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小軍:預防兒童性侵,我們還有哪些事情要做?

民主與法制社孫潔2017-06-05 20:35:31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童小軍,長期致力於兒童福利和兒童保護問題研究,積極投入兒童福利和兒童保護的公益活動,並倡導兒童福利和兒童保護政策的改善。


自2013年“女童保護”成立起,童小軍就關注到了“女童保護”開展的活動並積極參與其中。從2014年開始,每年全國兩會召開前夕,多位全國人大代表、全國政協委員如期相聚在北京,參與“女童保護全國代表委員座談會,探討如何推動女童保護。每年的座談會上,記者都能聽到童小軍的精彩發言,倡導兒童保護工作的完善,呼籲以國家制度託底兒童保護。


針對兒童保護工作面臨的具體問題,本刊記者對童小軍進行了專訪。



“女童保護”應擴展到兒童保護DISCOVERY


“你會送我小玫瑰 你會牽我手依偎 再也不會嘟嘟嘴 天使不哭也不會傷悲 不管世界有多大 有我們在你身邊 守護純真的笑顏 用愛包圍成長的時間”,這是“女童保護”公益項目的主題曲,孩子們稚嫩靈動的聲音,觸及到了人們的內心深處。近年來,媒體上關於兒童問題的報道層出不窮,包括兒童性侵、校園欺凌、家庭虐待等等,讓人看後心情無比沉重。


在今年的“女童保護”座談會上,童小軍說,她連續多年參與“女童保護”的活動,對於“女童保護”能夠堅持並有規律地開展活動表示支持。“‘女童保護’迴應了現實需求,定位也很準確,在服務過程中堅持兒童利益最大化原則,避免了二次傷害。從‘女童保護’發佈的報告看,現象、相關數據統計、數據分析都做得很細,能為決策提供參考。這些數據也反映出我國兒童防性侵制度建設還特別缺乏,這是‘女童保護’做整個報告最重要的意義所在,而根據相關研究建議制度設計更是我們的責任。”


通過“女童保護”的不斷推動以及媒體的頻繁曝光,大家對女童性侵這樣一個隱性的社會問題有了基本的認知,不僅知道了它的存在,還了解了它的危害以及應該如何應對,更知道未來應該如何促進相關制度的完善。


然而,童小軍認為,這些進步是有漫長的隱性歲月做鋪墊的,是由那些在漫長歲月裡被人猥褻凌辱的女童的悲慘遭遇托起的。


“媒體不懈的報道,終於讓公眾瞭解到了女童性侵的事實,更讓人欣慰的是法律也因此有了改善;還有很多的公益人士和社會組織加入到了兒童性教育的隊伍中,身體力行地開展起兒童保護工作。但是,這些只是開始,我們還任重道遠!”童小軍在自己的微博上感慨道。


童小軍表示,“女童保護”已經被公眾熟知。然而,像保護女童問題一樣,男童也會遭受性侵傷害,同樣需要保護。與保護兒童免遭性侵一樣,兒童還需要在任何情況下免遭體罰和身體暴力傷害,在學校應該免遭教師或者同伴的任何形式的欺凌,幼童還應該受到保護避免照料忽視等等。儘管這些兒童傷害行為不一定導致生命危險,但無一例外地會導致心理傷害,從而產生人格缺陷,帶來行為問題,使其成年生活和工作受到負面影響。


正因如此,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規定,所有18歲以下兒童/未成年人都有受保護權。這裡的受保護權特指保護兒童免遭性侵傷害、免遭身體暴力傷害、免遭照料忽視、以及免遭情感暴力傷害。


“目前來說,我們的視野應該更開闊一些,整個兒童安全問題都應該被重視起來,不僅應該教育孩子如何防範性侵害,更應該從各個方面向兒童灌輸安全常識。比如,如何防拐賣,防欺凌,全面提高孩子預判風險與危害的能力。”童小軍說。



兒童問題不應疲於應對DISCOVERY



近年來,“兒童性侵”“少女援交”“校園欺凌”“兒童忽視”“兒童體罰”“留守兒童”等兒童問題頻發。童小軍認為,我們要看到這些問題發生的本質原因,而不應只是疲於應對。


據媒體報道,4月18日,一份針對北京中小學生校園欺凌情況的調查報告在北京發佈,調查顯示,46.2%的學生有被故意衝撞的經歷,40.7%的學生有被叫難聽綽號的經歷,18.6%的學生有被同學聯合起來孤立的經歷。


4月23日上午10時許,河南一廖姓男子帶著2歲左右女孩在銀行營業廳辦業務。廖某辦完業務整理東西時,孩子獨自走到填單臺邊,雙手攀附填單臺,誰知填單臺瞬間倒下,砸在孩子身上。事故發生後,廖某及銀行工作人員立即將填單臺擡起,抱出被壓的小女孩,並由廖某送往醫院。儘管孩子當即被送往醫院救治,然而還是在轉院途中不幸身亡。


5月9日早上7時許,貴州畢節市青場鎮青壩村兩名留守兒童喪生火災,一名男孩3歲,另一名男孩僅56天。具體造成事故原因有待證實,據小孩的親屬推測,“可能是電線老化”才觸電引燃而死。


5月16日下午13時許,山東一家游泳館內,一名孩童戴著游泳圈在泳池游泳,身邊無人看護。孩子因為身體前傾,在泳池裡失去平衡,由於游泳圈還在身上,孩子無法靠自己翻身,一直頭部朝下溺水,露出水面的雙腳不斷掙扎。溺水孩子掙扎的動作越來越小,直至完全停止,整個過程持續72秒,直至窗外有人發現孩子異常,緊急衝入室內,才將孩子救起。


以上報道,令人觸目驚心。面對層出不窮的兒童問題,童小軍認為,我們的公眾,包括家長和兒童工作者,之所以對媒體報道出來的兒童問題震驚和不知所措,就是因為缺乏兒童權利的意識,只是單槍匹馬,疲於應對不斷出現的問題。


“其實每個家庭的孩子都有各種風險,我們都沒有危機意識,總覺得別人發生的那些危險離自己很遠。實際上,哪一個孩子出生、成長都會面臨各種風險,國家沒有相關制度保護,相當於父母讓孩子上戰場,卻不做任何防備,裸體上戰場,你說那有多危險!”童小軍激動地說道。


童小軍認為,如果從兒童權利的視角出發,就能自然避免我們現在的“問題應對模式”,疲於應對看到的表面問題,而忽略了對根本原因的治理。應該探討如何預防這些問題的出現,摸索如何幫助那些受到了傷害的孩子們。並且,這種探討和摸索,不止要涉及實務的微觀層面,還應涉及制度建設的宏觀層面。而制度的完善會震懾那些人性泯滅的施害人,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萬一發生了傷害案件,也能有機制儘早發現,及時為受到了傷害的孩子們提供保護性服務,幫助其儘快康復,走出陰影。



國家制度應託底兒童保護DISCOVERY



“兒童被拐賣、被性侵、疏忽致死,對一個家庭來說都是毀滅性的災難,我們卻完全沒有制度來應對。如果有制度來提前讓人們有意識,誰不願意保護自己的孩子呢?”因此,童小軍認為,“我們要從國家監護的角度,監督和支持家庭履行監護職責,完善國家監護的託底機制。”


童小軍解釋說,兒童是一個需要保護的群體,而保護的職責在於成人世界,即國家、家庭和社會。國家需要建立託底的兒童保護制度;家長應該在國家的監督和支持下履行自己的監護人職責;全社會,尤其是專業的兒童工作者,需要在專業倫理和國家法律的雙重約束下,整合政府和民間資源,促進全社會履行保護兒童的義務,提供兒童保護服務。也就是說,只有有了兒童權利的視角,才能界定清楚國家、家庭和社會在兒童保護問題上各自的職責,才能樹立兒童國家監護的理念,才能理順建立國家兒童保護制度的必要性,才能有國家兒童保護制度的頂層設計。


童小軍介紹,託底的對象應是受到了傷害的兒童,託底的核心內容是為受到了傷害的孩子們服務的體系和制度,包括傷害評估和傷害康復的服務制度。同時,在所有針對未成年人的傷害中,來自其監護人的傷害,在家文化的背景下,是上述服務體系和制度中最具挑戰的部分,需要有專門針對監護人的監護能力和意願的評估,更需要有應對監護人不願、不能和惡意監護的體系和制度設計。所以,國家兒童保護託底制度中最重要的內容就是評估,請有代表國家的專業機構開展傷害狀況評估和監護狀況評估,並遵循兒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則,決定其監護狀況是否需要變更,為受害兒童的安全、健康生存把關。


國家託底兒童保護制度的另一部分就是預防傷害的發生,其工作對象應是全社會,尤其是與兒童生活學習密切相關的家庭、學校,醫院等區域和從業人員。國家不僅要通過法規政策規範和約束人們對待兒童的言行,更需要通過“打人民戰爭”的形式,讓兒童保護理念深植於每一個公民的腦海並轉化為日常行為,讓傷害不要發生,讓不幸發生的傷害無處藏身。


對於國家監護制度的完善,童小軍介紹,已經有一些地區在試點,將救助站的部分功能利用起來。從未成年人遭遇家庭成員性侵來說,屬於父母沒有盡到照顧孩子的職責,不管什麼原因,孩子在父母監護角度被疏忽,國家就要營造一個兒童友好的社會,相當臨時替代。一旦出現性侵、虐待,監護也需要臨時替代,需要康復、需要監護的評估、干預等等,然後再看他能不能重回家庭。


“我們現在的兒童保護制度建設才剛剛起步,令人欣慰的是框架已經搭建起來了,但人員欠缺,資金欠缺。在不斷解決新問題的同時還要消化以前積攢的問題,這對於剛剛起步的組織來說困難重重。”童小軍說,“儘管道路艱辛,但我始終倡導制度建設才是兒童保護的根本,每個人的努力都有可能推動制度建設的進步。”


兒童是國家的未來和希望,保護每一個孩子快樂成長、美麗綻放,不僅是每一個家庭的責任,更是整個國家應盡的義務。“兒童保護是一場人民戰爭”這是童小軍在多個公開場合反覆強調的觀點。積極普及和提高全社會的兒童權利意識,讓“女童保護”全面推進到“兒童保護”是童小軍不斷的努力方向。





本期主編丨王    鐔

編輯丨白易凡

審核丨阮    瑩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客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道和新聞評論。  


兵馬司63號:bingmasi63

投稿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 二維碼




閱讀原文

TAGS:童小軍女童保護兒童保護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