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保護”,到底有多重要?

民主與法制社劉瑜2017-06-05 20:35:28

5月18日,女童保護基金溫州團隊在光明小學為同學們上了一堂“愛護我們的身體”兒童防性侵課程。


侵害案件頻發 百名女記者呼籲保護女童Discovery


一個月前,一條名為“16個月大女嬰被性侵,尿不溼上全是血”的新聞在網絡上炸了,寧波奉化王某16個月大的女兒因被性侵緊急送往醫院治療。醫生說:“小孩子的陰道後壁和會陰體的撕裂傷非常嚴重,需要緊急清創縫合!”王某懷疑熟人作案:“有個人我們是認識的,他也是在菜場裡做生意的,有的時候會抱著我女兒玩。這回也是他抱出去了差不多40分鐘才回來。當時寶寶手上拿著糖但是目光很呆滯,我給她換衣服,碰到她下體,她有點不高興,尿不溼的血已經滲到裡面去了……”目前,奉化溪口公安分局已抓住嫌疑人,案件正在審核中。


近些年來類似的案例似乎從沒有間斷過,每年全國各地都會曝出N起女童遭遇性侵的案例。有多少人看到此類新聞後而感到憤怒和悲哀。憤怒的是,一件又一件血淋淋的事實無法被抹去,並時常在發生;悲哀的是,對於“女童”的保護,除了課堂上遮遮掩掩的“生理課”外,卻再無其他,學校和家長對於孩子的保護,似乎僅僅止步於他們所能談到的“性”以外的安全。


而在剛剛過去的五月,臺灣作家林奕含因幼年遭受性侵而抑鬱自殺,讓人扼腕。她將自己幼年的經歷寫入小說中,“長期被老師性侵的女孩兒房思琪,最終走向毀滅無法回頭。”林奕含在生前的採訪中說:“不說全世界,就說在臺灣,現在或許都有人正在經歷這樣的事。世界上最殘暴的屠殺不是集中營式的屠殺,而是房思琪式的強暴。”


近幾年,隨著類似案件不斷被曝出,一個專門針對女童保護、與記者有關的公益組織逐漸被大眾所熟悉。2013年6月1日全國各地百名女記者聯合京華時報社、鳳凰網公益頻道、人民網、中國青年報及中青公益頻道等媒體單位發起“女童保護”公益項目,以“普及、提高兒童防範意識”為宗旨,致力於保護兒童,遠離性侵害。2015年7月6日,“女童保護”升級為專項基金,設立在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下。近4年時間裡,“女童保護”團隊直接授課覆蓋的兒童達150多萬人,家長30多萬人。


這樣一個公益組織的出現,為兒童防性侵提供了更為科學的依據和更加廣泛的宣傳。 據“女童保護”負責人、發起人之一孫雪梅介紹,創設這個組織與兒時一段親眼目睹的經歷有關,“我小時候曾親眼見過同伴被誘騙猥褻,都有生殖器官接觸了,我知道這是件不好的事情,但我卻不知道該怎麼幫助她,我從來沒跟家裡人說過這件事,而受到傷害的女孩,也沒說過。” 這段記憶在她腦海中揮之不去。而在震驚全國的“海南萬寧某校長帶小學生開房事件”後的20天內,媒體又曝光了8起性侵女童的案例。當時,正在《京華時報》做記者的孫雪梅再也坐不住了,帶著滿腔的怒火和一直以來對於如何面對“女童遭性侵”的焦慮,她和百名女記者開始為女童保護鼓與呼,在發起“女童保護”項目的這一天,同時發出了廢除“嫖宿幼女罪”的倡議書。


她們做了大量的工作,制定了專業的防性侵教案,女記者及女志願者進入學校、社區宣講;與各地政府部門和社會組織合作,培訓當地教師和志願者,普及兒童防性侵教育;在學校和社區發放“女童保護”宣傳摺頁、防性侵手冊等,通過兒歌、詩歌、圖畫等形式增強兒童防性侵意識;通過微博、微信、網站等各類媒體渠道,傳播防性侵知識;統計媒體曝光的性侵兒童案例,對兒童、家長和教師發放調查問卷,形成獨立的調研報告;每年在全國兩會上,把相關建議交給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推動立法保護和規章方面的改進,讓國家和政府來保護孩子,形成有效機制。

          

用修訂了52次的教案 做“麻煩”的講師Discovery

林奕含自殺事件發生以後,孫雪梅應邀錄製鳳凰衛視全媒體大開講欄目。

孫雪梅介紹,“女童保護”團隊從2013年6月發起開始,到9月第一課試講,經歷了3個月的準備期。從小範圍的試講,以及各領域專家同步逐一修訂,到第一個版本的教案最終成型,又經歷了3個多月的時間。到現在,從擬定初稿,到兒童性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工作學、教育學、法學等多個領域專家逐字逐句修訂,第一個版本的教案就經過了40多次修改。在推廣過程中,又逐步完善,到目前已經有過52次修改。


孫雪梅講述了這樣一段回憶,2013年9月團隊在雲南漾濞試講第一課。課堂上有一個女孩子忽然哭了。當時她手足無措,擔心孩子是曾經受到過侵害。下課後,她把孩子拉到一邊詢問。孩子說:老師,你們一直在說,如果有人試圖觸碰隱私部位,要及時告訴爸爸媽媽,如果有人約我出去玩,要告訴爸爸媽媽,可是我爸爸媽媽出去打工,幾年不在家了,我該告訴誰呢?當時,孫雪梅眼淚都出來了,一方面是受到這個孩子的情感觸動,另一方面,她又在自責,反思自己在講課時不應該只提到“爸爸媽媽”。當天晚上,團隊就把教案裡的“爸爸媽媽”改成“家長或者你信賴的其他大人”。


孫雪梅說,每一處細小的修訂,都是有原因的。沒有經過培訓試講的講師,很可能漏掉或者錯講其中的小細節從而給孩子帶來心理上的傷害。有很多人會問:我是律師,我是記者,我是主持人,我是心理諮詢師,我是大學教授,我是某個方面的專家,我本來就是媽媽……難道還擔心我講不好嗎?


就在“女童保護”團隊成立的這幾年間,有多個志願者提出過類似疑問,也有尋求合作的機構表達過疑惑:“ 女童保護”為什麼這麼麻煩?為什麼不能給我們教案就直接上課?為什麼講師試講考核那麼嚴?為什麼課後還要反饋情況?


“為了對孩子們負責,我們確實很‘麻煩’。志願者報名當講師至少要‘過三關’(熟悉教案、培訓、試講考核等流程),才能成為‘女童保護’備案的講師。”孫雪梅解釋,“看起來很簡單的兒童防性侵課程,包含了很多安全常識,涉及兒童性教育學、心理學、社會工作學、教育學、法學、犯罪學等多個領域。在教案試講過程中,出現過很多細節問題,所以才有50多次不斷的修改完善。這些經驗總結,以及根據不同課堂情況的應變技巧,也會進行一些彙總,寫入‘教師培訓單元’。該單元會針對教案每一條內容進行解析,不斷將探索和實踐過程中總結的經驗教訓加入其中,避免講師向孩子講解時,將一些‘誤區’傳導給孩子,從而影響孩子成長。”


“女童保護”在不斷摸索中,用最科學最專業的途徑,教會講師們如何講授教案,教會孩子們如何自我保護。孫雪梅表示,“女童保護”目前所做的,是中國的教育體系里長期缺失的一環,“防性侵教育”。既然要做,一定要負責任地做。我們不希望某一天,有個人站出來,指責“女童保護”,理由是我們的講座誤導了他們,給他們帶來了心理陰影。團隊也堅守一個信念:做公益,一定要經得起長久的考驗,因為你是否真的從孩子的視角去考慮問題,是否真的在努力專業地做公益,終究會有人看到,結果也終會顯現。


“女童保護”的課堂,從試講的第一課起,就是男女同堂,他們在各地方開課,也要求男女同堂。首先,男童也可能遭遇性侵,男童也要學會自我保護;其次,課堂上教育孩子們要互相尊重,孩子們也不能隨意去觸碰其他人的隱私部位,男孩之間打鬧也不可以,男孩子當然也不能去侵害其他女孩子。雖然防性侵教育與性教育不同,但也同樣不應男女分開增加性別神祕感,否則會不利於孩子成長。


在“教師培訓單元”,首先強調不能直接給孩子講性侵兒童案例,避免給孩子帶來恐懼感。“女童保護”要做的是防性侵教育,不是恐怖教育,也不是冷漠教育。一提到性侵,很多人第一反應是“壞叔叔”。在實際授課中,一些講師在試講時往往把施暴者具體化,教孩子們要提防“壞叔叔”。其實,現在性侵兒童者不僅僅有叔叔,也有爺爺奶奶和阿姨、哥哥等。不僅僅存在異性性侵,也存在同性性侵。只讓孩子們認為叔叔才是壞人,可能埋下隱患。


諸如此類的細節,只有參與過培訓試講的講師,才會有深刻的體會。“女童保護”要求講師一定要通過試講才能去講課。在他們與地方政府部門合作時,同時要求合作部門對教學質量進行嚴密的把關。


2016年初,“女童保護”又公佈了經過長時間研發的“女童保護”防性侵教案家長版,合格講師開始對家長授課。孫雪梅介紹,在兒童版的教案中,沒有直接提性器官的名稱,因為防性侵教育缺失太久,忽然 “直白”和“露骨”地講,可能安全教育都推行不下去了。但是在家長版教案中,我們告訴家長,要從小告訴孩子科學的性器官名稱,從家庭做起,儘早對孩子進行教育。我們希望,最終形成一道“家長+兒童+教師”三方合力的保護網,讓孩子遠離性侵害。

                      

“女童保護”下的“地方模式”Discovery

學生認真學習防性侵知識手冊

根據“女童保護”不完全統計,2013~2016年,全國各地媒體公開報道的性侵兒童(14歲以下)案就有1401起,受害人超過2568人。而這觸目驚心的數字,只是性侵案件的冰山一角。 據最高人民檢察院公佈的數據顯示,2010年至2013年四年間,全國檢察機關收到的猥褻兒童案件就有7963起。也就是說,每天收到的起訴案件中就有6起性侵兒童案件。這還不包括案發後受害人沒有報警或沒有選擇起訴的案例。


“女童保護”團隊做了大量的案例分析,發現很多孩子遭遇性侵,尤其是一些持續多年的性侵案件,正是因為孩子“羞於說出口”,孩子和家長的防範意識和知識都極度缺乏造成的,大人傳遞給孩子的概念是,連基本的生理知識都在迴避。


2015年,孫雪梅到西北一個農村給孩子們講課,她拿著“女童保護”防性侵手冊給他們講解。當她說到“內衣、內褲覆蓋的地方是隱私部位”時,一個五年級的女孩子馬上用手遮住臉,說“好惡心”。


孩子們“談性色變”,這讓孫雪梅覺得,社會改變觀念應首當其衝。幾年下來,讓孫雪梅和她的團隊欣慰的是,女童保護有了從最初的單方面呼籲,到現在的“需求量很大”的變化,四年間,團隊已經在全國28個省份開展推廣工作,各地方的婦聯、教育局、團委、檢察院等部門主動聯繫她們的很多,積極尋求合作,獲得教案授權,組織教師和志願者參與女童保護的培訓考核之後為家長和孩子們開課。  

2014年10月20日,北京長辛店小學,女童保護組織發起者孫雪梅為學生們講解自我保護知識,防止性侵技巧。課後,孫雪梅與學生討論。


據介紹,2015年,江蘇省淮安市婦聯與中國少年兒童文化藝術基金會簽訂女童保護合作協議,實施女童保護公益行動,由政府出手推動了這項民生公益行動,淮安走在了全國前列。


 2016年,在淮安市委、市政府主導下,市婦聯、市教育局牽頭實施女童保護公益行動,聯合公安、檢察、司法、財政、衛生等20個職能部門,建立了女童保護的聯動工作機制,在全社會開展女童保護宣傳教育“四進”活動——女童保護知識進學校、進社區、進企業、進婦女兒童活動陣地,提高女童及家長的防範意識。淮安市教育局將女童保護課程列入小學教學計劃和家長學校培訓計劃,確保每學期一課。


把女童保護工作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女童保護納入淮安市政府民生十件實事項目、政府每年安排35萬元專項資金用於“女童保護”項目實施……圍繞女童保護的這些舉措詮釋了淮安市委、市政府堅持兒童優先、安全優先的理念。


據瞭解,2016年全年,淮安市249所小學開設了5706節課。淮安各地還通過流動課堂、公益徒步行、文藝演出、集中巡講月、新媒體等多種線上線下方式開展女童保護知識宣傳,共發放女童保護手冊學生版10萬冊、家長版2萬冊,有25萬小學生和18萬家長接受教育。


淮安市還將女童保護,尤其是流動女童、留守女童的保護納入到了“十三五”婦女兒童發展規劃,構建起家庭、學校、社會三道保護網絡,共同來保護女童的健康成長。


在“女童保護”基金專家指導下,淮安市實行“女童保護”教材、教案、課件和授課模式“四統一”。對女童保護志願講師統一培訓,試講考核合格後才能正式上課,一大批專職講師成為推廣女童保護理念的中堅力量。


婦聯組織推動“女童保護”知識進學校、進社區、進企業、進婦女兒童活動陣地,構築女童保護宣傳教育網絡;與市教育局聯合發文,開展女童保護講師培訓,不斷提升師資隊伍的能力和水平。


教育局將女童保護課程列入學校教學計劃並進行績效考核。授課實行男女同堂,通俗易懂的講解、師生互動的教學、情景模擬的表演,讓孩子們在輕鬆溫馨的氛圍中學會保護自己的知識。


淮安市法院、檢察院、公安局、司法局、教育局、婦聯等部門建立了未成年被害人保護工作機制,市縣兩級審判機關、檢察機關、公安機關均組建了未成年人案件專門辦案小組,確保專案專辦。


一批由律師、教師、公務員、醫生、警察、檢察官、社區志願者組成的志願團隊和以心理諮詢師為主打的社會組織團隊,為受侵害兒童和他們的家庭提供專業暖心的服務。


如今,一旦發生兒童被性侵的案件,一個全社會參與,為保護孩子們打造的“安全網”在淮安已悄然形成。江蘇淮安,已經成為我國第一個由政府出資開展女童保護公益項目的城市。


在江蘇徐州,從2016年3月30日“女童保護”志願者講師到賈汪區進行講師培訓考核起,在兩週的時間內,徐州市各區縣1037名女教師報名試講女童保護兒童防性侵課程,829人考核合格。她們回到各自學校,開始在本校為學生講授課程,確保一校一講師。據悉,截至2016年12月,徐州市已有43萬名小學生和7.6萬名家長聆聽相關安全講座,許多學校已將課程納入常態化教學,同時配發17萬冊安全教育手冊,培訓專業講師,確保授課的專業性、嚴謹性,提高了社會對未成年人身心安全教育的關注,受到了學生和家長的普遍歡迎。


在徐州,“女童保護”團隊提供教案授權及講師培訓考核,由徐州市教育局、市未成年人保護委員會等行政力量推動,教師和社會志願者落地授課,逐步形成“專家引領——行政推動——志願者實施”三位一體的具有徐州特色的女童保護教育工作模式。


由一校一講師長期駐守,全面普及防護知識,整體提升兒童自我保護意識,成為接地氣又極富行動力和延展性的女童保護的徐州模式。


徐州、淮安等地也成為全國第一批由教育局、檢察院等政府官方機構主導課程推廣的地區。同時,徐州市計劃至2017年底完成向全市80餘萬名小學生授課,讓更多的孩子提高防範意識,學會更好地保護自己。而其他地區,如貴州習水縣、正安縣,雲南玉溪市、江西新餘團市委等都已經與女童保護基金合作,開展了大量的工作。


對於“孫雪梅們”來說,她們所推動的改變不能僅止於此,他們希望,應從國家層面出發將“兒童防性侵”的課程納入到常規化的課程之中,並將這方面的內容吸收到教育考核的範圍內。“我最好的願景,就是社會不再需要我們這個公益團隊,最好把我們‘消滅’,由國家強制推行。”孫雪梅笑著暢想“女童保護”的“未來”。


而今的她,不再是一名單純的志願者,她同時是鳳凰公益的主編,是兩個女孩兒的媽媽。作為發起人、作為志願者、作為講師、作為家長,為了孩子們,孫雪梅在“女童保護”的領域裡心甘情願地做一名制度助推者。




本期主編丨王    鐔

編輯丨白易凡

審核丨阮    瑩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客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道和新聞評論。  


兵馬司63號:bingmasi63

投稿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 二維碼



閱讀原文

TAGS:女童保護兒童防性侵孫雪梅防性侵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