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個“中國八破畫”展覽,殘缺又精巧的“中國拼接畫”

藝術商業藝術商業2017-06-25 02:53:20

今夏6月17日開始,一直到10月29日,美國波士頓美術館(MFA)在其Lee展廳呈現了一場名為“抱殘守缺:中國”(China’s 8 Brokens: Puzzles of the Treasured Past)的展覽,將把晚清民國時期流行的一個特殊藝術類型——“八破畫”重新放歸公共視野。


該展覽是關於“八破”主題的首個美術館級別展覽,呈現了19世紀以來八破繪畫的最好範例,與此並置的還有描繪著八破圖像的裝飾及功用性器物,如粉彩瓷盤及鼻菸壺。


“抱殘守缺:中國八破畫”展覽現場,波士頓美術館 


“八破畫”是一種在19世紀較為獨特的中國畫,曾流行一時。所謂“八破畫”,是以工筆的手法,用接近照相寫實的方式手繪各種殘缺的碑拓、焦黃的書卷、破損的扇面、蟲蛀的古畫、凌亂的文物以及各種書簡碑文等物品。因此也叫“集破、”“集珍”、“打翻字紙簍”、“”等。



雖然常常被後人誤以為是拼貼,但是八破畫卻不同於拼貼,其內容全部出於手繪。所以要求創作者技法高超,需要面面俱到。在理念上,八破畫常常藉由堆疊的古物及破損的餘燼殘篇發揮傳統主題,如賀歲、懷古等。


因而“八破”這個名字,也成為了對這類繪畫的最好概括:一方面,“八”是一個虛數,代表內容豐富,同時也諧音“發財”、“發達”,寓指了這類作品的吉祥主題;而“破”,或“不及完滿”,則代表“破碎”或“碎碎平安”,代指了事物的潛能韜晦,以及描繪對象的殘破面貌和博古趣味。


繪製“八破畫”技術含量高,繪畫者需多才多藝,要善寫真、草、隸、篆以及能模仿各家字體和善畫花鳥魚蟲、山水人物,熟知各種碑拓、青銅器造型、能篆刻各種印章、熟知古代當票、郵票等事物樣式等等絕活。


展覽中的中國八破展品,涵蓋晚清、民國時期楊渭泉、、朱緯、吳華、譚慶煥、陳振遠、李成忎、袁潤和等八破畫家的創作。


鄭佐宸《如意》,1950,紙本橫幅,現藏於波士頓美術館


鄭佐宸用記述先秦經典的書頁、古代錢幣的拓印以及繪畫和青銅拓片拼湊成一隻如意的形狀,畫家將描繪對象上的“長壽”字樣顯露出來,配合如意本身的吉祥含義,表達出美好的寄願。


有關“八破畫”出現的時間史書或者畫論並無明確記載,相傳這種繪畫風格開始於元朝,當時浙江潮州一位叫錢選的畫家,在一次醉酒後,一時興致而來,便用紙筆將當天掉落在飯桌上的剩飯剩菜,如蟹腳、蓮房、魚刺等繪成一幅橫卷。旁邊好友見之,便稱之為奇作,錢選不假思索的揮筆題名為“錦灰堆”。“錦灰堆”也就是後來“八破畫”的雛形。


《喜居陋巷》(上:正面;下:背面),1945,紙本扇面,現藏於波士頓美術館


陳炳昌的該作品一枚印章上鈐刻著四個字“抱殘守缺”,貶詞褒用地表達出對破碎之物的珍愛之情。


因為元時作畫的素材大多是破卷殘書,難以出新,且一些達官貴人認為其不等大雅之堂,故使其風行幾代後日趨萎縮。清乾隆年間,“八破畫”再次流行起來,隨著工商業的越發繁榮,到清朝末年至民初,這種繪畫風格也在其他繪畫的縫隙中流傳了下來,到了20世紀三四十年代達到了頂峰。但因為“八破畫”的遊戲性質過於強烈,這些創作被上層或者資深畫家認為是用來取悅一般的欣賞者,作品只是對其周圍大眾文化的反映而已,因此依舊排除在傳統繪畫流派之外,以至於20世紀後期歸於沉寂。


李成忎,《毀燼殘篇》(四條屏之一)1938,紙本豎幅,現藏於波士頓美術館


近些年,一些藝術家展開了對傳統技藝的復興。耿學知(生於1973年)是新一代八破藝術家,他的畫面富有生命力,採用了新材料,並且體現出敏銳的圖像感受力。波士頓美術館的這次展覽,對了解和傳播“八破畫”這一特殊繪畫流派有著重要意義。

耿學知《玉兔迎春》,2016,紙上橫幅,現藏於波士頓美術館


抱殘守缺:中國八破畫


時間:2017年6月17日—10月19日

地點:波士頓美術館 Lee展廳


編輯:《藝術商業》汝鴻

 圖:波士頓美術館、網絡



讓|藝|術|贊|美|生|活


關於我們——這是一頁掌上日報

承接權威專業雜誌《藝術商業》的優良基因

立足藝商獨特的關注視角

用耳目一新的藝術細節裝點您的生活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內容 歡迎分享給您的朋友

點擊左下角 閱讀原文 即可訂閱雜誌


展覽推薦|潮流|知識閱讀|視界|藝術人物

藝事|人物|全景展覽|雜誌推薦|展覽現場|藝聞追蹤|封面故事

📍

本微信平臺刊登文圖所有權歸《藝術商業》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點擊閱讀原文,即可訂閱雜誌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