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藝謀在一部觀念演出裡,思考2047年人往何處去|現場

南方人物週刊王雙興2017-06-17 08:17:21



這部作品最難的東西是讓人們去慢慢感受他們現在的生活方式交流方式工作方式或許不是最好的。這是人性與科技的對話是寓言也是現實。



到達演出現場前,很難憑藉海報猜測“老謀子”這一次要做什麼。無論是《對話·寓言2047》的白字標題,還是張藝謀垂眸沉思的黑白頭像,都顯出諱莫如深的神祕。


從2008年的奧運會開幕式,到2009年的國慶60週年晚會,從2013年的京劇《天下歸心》,到2016年的G20峰會文藝演出,電影之外的張藝謀步履不停。這一次,是“觀念演出”。他在5月初召開的發佈會上表明顛覆自我的野心:要帶給中國觀眾耳目一新的極致視聽體驗,不再以往“大色塊”“紅黃藍綠”的風格,而要盡顯“高冷”範。


《對話·寓言2047》主海報


極簡的音樂和燈光,沒有臺詞,也沒有提詞器。國家大劇院,帷幕八開八合。七個國家,20支團隊及個人,八個節目,近乎“拼盤”,卻有一條隱含的故事線——風聲響起,幕布徐徐拉開,橘黃色的燈光聚焦舞臺正中,71歲的老奶奶其布日輕聲吟唱起蒙古族長調,背後雲紗舞動。長調聲落,呼麥漸起,四位身穿素色蒙古袍的漢子發出低沉的喉音……這是沒有被科技“侵擾”的生活,一如寧靜安然的廣袤草原。


燈球創意融合舞蹈


“侵擾”降臨前是初次接觸的好奇。跨界藝術家裘繼戎和兩柱激光一同出場,身後高臺上,巫娜為之奏古琴,緊湊的音樂聲中,更多的激光橫空而至,裘繼戎在其中起舞,像在打量,旋即觸碰甚至衝撞。隨之而來的組合更為尖新,京劇《三岔口》與iPad表情、木偶戲和機械臂、碗碗腔愛情唱段《桃園借水》和全息影像下的現代舞——演員或低頭靜默,或互相拳打腳踢,或在舞臺上來回跑動,有的乾脆蜷縮起來。


長調呼麥雲紗秀


直至無人機出現,閃爍著燈光為吳彤團隊的笙“伴舞”,沒有了前面演員的恐慌和遁逃。正當你以為科技與人有了美好共處的可能,上百盞LED出現在舞臺上空,來自英國的藝術家Rose Alice與“小球”共舞,舞姿和神情由欣喜而慌亂,臨近尾聲,被科技困頓的人跌在舞臺正中,無數破碎的白光從天而降……而舞臺的角落裡,一位77歲的老人始終泰然自若地坐在織布機前,像平日一樣勞動。


舞蹈搭配全息技術


用執行導演何璐璐的話說,科技也許能束縛和傷害人,但你仍能選擇像老奶奶那樣保留最質樸的東西,泰然自若。


iPad舞蹈表演


“科技與人,何往何至?”導演沒有給出明確的答案,“這部作品最難的東西是讓人們去慢慢感受,他們現在的生活方式,交流方式,工作方式,或許不是最好的。這是人性與科技的對話,是寓言,也是現實。”


對年過七旬的其布日來說,“科技與人”的思考或許過於形而上了,但她在演出之 外回答了“何往何至”的問題——演出結束,她回到牧區,用牛糞生火煮飯,用長調讚美生活,偶爾哼兩句落寞的唱詞,有關草原的退化和傳統文化的失落。


新任謀女郎其布日


如果不是參加演出,這位被媒體稱為“新晉謀女郎”的老奶奶才不會來北京。生在牧區、長在牧區,她最大的愛好是放牧、唱歌、寫詩;她哼長調,每天趕著牛羊出去,唱歌寫詩,直到牛羊歸圈。


過慣了草原的自在生活,她很難習慣北京的現代化生活方式,兒子孟和達來2009年便在首都買了房,而她來住的時間最長不超過一個月,她不會乘車,不會開煤氣和空氣淨化器。何況,大都市沒有她的牧場和長調。


無人機在笙演奏者上課盤繞


排練中,她不時看向一旁呼麥的“搭檔”——四人中最愛笑的那位,她的兒子孟和達來。但面對陌生的舞臺,她一點兒也不怵。其布日欣然抵達北京。唱了幾十年的長調,對著羊怎麼唱,對著國家大劇院的觀眾就也怎麼唱。


歌聲響起,最先驚豔了最親密的人,“原來我家有這麼一個寶。”孟和達來感嘆。他決定在自己的新專輯中,加入兩首母親作詞的歌,並邀請她一起演唱。


內蒙古藝術家背後,輕柔的雲紗有節奏地上下飄舞,“操縱”它的團隊來自美國,主創Daniel Wurtzel是著名先鋒運動美學藝術家,以運動雕塑、利用空氣律動和重力創造的藝術裝置聞名於世。這塊雲紗曾舞動百老匯音樂劇《尋找夢幻島》,也曾流動在2014索契冬奧會的閉幕式。


小球環繞舞者


6月16日,《對話·寓言2047》開始演出。張藝謀曾對媒體介紹,這部觀念演出的命名,靈感來自於自己的一個玩笑,因為談到未來,他總會想到王家衛的影片《2046》,而比2046更晚的一年,就可能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有意讓代表傳統的民俗文化和代表現代的科技團隊共存於舞臺。馬頭琴拉出草原的氣息,笙和嗩吶吹著古意,科技上更是下了“血本”:Lady Gaga御用機械臂表演團隊——andyRobot,曾經成功還原邁克爾傑克遜影像的全息團隊——Musion 3D……


傳統與現代的張力,孟和達來自有獨特的體驗。從小在母親身上汲取草原的養分,卻無法長留於草原。“到北京和不同樂隊的老師合作,能學到更多東西,來到這座城市就是為了音樂夢想,北京的機會更多。”


但他很早就發覺,最能讓母親開心的,不是把她接到北京,而是買下更大的草場。


實習記者/王雙興 

編輯/周建平 [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雲紗裘繼戎呼麥觀念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