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穫》文本 | 白金護照(朱曉琳)2

收穫朱曉琳2017-06-30 17:04:12

白金護照

(文|朱曉琳)【續】


    按照教育部規定,公派出國進修人員須通過外語水平考試,謝如芳和蘇楊雙雙來到外國語大學參加外語強化訓練。暫時離開F大學工作崗位重新當學生,尤其是可以躲避熟人的目光,兩人都覺得身心無比自由。謝如芳是語言專業出身,外語本來就是強項。蘇楊口語能力稍弱,但畢竟做到了博士後,平時也沒少接觸原版外文資料,因而從不怵各類外語考試。大多時候,謝如芳和蘇楊牽手在外國語大學校園散步,這份浪漫儘管來得有點晚,卻依然令人嚮往。

  通過外語水平考試那天下著小雨,空氣中飄散著青草和花香混合的好聞氣息。蘇楊望著窗外若有若無的雨絲說:“如芳,我們今天去辦理結婚登記手續吧。現在所有出國文件都已準備齊全,就等去美國領事館辦簽證了。”

  謝如芳知道那張結婚證書與辦理出國手續關係並不直接,可蘇楊是個非常傳統而且理性的男人,他渴望與謝如芳進一步肌膚相親,卻總在獲得那張結婚證書之前卻步。謝如芳內心的失望中夾雜著些許感動,蘇楊是個有責任心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才值得她託付終身。

  辦完結婚登記手續,謝如芳和蘇楊買了些巧克力,分送給F大學同事,算是宣佈兩人都告別了單身貴族日子,連青年教師公寓房間也換成了雙人房。蘇楊開始頻繁進出美國領事館,領簽證表格、申請面談預約,還抽空去各家航空公司售票處打聽機票價格。謝如芳則安安靜靜呆在公寓樓裡準備自己另一個重大出國計劃,她從不甘心自己在任何方面輸給彩芹那樣沒讀過多少書的女人。謝如芳決定趁這次公派出國機會去美國生個孩子,她想讓未來的孩子拿上美國護照,自己則過把當美國人孃的癮。謝如芳沒跟蘇楊商量過這件事,蘇楊事業心太強,他完全把出國進修看作事業更上一層樓的機會,未必會同意謝如芳的計劃。

  謝如芳順利懷孕了,欣喜若狂之際她臉上依然保持往常的平靜。直到去美國領事館面談前一天晚上,她才向蘇楊透露這個喜訊。

  蘇楊在最初的喜悅過去之後,長期養成的理性思維習慣使他陷入了莫名的緊張和困惑之中。蘇楊的第一個反應是,“我們倆拿了國家的錢出國進修,為期僅一年,要是跑到美國去生孩子,進修計劃怎麼能完成呢?”

  謝如芳說:“你別老是談什麼進修啊事業的,既然上帝給了我們生個美國孩子,當美國人父母的機會,我們總不能放棄吧,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有這份好運氣的。”

  蘇楊覺得謝如芳的想法有點好笑,“如芳,你為什麼要為我們的孩子選擇當美國人呢?中國經濟發展如此之快,你能想象二十年後的中國是什麼樣嗎?等我們孩子長大後,說不定會責怪我們強加給他的美國護照呢。”

  謝如芳想起彩芹替兒子鑲嵌在玻璃鏡框中的美國護照,說:“孩子成了美國人,我當母親的就有了美國居留權,什麼時候想出國都行。”

  蘇楊說:“在中國你是受人尊敬的大學教師,呆在美國你能幹什麼?當家庭婦女嗎?要不你的導師呂教授怎麼會選擇當‘海歸’,他那個留在美國的老同學仲昆至今還是無業遊民呢。”

  謝如芳無言以對,她不能否認蘇楊對這個問題的思考理性而且實際。其實謝如芳不是沒有過擔心,她和蘇楊都是第一次出國,在美國舉目無親。國家公派博士生出國進修,僅僅提供學費和最低生活費,而在美國生孩子是要花一大筆錢的,蘇楊不是彩芹的大老闆丈夫,他不可能為謝如芳提供像彩芹那樣舒適豪華的生孩子的環境和條件。

  蘇楊內心則更不平靜,他覺得謝如芳的做法事實上既欺騙了F大學,接下來也意味著將要欺騙美國領事館。因為國家不可能花錢公派一對夫婦出國生孩子,而美國政府也不歡迎外國孕婦為了讓孩子獲得美國國籍而進入他們的國家。蘇楊甚至有點生謝如芳的氣,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女性怎麼會像鄉下女人那樣缺乏遠見,為了給孩子弄張美國護照居然用自己的名譽和生命去冒險呢。

  此後一段日子,謝如芳和蘇楊都處在一種十分焦慮的生活狀態中。謝如芳是個要強女人,從不輕易改變自己的決定,況且腹中胎兒一天天長大,這件事情也無法再回頭。而蘇楊本來已在導師幫助下作好了赴美進修的全盤計劃,這個計劃關係到他是否能順利完成博士後科研成果,現在計劃全被謝如芳打亂了。最令蘇楊憂慮的是,申請赴美國的簽證必須去領事館面見簽證官,萬一謝如芳被美國簽證官看出已經懷孕,申請人的誠信便會受到懷疑,他們兩人的簽證很可能泡湯。而且一旦有了被拒籤的經歷,將來他們倆去世界上任何國家都將變得十分困難。

  謝如芳安慰蘇楊,“去領事館面談時我不過才懷孕三個月,穿上件寬大衣服,哪裡會看得出來?簽證官又不是婦產科大夫,怎麼可能知道我懷孕了呢?”

  蘇楊壓低聲音說:“這件事現在除了你我不能讓第三個人知道,要是有人往美國領事館網站發個郵件,你我全都完蛋。聽說還有人下了飛機被美國海關攔住打道回府的呢,別忘了你是持學習簽證進入美國,不是去生孩子的。”

  謝如芳特地買了兩件上海街頭正在流行的寬下襬裙衫,她本來很不喜歡這種看上去既不像裙子又不算襯衣的流行服裝,總覺得那種裙衫太后現代,只有尚未養成自己獨立品位的小女孩才會跟風。可這款裙衫最大的好處是從胸部開始往下呈喇叭狀,正好掩蓋住自己將要日益凸起的腹部,於是只要一出門,謝如芳就換上寬下襬裙衫。

  衣著服飾向來是女同事間的敏感話題,有人開玩笑,“喲,謝老師要去美國了,追趕起現代派來了。”不管別人說什麼,只要沒人覺察出她穿寬下襬裙衫的真實原因,謝如芳心裡便十分欣慰,她要的就是這個結果。

  去美國領事館面見簽證官那天,謝如芳不但穿上寬下襬裙衫,還在脖子上繫了條彩色絲巾,絲巾打出個小小的蝴蝶結,活潑中帶著點羞澀。簽證官是個年過半百的老男人,大概當時心情不錯,一直對謝如芳面帶微笑。他很快翻完了謝如芳的簽證材料,說:“謝小姐原來是新婚,那就權當去美國度蜜月吧。”說完便給她發了簽證,順利得幾乎讓謝如芳不敢相信。緊接著蘇楊也在這個簽證官手上獲得了簽證,走出領事館大門,夫婦二人甚至後悔沒給這位簽證官帶幾包喜糖來。

  謝如芳開始把腹中胎兒叫做“美國人”,一有空便上網瀏覽西方人的育兒經,比如西方女人生孩子後不坐月子,沒等孩子學會走路就開始讓他學游泳。

  蘇楊在一旁笑話她,“你還真把孩子當作美國人了。”

  謝如芳一臉認真迴應道:“不但孩子是真的美國人,連你我都是真的美國人父母。”

  蘇楊嘆了口氣,“美國人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國家給咱倆在美國的生活費加起來不過兩千美元,去掉租房子、吃飯和交通費已所剩無幾,我們又沒買美國高額醫療保險,聽說生孩子前後上醫院的費用簡直就是個天文數字。”

  蘇楊擔憂的事情其實也是謝如芳一塊心病,可她嘴上卻說:“呂教授已經去信請他那位在美國的老同學仲昆為我們提供幫助,再說只要讓孩子生下來就成為美國人,拿上‘白金’護照,我們花再大代價也值。”

  蘇楊苦笑了一下,沒有與謝如芳繼續爭論這個話題,事已至此,他不能讓懷孕的妻子承受更大精神壓力。




    中國東方航空公司班機如同一隻大鳥,翱翔在無邊無際的夜空中。晚餐早已用完,乘客開始裹上毯子或戴起眼罩睡覺。謝如芳沒胃口吃晚飯,飛機又遇上氣流不停顛簸,攪得她五臟六腑翻江倒海一般直想嘔吐。蘇楊問空姐要來一杯熱開水,勸謝如芳喝下去,還在她耳邊低語:“你既然想當美國人的娘,就得挺住,這會兒讓中國航班上空姐看出你是個孕婦問題不大,等到了舊金山機場海關無論如何不能露出破綻,否則可能前功盡棄。”

  謝如芳神態堅定地點點頭,將那杯熱開水一飲而盡,說:“放心吧,我帶了好些話梅糖,塞在嘴裡就不想吐了。”

  蘇楊感動地將謝如芳攬在懷裡,心想要是這個孩子生在中國該多好,那就用不著這樣提心吊膽了。

  飛機飛臨舊金山上空時,謝如芳去了趟洗手間,認認真真收拾一番自己那張隔夜面孔,努力使自己看起來精神煥發。在舊金山機場入境時,謝如芳心口突如其來一陣猛烈跳動,她用手輕輕捂住左胸,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海關一位黑人女官員大約值了一夜班,眼皮直往下垂,她擡頭瞥了一眼謝如芳,便無精打采地在謝如芳護照上蓋上入境章,前後不過幾十秒鐘。謝如芳沒想到踏上美國領土竟然如同去領事館簽證一樣順利,也許上帝真的想讓她當美國人的娘,才會處處為她打開綠燈。

  仲昆受呂教授之託前來機場接謝如芳和蘇楊,他開著一輛老掉牙的“福特”。說實話,如今上海街頭還真不容易看見這麼破舊的車。仲昆見謝如芳目光打量著他的車,便說:“這車是我二十五年前買的,那時候的中國人有輛自行車就風光得不得了啦。”

  謝如芳因與仲昆已有過一面之交,又蒙導師呂教授寫信託付過,說話就不怎麼拘謹,“仲先生,這輛車拉我沒關係,要是哪天呂教授來了您可得換輛好車,呂教授在上海可是開‘別克’的,喜歡坐好車。”

  謝如芳話沒說完,蘇楊用手指在她後背上戳了一下,這個動作完全被仲昆看在眼裡。仲昆哈哈大笑,“那當然啦,在中國大學裡當教授怎能開破車,怎麼也得在學生跟前撐住面子吧。但美國人都開一百多年私家車了,見到再好的車也不稀奇的。”聽仲昆的意思他不是開不起好車,而是車好車壞在美國人眼裡與身份貴賤毫不相干。

  謝如芳上車時扭了一下身子,吃力地登上那輛老爺車。仲昆無意中瞥見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不免有些吃驚。仲昆應老同學呂建華教授請求,才同意把房子租給謝如芳和蘇楊,沒想到謝如芳竟然準備來美國生孩子,等孩子出生後少不了吵鬧,那樣會影響其他房客。要是有房客以此為理由退租或要求降低房租,損失的可就是房東仲昆。仲昆不好意思在謝如芳和蘇楊剛下飛機就把話說白,當天晚上他一個越洋長途電話打給了老同學。

  仲昆想起呂建華如今當著體面的“雙別”教授,連他的學生謝如芳第一次來美國都用不屑一顧的眼光挑剔他仲昆的汽車,仲昆心裡真有些酸溜溜的感覺。呂教授那頭剛拿起電話,仲昆便半真半假髮問:“老同學,那謝姓小女子真是蘇楊的妻子麼?不會是你呂大教授的‘二奶’吧?如今中國有錢人很流行把‘二奶’送到美國來生孩子,那樣國內後院就不會起火啦,我說你呂大教授怎麼會如此熱心替學生在美國找房子住呢。”

  呂教授在電話那頭很生氣,也許家人在身邊,他不得不盡可能壓低嗓門,“仲昆你少胡說八道,謝如芳可是蘇楊明媒正娶的老婆,兩人都是國家公派赴美進修的博士,怎麼可能專程去美國生孩子呢?”

  仲昆聽得出呂建華態度十分坦然,於是一本正經道:“既然謝如芳與你呂教授僅僅是師生關係,那咱們就親兄弟明算賬,我原先答應的每月四百美元房租得漲至六百美元。要知道我那套公寓共租給四個房客,日後要是多了個吵鬧的小毛頭,難說其他房客會不會退租,我得先收點風險保證金才行。”

  呂教授譏諷道:“資本主義本性暴露出來了吧,對同胞一點感情都沒有,只知道錢,嘁。”

  仲昆毫不在乎呂教授的諷刺挖苦,“另外我把話說在前頭,你呂大教授只要求我把房子租給你的學生,不能讓我承擔其他額外義務哦。在美國生孩子花費可不便宜,況且你那女弟子又沒買過美國醫療保險,誰知道日後會有什麼麻煩呢。”

  這一夜呂建華教授久久無法入睡,他一直認為謝如芳是個事業心很強的女性,卻不明白她為什麼選擇如此寶貴的出國進修機會去生孩子,她也像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女人一樣把那紙美國護照看得很金貴麼?

  仲昆把謝如芳和蘇楊送到住處。這是套四室一廳的老式公寓,房齡至少在三十年以上。四個房間各為十五平方米,租給四家房客。客廳很大,卻只放了臺十八英寸舊彩電,看上去有些寒酸。仲昆告訴謝如芳和蘇楊,客廳、廚房及衛生間等公用部位包括其中設施每位房客都能使用,但用完後必須收拾乾淨。房東仲昆每月第一天上門收取房租,只收現金,不能從銀行轉賬,大概是為了躲稅。仲昆臨走時對謝如芳和蘇楊說:“今天是八月二十九號,這三天就免收你二位的房租了,誰讓我是呂大教授的老同學呢?九月一號我會準時上門的。”仲昆說完急匆匆走了,扔下兩眼一抹黑的謝如芳和蘇楊。

  謝如芳本來還想跟仲昆打聽一下附近有無婦幼保健院之類的醫院,但又不好意思剛來就給人家添太多麻煩,只好把話咽回去。幸好房客中有個年輕華裔男子,來自中國香港,大家叫他小丁。小丁是從香港去加拿大的技術移民,本來在蒙特利爾一家電腦公司從事軟件開發,收入很不錯。可經濟危機一來,這家小公司被大公司吞併了,裁員一大半,也包括小丁。小丁只好從加拿大來美國碰運氣,現在舊金山一家華人開的電腦公司打零工,三十五歲還是單身。小丁聽說謝如芳要找婦幼保健院,滿臉驚異,“蘇太太您是來美國生孩子的?那您買了美國醫療保險嗎?聽說生孩子時管產婦住院的那種保險每月得花兩百美元,不然的話您只能去公立免費醫院,可那樣的醫院排隊等上一兩個月也不知能否看一回病。”

  蘇楊問小丁:“那你們長期在美國生活的人怎麼辦?都買那樣貴的保險嗎?”

  小丁苦笑著說:“買得起那樣的保險我就用不到打零工了。不過我是加拿大公民,在加拿大有全額醫療保險,現在有個頭疼腦熱就自己去藥房買點藥吃,或找家華人開的中醫診所看看,實在不行只好回加拿大去,我怎麼可能買得起美國的醫療保險呢?”

  謝如芳原以為像美國這樣的高福利國家,孩子一出生就能成為美國人,享受美國公民的福利待遇,說不定連母親的產前檢查都能免費呢。現在聽了小丁的話,心裡一陣陣發冷,卻又怕蘇楊為她擔心,便強作笑顏道:“沒什麼,本來我也只想做一下產前檢查,其實不做也沒關係,我身體一向健康,孩子肯定沒問題。”

  小丁說:“蘇先生、蘇太太你們既然是房東的朋友,那就不妨請房東仲先生方便時開車帶蘇太太去公立醫院登記個號做檢查,我在美國用不起車,天天坐地鐵上下班,我要有車的話也可以帶你們去的。”

  謝如芳和蘇楊謝過小丁回到自己那間屋子,蘇楊將手提電腦連上網絡,呂建華教授的郵件已在等著他們。呂教授告訴謝如芳,仲昆要求將每月四百美元的房租漲到六百,原因就是謝如芳即將出生的孩子會使這處房子出租條件下降。謝如芳讀完郵件,只覺得眼前一片漆黑,身子癱軟下來倒在床上。出國前,謝如芳為保證有足夠財力在美國生孩子,她將自己的銀行存款悉數換成美元現金帶在身邊,總共不過五千美元。她和蘇楊從出國第一天起F大學就停發了兩人國內工資,還得讓他們自己花錢繳納住房公積金、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和失業保險等“四金”。而國家資助的出國進修生活費每人每月才一千美元,剛夠美國人最低生活水平線,要不謝如芳也不用請導師呂教授出面找仲昆租房子。誰想到原先說好的四百美元房租轉眼間上漲了一半,真讓謝如芳心疼不已。

  蘇楊安慰妻子道:“六百就六百吧,人都到美國了,再心疼也來不及。過些日子等情況熟悉後我去找找打工機會,怎麼也能掙出這點房租,你儘管放寬心好了。”蘇楊說這話時其實心裡一點把握都沒有,他英語口語不怎麼行,學的專業又偏,找打工機會談何容易,總不能像當年呂教授那代人一樣,出了國去餐館洗盤子吧。


未完待續


2017-3《收穫》

2017-2《收穫》

2017-1《收穫》

2016全年8本《收穫》,特惠

2017《收穫》長篇專號(春捲)


《收穫》微店

《收穫》微信公號

微信號 : harvest1957

地址:上海鉅鹿路675號



閱讀原文

TAGS:謝如芳仲昆美國寬下襬裙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