓練到了中後期,拼的就是誰願意為了孩子的冰球訓練而付出家庭生活的巨大改變,家長們需要不停地陪著孩子在各個城市之間穿梭比賽,甚至像英達這樣為了更好的訓練和球隊舉家搬遷。

 

英如鏑接受採訪時就說過,他的媽媽為了成就他打冰球的夢想,犧牲了自己的事業,陪著他在國外打球,照顧他的生活。竺濬霏的媽媽同樣也是為了女兒當上了史家小學颶風冰球隊的領隊,親自帶女兒和隊友出國比賽。

 


6


除了英達,很多明星都支持小孩打冰球,董潔發過陪兒子打冰球的照片,郭濤的兒子石頭在《爸爸去哪兒》裡展示過自己對冰球的熱愛,于謙也晒過兒子于思洋打冰球的照片。

郭濤的兒子石頭

于謙的兒子于思洋


然而,這個耗資巨大的體育項目,在國內卻還停留在無米之炊的狀態。我國的冰球區域大致可以侷限在三個市:北京、哈爾濱和齊齊哈爾,國內冰球場地與職業隊伍都極少。雖然如今國家大力推動冰球發展,鼓動中小學開設冰球課程、建設冰球隊,但冰球自帶的燒錢屬性決定了只有貴族學校才開得起冰球課:就拿開設了旱地冰球課程的北京中關村二小來說吧,學校針對冰球隊的預算 1 年就要 50-60 萬元。

 

而冰球對於家庭付出的要求,也決定了這不會是一項普通人玩得起的運動。

 


7


當然,故事也有例外的。


足球運動員郝海東的兒子郝潤澤最初感興趣的運動是冰球。郝海東在英國謝菲爾德聯隊踢球時,兒子提出要學冰球。但為了讓兒子愛上足球,他哄騙兒子說,英國沒有冰球、沒有冰球隊。其實,在家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個熱鬧的冰球場。


但這個故事,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




“有馬體育”原創,內容轉載須經授權

每天 23:58 睡前更新

合作請聯繫:[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