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曉梅:如何預防兒童遭受性侵犯?

民主與法制社孫潔2017-06-05 20:35:06

孫曉梅(右)在基層衛生院調研兒童工作

孫曉梅,第十一屆、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中國農工民主黨中央委員、婦委會主任,全國婦聯九屆執委。現為中華女子學院女性學系教授和日本九州女子大學客座教授,長期從事婦女兒童問題研究。


作為全國人大代表,從2010年開始,孫曉梅連續多年提案廢除嫖宿幼女罪,被兩千多家新聞媒體登載,直接推動了女童保護工作。針對“女童保護”發佈的《“女童保護”2016年性侵兒童案件統計及兒童防性侵教育調查報告》,她指出:“2016年跟2014年相比,性侵兒童案件是有下降的,這個下降我覺得跟取消嫖宿幼女罪的廣泛宣傳有關,人們知道對女童給予保護,我們還要繼續用法律來保護孩子們。”在擔任第十一屆、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期間,她通過全國人大和全國政協提出了許多有關婦女兒童民生的議案、建議和提案,促進了人大立法和政府政策的改進。


孫曉梅長年在基層進行走訪、調查,瞭解到對於兒童性侵,一人多次作案及熟人作案的大量存在,說明兒童性侵案件具有隱蔽性,在沒有外界干預的情況下,作案者不會自動終止。觸目驚心的數據揭示了兒童權益保護存在的嚴峻問題。因此,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她提出了《關於預防兒童遭受性侵犯的對策建議》。


針對該如何預防兒童遭受性侵犯,本刊記者對孫曉梅進行了專訪。



家庭、學校和社會需相互補充 共同保護兒童免遭性侵DISCOVERY



孫曉梅認為,家庭要重視性教育。父母必須肩負起對子女進行性教育的責任,增強兒童自我保護意識,幫助子女提防加害人的常見犯罪手段,瞭解自我保護和緊急求助的各種方法和途徑。性侵害事件被公開以後,家人在處理兒童性侵害事件時,要理性地面對子女被性侵這一問題,為避免兒童二次受害,家人必須積極行動起來,打破傳統觀念的束縛,積極履行報警和揭露犯罪的法定義務,配合司法機關的工作。


除了家庭,學校也要承擔起保護的責任,以普遍開展性教育來有效彌補家庭教育的缺失。在學校,加強法制教育,在義務教育小學階段,儘快普及面向小學生的防性侵知識教育,同時儘快將面向家長、教師群體的未成年人防性侵基礎知識培訓納入視野。


加強學生的法治教育,防止未成年人因好奇走向性犯罪,也讓未成年人懂得在遭受性侵後勇敢的站出來,拿起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強化監管單位和監護個人對未成年人的監管和監護力度,既要監控校外人士的進出,又要加強學校內部監控設施的完善,加強對教師的師德考核,防止師源性侵害,為兒童提供一個安全良好的學習環境。


同時,對於兒童從學校到家的路程,校方也應注重學生的安全問題,儘可能在接送學生方面做到與學生的監護人“無縫對接”。要從行動上加大對社區留守兒童、外來務工子女等弱勢群體的關注,如在其監護人不到位的空白時間段,設立多名成人同時在場管理的社區未成年人臨時託管點等,由社區、行政部門、監護人三方共同出資維護。


社會方面要加大法制宣傳力度,普及相關法律知識。一是讓更多的人知道對兒童性侵害要承擔的嚴重法律後果,對有企圖的犯罪分子起到震懾作用,也能夠幫助提升受害兒童的法律意識和自我保護意識。二是要加大社會環境的綜合治理,嚴厲打擊黃色傳媒,淨化網絡環境,既要從思想上遏制性侵未成年人的企圖,也要防止未成年人受媒體不良文化的影響,走上歧路。


製作未成年人防範性侵的手冊、宣傳資料,定期發放給有未成年人的家庭,提高未成年人父母防範未成年人被性侵的意識。



保護兒童性安全的法律體系和法律法規需逐步完善DISCOVERY



孫曉梅強烈建議,應加強針對兒童性犯罪的強制報告制度。落實2013年10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發的《關於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中關於性侵兒童案件強制報告制度的規定,依靠強大的公眾參與,保護兒童權利,切實有效的防止受害兒童被繼續侵害。對兒童負有教育責任和監護責任的人,發現兒童有遭受性侵的跡象,必須依法履行報告責任,對於知情不報者,要嚴肅追究其法律責任。


她還提出,要專門設立“性侵兒童罪”,真正實現對女童和男童利益的特別保護,對兒童的性侵行為單獨定罪量刑。被性侵兒童的索賠訴訟時效,應大幅延長。“此類案件具有手段隱蔽,被害兒童不瞭解性知識的特殊性,所以這類案件不能以一般的強姦案論處,理應延長索賠申訴的時效。在兒童利益與其他群體利益發生衝突時,立法只有以‘兒童利益最大化’為價值取向,才能優先保護兒童的利益。”孫曉梅解釋道。


此外,孫曉梅指出,要重視保護未成年被害人隱私權,避免對其造成“二次傷害”。一方面,司法機關要關注性侵害案件給被害人帶來的傷害和影響。另一方面,根據《刑事訴訟法》及《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法律的規定,不能披露涉及未成年被害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身份信息以及性侵害的細節。此外,涉及性侵害的事實應以適當方式敘述。司法評估主要通過訪談形式進行,在努力從兒童或青少年身上得到完整的、準確的報告的同時,要由執法人員,兒童保護機構人員,專業司法訪談者來操作,醫療和心理健康專業人士也可以適當參與其中。


孫曉梅建議,應公開性侵兒童犯罪人信息,並禁止其從事易於接觸兒童的職業。建議司法部門以法律或行政法規形式規範性侵害兒童犯罪人信息公開機制。建立一個專門的查詢網,或直接通過司法部官方網站建立專門查詢入口。與兒童相關的單位在用人時,必須查詢擬用人員是否有性侵兒童犯罪記錄。通過法院判決,對性侵兒童的犯罪人永久性剝奪從事兒童相關行業的權利,



兒童遭受性侵 社會救濟與社區矯治應發揮作用DISCOVERY



孫曉梅認為,受性侵害的兒童需要長期性的心理治療和接受專業和綜合的服務。建議救助機構由學校、社區、公安機關、醫療機構聯合成立,具備法律幫助、心理幫助和醫療幫助等職能。設立社區矯正組織,在生活中發現並幫助心理存在異常的人群,並同時起到監督作用。


要及時開展法律援助。不要將未成年被害人的受援助條件限定為經濟困難,法律援助機構應當及時指派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幫助,保障被害兒童的訴訟權利,最大限度維護其權益。


應確立國家補償制度,國家制定專門的性侵案件兒童被害人國家補償法,對補償的對象、條件、標準、資金來源及管理、辦理機構、程序等問題予以全面規定,為兒童被害者提供最大程度的國家補償。積極促進刑事和解。當加害人無力賠償或案件沒有偵破,被害人的救助陷入困頓時,國家通過法律程序給予被害人一定的物質幫助,這是保障被害兒童權益的重要途徑。


在矯治方面,需引入強制治療措施,特別是性侵未成年兒童的犯罪也可以嘗試借鑑國外的做法,將科學技術手段引入性犯罪行為的矯正改造。對因病態性需求或人格障礙等問題引發的性罪犯要進行強制性治療,防止罪犯在刑滿釋放後重蹈舊轍。建議國家對嚴重性侵兒童的罪犯個人信息披露問題開展研究,在借鑑其他國家立法和經驗基礎上,結合我國國情,制定適合我國情況的性侵兒童罪犯信息披露法,以此提高全社會對性侵兒童犯罪的預防水平。


孫曉梅還建議,應完善未成年人社會監護制度建設。民政部門需要儘快積極探索、解決剝奪監護人監護權後的未成年人安置問題。如仿照國外已有成功實踐經驗,成立由獨立第三方社會組織運營的非盈利機構,使這類弱勢未成年人群體能夠得到社會的充分關愛監護,而非落入無人監護的空白地帶。


除此以外,2012年起,孫曉梅就提出建議,在高中設立家庭學科,涵蓋性教育。“‘女童保護’單獨去學校上防性侵課,有時會遭遇尷尬,但如果把性教育放在家庭學科裡,講爸爸,講媽媽,再講性教育的話,就很容易講出來,所以我在2012年就提出了家庭學科。經過五年的調研,我在我們學校開始了相關嘗試,比如服裝老師開家庭服裝課,兒童老師開健康生產課,禮儀老師開家庭禮儀課,食品營養老師開家庭營養課,我也開了綜合課,叫生活科學課,由此建立了一套課程體系。”孫曉梅向記者介紹,“反響特別強烈,幼兒園的家長們都強烈呼籲要有家庭學科課。”


“我們的家庭性教育是缺失的,學校性教育也是缺失的,整個社會性教育都是缺失的。”孫曉梅說,“這些事情一個個單獨去落實相當辛苦。學校、家庭、社會還有我們的教育部門,應該聯合起來安排一個課,這個課就是以家庭學科為導向,把性教育、法律、安全全部擱進去,這樣才能夠防範風險。”因此今年,她再次提出《關於呼籲大學開設家庭學科的建議》,在家庭學科中,講授兒童性教育、兒童法律、兒童安全、兒童營養等知識,同時加入兒童防性侵犯內容。


孫曉梅認為,隨著社會的不斷開放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不同地域、不同人群之間的聯繫日益便捷,這使得小部分不法之徒對兒童實施性侵較以往更為隱蔽和便利。性侵害兒童問題成為一個值得國家注意的嚴重社會問題。


未成年人是祖國的未來,民族的希望,保護兒童是全社會和每個公民的共同責任。預防兒童受到性侵害,不僅需要兒童自身提高自我保護意識和能力,還需要家庭、學校的保護和全社會的高度重視,更需要國家的專門立法和機制建設。





本期主編丨王    鐔

編輯丨白易凡

審核丨阮    瑩



民主與法制社是由中國法學會主管的中央級新聞事業單位,擁有《民主與法制》雜誌、《民主與法制時報》、民主與法制網、民主與法制移動新聞客戶端等權威法制媒體。“兵馬司63號”是由民主與法制社新媒體部負責運營的民主與法制社記者原創調查報道和新聞評論。  


兵馬司63號:bingmasi63

投稿合作郵箱:[email protected]

長按識別 二維碼




閱讀原文

TAGS:兒童性侵孫曉梅防性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