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性侵案何以入選“改變韓國國家的影片”?

民主與法制社張志然2017-06-05 20:35:27

 《素媛》、《熔爐》、《韓公主》這三部著名的韓國電影都有關於,其觀感可謂觸目驚心。更可怕的是,三部電影的內容都來自於真實發生的案件,反映的是韓國社會的現實,更映照出了兒童性侵案件驅之不散的陰影。

    

那麼,這些案件是怎樣的情況?圍繞這些案件又產生了哪些現象?我們又能從中獲得怎樣的啟示?


因兒童性侵而產生的化學閹割法案Discovery


2008年12月,在韓國安山市檀園區對8歲小學女生以殘忍手段實施性暴力,並造成其終身殘疾,電影《素媛》正是取材自這個案件。


由於趙鬥淳醉酒而身心虛弱,該案一審判決犯罪嫌疑人趙鬥淳12年有期徒刑。這引起韓國民眾對法院的強烈指責,檢察院也因其起訴時法律適用上失誤及放棄抗訴引發了輿論的圍攻。


受害者的家人以“在調查和審判過程中遭受2次傷害”為由對國家提起了3000萬韓元的損害賠償訴訟。其父親表示:“想通過這一訴訟從根本上改變調查慣例和制度。”


2010年6月,韓國發生“第二趙鬥淳”事件,一名8歲女童在走廊被犯罪分子拖走後遭到性侵犯。近一個月之後,韓國再曝“第三趙鬥淳”事件,一名7歲女童獨自在家玩耍,不法分子瞄準機會入室實施強姦。


韓國民眾認識到,傳統的刑罰無法讓犯罪分子住手,治標不治本,“化學閹割法案”(後改名為“為防止性衝動的藥物治療”)應運而生。有調查結果顯示,75.6%的韓國受訪者對於將性侵犯兒童的強姦犯去除生殖器一事表示“贊成”。有38.3%的受訪者要求採用“物理方式”(做手術)移除強姦犯的生殖器官,37.3%要求“化學方式”(改變荷爾蒙),75.6%的韓國民眾贊成對性侵兒童的罪犯採取嚴厲懲治措施。


2010年6月29日,韓國國會舉行全體會議,通過了該法案。在當日投票中,得到147張贊成票、23張反對票、30票棄權,最終獲得通過。


根據該法案,韓國將對性侵犯兒童的初犯和再犯者進行“化學閹割”;處罰年齡從25歲減低至19歲(即年滿19歲的罪犯);將兒童的定義擴大至16歲(即未滿16歲的兒童)。性侵犯兒童犯人將在出獄前兩個月開始“化學閹割”,最長時間為15年。


2011年7月,法案開始實施。韓國由此成為亞洲第一個對性犯罪者實施化學閹割的國家。此前,世界上通過了化學閹割法律的國家和地區有:波蘭、美國部分州、英國、丹麥、瑞典。


電影裡受害者素媛,她的名字中文是夙願,弟弟的名字中文是夙望,其實就是想告訴類似的女童或少女性侵受害者,活著才有希望。


殘障兒童遭受的性侵害觸目驚心Discovery


2000年至2004年間,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學校教職人員長期對殘障學生實施虐待及性暴力侵害。直到2005年6月,此事才廣為人知。原因是一位職員實在忍不住,向光州障礙人性暴力服務機構揭發了此事。


繼警察與檢方進行搜查後,韓國國家人權委也展開了調查。2005年11月,該案一審,涉案校長金某僅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行政室長金某僅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僅有一名涉案教師被判處有期徒刑兩年。而且,前述當事人在判決後並沒有接受懲罰,仍繼續在學校擔任職務。

電影《熔爐》上映後引起輿論強烈反彈

2011年9月,以該事件為原型改編的電影《熔爐》上映後引起輿論強烈震動,將這起已結案的性侵害案件再次推到公眾面前。韓國光州警方於是組成特別調查組再次著手對“仁和學校事件”進行調查。


2011年9月29日,40名涉案教職員工中,1名因涉嫌性暴力被起訴,12名因涉嫌向事業法人行賄予以不拘留起訴,13名受到向所任職機構通報處理,而其他14人則接受內部調查。


2011年10月28日,韓國會208名出席會議的議員以207票贊成,1票棄權通過了《性暴力犯罪處罰特別法部分修訂法律案》(又名“熔爐法”),專門針對那些對殘障人士實施的性暴力犯罪。


韓國法院系統負責性暴力案件審理的61名法官於2011年11月14日為此召開“性犯罪的量刑和受害者證人的保護”的專題研討會,表示將會對該類案件作出值得民眾信賴的判決,以迴應質疑。


2011年12月29日,光州地方檢察廳對涉嫌對女學生實施性暴力侵害的光州仁和特殊教育學校另一主要當事人實施逮捕。該名當事人2006年曾因證據不足作不起訴處理。仁和學校也因援助資金中斷等而處於事實上的關閉狀態。


而電影《熔爐》由於所反映出的社會問題受到韓國國家高度關注,故該電影也被稱為“改變韓國國家的影片”。


當調查成為二次傷害Discovery

以2004年女高中生遭性暴力事件為原型改編的電影。17歲少女韓公主帶著祕密轉入了仁川的一所新學校,在老師媽媽以及新朋友恩熙的溫中下慢慢走出陰影,期望開始新生活,並試圖抓住即將逝去的美好。右圖為《韓公主》劇照。


2004年1月,韓國蔚山廣域市中心的女中學生(中學2年級,14歲)在聯繫自己朋友的時候按錯了一個號碼,打到了密陽市某男子高校。男子高校的高中生金某花言巧語地誘惑說是“緣分”讓彼此聽到了對方的聲音。然後偽裝成要和對方耍朋友狀邀請女生和她的朋友們一起來見個面。


數日後,崔某、自己13歲的親妹妹和16歲的表姐3人到了密陽,密陽的男學生把她們介紹給了由密陽3個學校組成的不良團體“密陽聯合”的首領。首領帶了10個人把她們拖到一處簡陋的旅館實行了毆打,輪流發生關係。他們在捏到女生把柄(施暴過程中的相片,真名,學校班級,住所地址等)後,要挾發到網上。這些人多次在旅館中,“桑拿”中,高校運動部的巴士中,公園中,用工具粗暴玩弄,輪流發生關係,搶奪錢物。


三名女生被粗暴的工具侮辱過後身體出現異常被送往婦科,幾個月後,她們的精神方面已經受不了了,服安眠藥自殺未果,陷入昏迷。見女兒的情況異常,母親報警。


2004年12月7日,警察控制住41名男學生後,對其中17名主要嫌疑人和其他24名嫌疑人申請逮捕令。12月11日,對其中12名嫌疑人以“涉嫌特殊強姦”的罪名予以逮捕。  


警察在調查中發現,在昌原市也有兩名中學生被用同樣的手段被20人集體強行暴力侵犯的嫌疑。各方面都有“應該不止這麼多受害者”的呼聲。經進一步詳細調查後,各項加害人升至70人。2005年5月17日,警方最終只發布了“犯罪嫌疑人41人,受害者3人,其餘證據不錯無法確認”的通知。


在事件調查的對質中,加害人在警察在當場的情況下還激動地威脅、謾罵受害者,調查的第7日下午,加害人家屬用各種方式開始脅迫調查該事件的警員。

警察為了對犯罪者的容貌進行確認,叫包括加害者在內的許多男子高中生站成一橫排,讓女中學生面對面逐個確認,當場在加害人面前提出“有他嗎?”“他插入了嗎?他沒有插入嗎?”等問題。警察對受害者保護不足,這讓受害者在這個過程中感受到巨大的羞恥心和怕被報復的恐懼。


而且,受害者提出要女性警察來對檢查自己身體的要求被無視。男性警察要極為詳細地盤問事件當事人令人羞恥的細節。檢察院的調查人員也是一樣如此,以調查再次確認為名,多次進行盤問。受害者說:“像一個犯人一樣一次一次地被盤問所有的細節,(調查人員)像是在幫著加害人那邊一樣,真是太難以接受了。”當受害者因為疲勞應對審問時稍微含糊一些就會被反問,“你回答的和你妹妹回答的不一樣啊,你說的是真的嗎?”還有被問“為什麼其他的人沒有被侵犯,為什麼偏偏就是你呢?”“遭遇了這樣的事,為什麼還回密陽呢?到底是為什麼?” 還有一些警察對受害者態度粗暴,有類似說受害者是“密陽的恥辱”等侮辱性的言論。


據瞭解,在各大媒體報道本事件的8日後,有4名警官在蔚山市內的卡拉OK中飲酒,用受害者真名公開抱怨“真麻煩”“太恥辱了”等,這直接導致受害者個人信息流出。


2005年1月3日,崔某住院接受了精神治療,醫生的診斷為“有強烈的自殺衝動,對外界有強烈恐懼,留院治療。”患有的病名包括:創傷後應激障礙、抑鬱症、外界恐懼症、孤獨症、厭食症等。    


2005年3月,受害者崔某還在首爾接受精神治療。而受害者的父親和加害者的親屬在商量賠償金額後同意庭下和解。加害者的家屬多次要求籤署協議,受害者的親戚也勸說受害者簽署協議。


崔某說:“我從沒想過和解,但嬸嬸和父親要我和解,因為加害者恨我們,我們又很窮。雖然要離開這個地方,但最後還是和解了。和解後,對方家屬的態度急速轉變,變本加厲地嘲笑、侮辱,如果時光倒流,我絕不和解,絕不簽字!”


和解後,崔某的父親得到了5000萬韓元(2014年9月27日的匯率為29萬人民幣,2005年為大約為41萬人民幣)後花1500萬韓元在蔚山廣域市租了一處房子,剩下的和勸受害者和解的親戚們瓜分了。崔某的醫師延世大學校的金偉俊(音譯)教授說:“她被這個世界利用了。”“保護遠遠不夠。” 金偉俊觀察到,退院時,她的父親已經因為長期飲酒,產生了嚴重的酒精中毒,人不是很清醒。醫師多次勸說他監護責任,一定的保護和治療都必要的。但這無法阻止父親強行退院。


回到蔚山市,受害人崔某因為之前的遭遇,在學校受到了許多欺凌和冷遇,而且也沒有學校願意接受崔某的轉學申請。通過律師的幫助,崔某最後轉到了首爾的一所學校。


對於加害者,蔚山地方檢察院只把其中20名學生作為處罰對象,以為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發育為由,僅僅將10名加害人不計入刑事犯罪前科地進行了簡單處罰。檢察院起訴的10名加害人則送到釜山地方家庭裁判所少年部,最終判定5名加害人由少年部收容,其他不受處罰釋放。學校方面,對學校7名負責人在3日間的校內活動內容進行審查。


這些加害者沒有一個受到了刑事處罰,就這樣迴歸了社會。


受害人崔某轉學到首爾不到一個月,加害者的母親來到學校,逼她簽署加害者在少年教養管理所的處罰減刑請願書,把她逼到廁所裡糾纏。她在轉校前被暴力性侵的事件又傳遍了全校。這次嚴重的打擊後,她抑鬱症再次發作,伴有嘔吐不止,厭食等症狀。


她對她的母親說自己要到一個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地方,之後離家出走。


2005年12月13日,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對該事件的調查過程中的人權侵害行為開始進行調查,之前調查產生的多份證詞被勸告修正。對之前的調查方法也進行了規範指導,隨時抽查。在大韓民國女性部的記者會面的過程中,警察的粗暴言論和行為被披露了出來。


此次事件後,韓國促進教育廳將對性侵事件的處理方法和性教育的長期相關方案對媒體公佈。蔚山本地的女性主義團體和社會各界人士組成了“集團暴行事件特別對策委員會”,對蔚山南部警察局進行抗議示威,試圖推動對事件真相的徹查。


警方在各方面壓力下最終承認了人權侵害的事實並對相關人士進行了處分,警察局長公開謝罪。蔚山警察局最初發布的公告被修改,最小的妹妹(13歲)只是臉部被毆打改為3人全部受到多次的侵犯。


最高監察廳要求蔚山地方檢察院對蔚山南部警察局的人權侵害問題進行調查。蔚山地方檢察院組成了特別調查組。在敷衍的調查後,檢察院判定:警察將受害者的住所、家族、學校等個人隱私洩露的違法行為應當進行損害賠償,但關於搜查過程中的人權侵害問題,因為違法的尺度無法確認,所以證據不足不予起訴。


蔚山南部警察局與密陽警察局最終聯合對網絡上流傳的受害者的真假資料和圖片進行了處理。


韓國文化廣播公司電視臺(MBC)的欄目說:“性侵的加害者保持原樣地回到普通生活,女性受害的案件這麼多,而韓國是一個性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可以堂堂正正的生活的國度。從密陽女中學生的性暴力案件的結果來看,這兒真像一個性犯罪者的天堂啊!”


這起事件中受害者的遭遇被改編為電影《韓公主》,於2014年4月17日在韓國上映。


當兒童性侵案的三個面向被搬上銀幕,韓國的前車之鑑顯然是值得我們深思的。施暴者出現了,悲劇發生了,可接下來社會又扮演了什麼角色?除了懲罰那些犯罪分子,我們的社會需要做什麼,又需要注意什麼?我們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本期主編丨王    鐔

編輯丨白易凡

審核丨阮    瑩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客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道和新聞評論。  


兵馬司63號:bingmasi63

投稿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 二維碼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