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省尾書記”,為啥自稱“樵夫”?

人民日報2017-06-09 06:20:31

  3月18日,一場車禍,終止了他鮮活的生命。


  在他猝然離世之後,有40多萬群眾在短短几天內自發在網上悼念。


  他,就是廖俊波,福建省南平市委常委、副市長、政和縣原縣委書記,在一個週末的晚上,走完了他年僅48歲的一生。


  這個在微信上自稱“樵夫”的中年男子,都做過哪些事,會讓他人惋惜、不捨?他究竟是因為有著怎樣的魔力,在他工作過的地方,只要是和他打過交道的人都對他交口稱讚,讓幾乎所有受訪者提起他仍忍不住紅了眼眶、流下熱淚?



我們一起來做點事


  “我覺得廖俊波像陽光。”不止一位受訪者選擇了這個比喻。


  南平市委常委、組織部長羅志堅解釋:“他笑容迷人,態度誠懇,和藹可親,每一個和他接觸的人都覺得溫暖真誠,和他共事,很踏實。”


  “他心裡裝著群眾,到哪裡都給老百姓辦實事、辦好事,群眾看到他也感覺像陽光一樣溫暖。”羅志堅說。

  時任政和縣縣委書記的廖俊波(前右)在鐵山鎮東澗村調研農村黨建工作(2015年7月30日攝)。 新華社發 (徐庭盛 攝)


  在政和縣政協副主席魏常金的印象裡,和廖俊波共事四年多,最長時間沒離開他超過三天,他永遠都像陽光般溫暖待人,從不發火,即使批評人也是和顏悅色、先肯定再提要求。


  “他剛到政和時,我已經退居二線,他前後找了我三次,每次都是和顏悅色地對我說,‘我們一起來做點事’。漸漸地,我的心被他焐熱了,感覺自己煥發了第二春!”


  在政和,廖俊波三顧茅廬、請退居二線老同志“出山”的故事不絕於耳,他還發動了許多離退休老幹部發揮餘熱、為政和發展做貢獻。


  2002年退休的政和縣畜牧局原局長湯文池回到家鄉後幫助群眾脫貧致富,廖俊波得知後,多次去距離縣城40多公里的高山區探訪他,鼓勵他帶動群眾搞稻田養魚、冷水養殖。


  “人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不容易激動了。”湯文池流著淚說,“但是聽說廖書記突然去世,我還是好難過。去年鯉魚山莊開業的時候,他在電話裡親口答應過我,要來陪大家吃一頓農家飯的……”


如果一天有48小時該多好


  廖俊波不吃牛肉。


  武夷新區管委會主任洪少鋒曾經問他為什麼,廖俊波答:“牛是最辛苦的動物。它忙忙碌碌幹了一輩子的活,你怎麼還忍心吃它的肉呢?!”


  在很多人眼裡,廖俊波就像一頭老黃牛,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一輩子,不斷耕耘、不斷奉獻,一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廖俊波1990年剛一畢業,就來到邵武市大埠崗中學任教。邵武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熊貽榮當時就認定,“這年輕人將來必定有大出息”。


  “他還是個普通教師的時候就是個工作狂,經常利用晚上時間不斷充實自己、琢磨如何把工作做得更好,他的工作標準定得很高,他的勤奮是幾十年如一日的。”

  時任武夷新區黨工委書記廖俊波(中)在武夷新區調研(2月28日攝)。 新華社發 (邱冬勇 攝)


  南平工業園區管委會副主任劉暉明,對廖俊波的印象就是每天除了幾個小時睡覺時間,永遠都在工作:“在辦公室也是工作,在工地也是工作,在車上也是工作,吃飯的時候只要一接到工作電話,經常一講就是半個多小時。”


  經常地,劉暉明半夜醒來,都會被廖俊波嚇一跳——“他總是一個人坐在床頭,弓著身子,拿著筆記本不知道在寫些什麼。”說到這兒,劉暉明的眼眶倏地紅了,“那場景真的是刻骨銘心。”


  給廖俊波開了13年車的司機林軍,印象中他最經常說的一句話是“如果一天有48小時該多好”。林軍清楚地記得,光是榮華山產業組團那四年,他的車一共跑了36萬公里;十幾年下來一共跑了80多萬公里。“他在每一個地方都很忙,忙著開疆拓土、闖出一片新天地。”


  洪少鋒說,在武夷新區管委會,廖俊波經常是最後一個下班的人,有時會被鎖在辦公室裡,不得不打電話給保安求援。每次出差回到南平,不管多晚,他都要先到武夷新區的工地上轉一圈、看一眼才放心。


  南平建設集團董事長伊雄的手機裡,至今還珍藏著一張廖俊波去世前兩天的照片。那是316日晚上10點半,廖俊波從北京出差回來,剛下火車就直奔新區工地。那幾天經常下雨,工地增加了鋪設片石的造價,他心裡一直放心不下,到現場看到車輛把片石運到現場,詢問了有關情況才安心離開。


“省尾書記”幹了啥


  “廖俊波就像一隻領頭的大雁,帶領我們政和的幹部群眾往前飛,攻堅克難、銳意進取,飛往光榮與夢想的方向。”政和縣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許紹衛如是評價。


  在廖俊波看來,作為一名領導幹部,最重要的工作是凝心聚力、提振信心,團結帶領廣大幹部群眾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


  2011年,廖俊波剛剛到政和任縣委書記的時候,經濟實力長期處於全省末位,他被戲稱為“省尾書記”。


  甫一上任,廖俊波先是組織開展了為期兩個月的調研,下鄉村、進廠礦、訪社區,深入瞭解政和各方面情況;接著又組織全縣副科級以上單位負責人,連開三天發展務虛會,統一認識。


  “一切為了政和的光榮與夢想”。如今,廖俊波提出的這12個大字的口號依然醒目地豎立在政和廣場對面的樓頂上。正是這12個字,讓原本士氣不振、人心散亂的政和幹部慢慢感到:政和還是有希望的!


  廖俊波打破了所謂的“退居二線”慣例,將縣委、縣政府、人大、政協四套班子所有成員發動起來,成立了11個工作組,分領域推進各項建設,全縣上下幹部士氣明顯得到提振,政和的面貌自然隨之煥然一新。2012年,政和縣域經濟發展指數在全省的排名提升了35位;2013年首次進入全省縣域經濟發展“十佳”,2014、2015年繼續保持“十佳”位次。

  廖俊波(中)在政和縣鐵山鎮東澗村向花農瞭解花卉生產情況(2014年4月18日攝)。 新華社發 (徐庭盛 攝)


  廖俊波這隻領頭雁帶動的不僅僅是幹部,還有一大批群眾。他一次次深入鄉村調研,和一線幹部群眾一起梳理思路,尋找開啟致富之門的“金鑰匙”。


  政和縣有55%的地域海拔在1千米以上,“政和能不能翻身脫貧致富,關鍵就看高山區和城區。”在廖俊波支持下,700畝油用牡丹項目落地高山區鎮前鎮。2014年4月,第一朵牡丹綻放,如今,百畝牡丹觀賞園已經開始接待遊客。


  鐵山鎮東澗村主任胡光生忘不了,在廖俊波牽線下,該村流轉土地400畝,引進花卉種植企業落戶建起了千畝花卉示範基地。村民年均收入從2013年的5千多元增加到2016年的1萬多元。


  外屯鄉洋屯蓮子合作社負責人許仁壽忘不了,在廖俊波的幫助下,以沉澱在財政虎頭上的200萬政府扶貧貸款貼息為政府保證金,在全省率先推出“三農小額擔保貸款”,幫助合作社解決了蓮子產業發展資金緊缺的困擾,使得蓮子種植規模從原先的700畝擴大到2700畝,年產蓮子130餘噸,年產值達1000餘萬元。


  福建卡詩頓電子商務公司經理張斌忘不了,在廖俊波的力挺下,政和縣創辦了電商創業孵化園,近30家電子商務企業入駐,2016年電商交易額超8.1億元,既帶動了大眾創業,也推動了產業發展和農民增收……

  時任政和縣縣委書記的廖俊波(前右)在石圳村與創業婦女握手交談(2015年3月20日攝)。新華社發 (李左青 攝)


  “他像樵夫,只砍枯枝當柴燒、留下青山護水清”


  “他像水一樣清清白白、乾乾淨淨”


  “他像老鷹一樣富有激情、咬定目標不放鬆”


  “他像火種一樣燃燒自我、點燃周圍人的熱情”


  ……


  採訪中,還有很多受訪者給出了形形色色不同的答案,勾勒出一個溫暖、勤奮、敬業、智慧、忠誠、乾淨、擔當的新時期優秀黨員領導幹部的形象,抒發著他們對廖俊波由衷的敬佩和懷念。


  政聲人去後,豐碑矗人間。


  廖俊波雖已離世,但他提醒著每一名共產黨員特別是領導幹部深思:究竟怎樣才是真正的對黨忠誠?究竟怎樣才能把工作做得更好?究竟怎樣才能贏得群眾的愛戴?究竟怎樣才能實現有價值的人生?


  當我們用行動去完成這份答卷,或許就能解開“樵夫”之謎,朝著光榮與夢想的方向飛得更高更快。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記者:姜潔

本期編輯:崔鵬、胡程遠


覺得不錯,請點贊↓↓↓

閱讀原文

TAGS:廖俊波政和縣域經濟發展武夷新區管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