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菜鳥之戰,順豐為什麼可以硬氣?

二十一世紀商業評論秦樂樂2017-06-04 19:06:30


在國家郵政局的協調下,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順豐與菜鳥之戰暫以雙方握手言和的方式告一段落。而回顧此次衝突,由頭即為順豐拒絕菜鳥“招安”,那麼它拒絕的底氣何在?


來源:虎嗅(huxiu_com)

作者:秦樂樂


順豐和菜鳥之間的對撕已經成為了以數據為表象、以商業利益為根本的糾葛。其實回看菜鳥的發展過程,和順豐創辦豐巢的背景可以發現,這次決裂是一次站隊。


當菜鳥向順豐索要豐巢的全部數據時,就是在讓順豐做決定,是要待在菜鳥體系內,還是繼續帶著申通、韻達、中通和其他社會化物流一起去做豐巢。菜鳥要的不止是數據,更是要順豐的一個決心,一個不會再另起爐灶跟菜鳥單挑的決心。



菜鳥的鴻鵠之志VS順豐的暗中觀察


2013年5月28日,馬雲拋棄了之前說過的阿里巴巴不做物流的大話,拉著銀泰、復星集團、富春集團、順豐及三通一達成立了菜鳥網絡,宣佈項目投資3000億元,花五到八年,組成“中國智能物流骨幹網”,最終要達到任何一個電商包裹24小時內送達的目標。


然而,快遞公司在菜鳥網絡中沒有很大的話語權,從持股比例和董事席位來看,快遞公司都很邊緣化。順豐、圓通、申通、韻達、中通各出資5000萬,佔股1%,在董事會中並無席位。此後菜鳥網絡有過一次百億融資,順豐同三通一達的持股比例就更低了。



菜鳥剛成立時,有媒體報道,申通集團董事長說只出資了5000萬,並表示之後不會再投資,也很擔心快遞公司會淪為簡單的勞動力。


這也是多家快遞公司的擔憂。2014年7月,圓通、申通、中通、韻達抱團取暖,宣佈投資2億的蜂網投資平臺正式上線。


蜂網的定位就是整合快遞上下游,進行包括智慧快遞、物聯網、雲計算等,以及最後一公里的配送,投放智能快遞櫃等等業務的佈局。當時蜂網被形容為縮小版的菜鳥。


但是三通一達的抱團取暖行為,隨著阿里巴巴對圓通的入股再次瓦解。2015年5月14日,阿里巴巴聯手雲鋒基金,戰略投資圓通速遞,據說金額是數十億,佔10%股份。


此後,中通、韻達、申通靠向了順豐。2015年6月6日,順豐領銜申通、中通、韻達、普洛斯共同投資創建深圳市豐巢科技有限公司,通過運營“豐巢”智能快遞櫃,以提供平臺化快遞收寄交互業務。


豐巢初期投資5億人民幣,順豐持股為35%,申通、中通、韻達均是20%,普洛斯為5%。


豐巢的成立似乎宣告了蜂網的瓦解。中通、韻達、申通靠向了競爭對手順豐,圓通倒向了菜鳥,而百世匯通從頭至尾都是菜鳥陣營。



所以說豐巢是順豐帶領兩通一達以及社會化物流對菜鳥體系的一次截胡,雖然兩通一達談不上依賴順豐,但是它們已經選擇了腳踏兩隻船,大船是菜鳥,但是順豐“小船”的建設它們也有參與。


菜鳥網絡沒能解決平臺間利益分配的問題,兩通一達雖然在業務上非常依靠阿里系的電商件,但是它們願意靠向順豐,足以表明對菜鳥同圓通更緊密捆綁關係的不滿。


這次菜鳥同順豐之間的對撕,一個焦點就是豐巢智能快遞櫃的數據傳送問題。豐巢的數據能否對菜鳥全部開放,是順豐是否願意當“自己人”的一個姿態。


然而,順豐拒絕了。



順豐為什麼可以硬氣?


順豐為什麼可以對菜鳥說不?一方面在營業收入上,順豐的電商件的比重並不高,另一方面順豐將自己定義為綜合物流服務提供商,這同菜鳥、京東物流是有一定程度上的業務重疊。


順豐有倉儲、有配送、有供應鏈管理、有供應鏈金融,以及一直想做卻沒有太大進展的電商業務。在業務模式上順豐想做成自己的閉環,這是它同通達系快遞公司在商業模式上的本質區別。


順豐將自己定義為一家一體化的綜合物流服務提供商,並表示要涉及供應鏈物流解決方案。還想做智慧物流,通過自有物流數據與合作伙伴提供的社交媒體和電商等外部數據,結合雲計算和大數據分析,來預測終端消費者需求。


同時也要解決最後一公里的配送問題,比如說順豐商業的線下佈局,以及豐巢科技的社區智能櫃佈局。同城配送方面同百度外賣的緋聞一直在傳,只是兩家還沒能最後談攏價格和合作方式。


順豐也有自己的金融業務佈局,有支付工具“順豐寶”,有理財產品“順手賺”,也在做供應鏈金融。


這些區別於通達系快遞公司的業務,都在表明順豐並不僅僅想成為一家快遞公司的決心。另外在營收構成上,順豐也並未像通達系快遞公司一樣依附於淘寶系的電商快件。


順豐的快遞產品線


順豐的營業收入主要是兩個部分來構成速運物流和商業銷售,其中速運物流業務佔到總營收的99.4%。


從速運業務的具體構成來看,順豐主要是走商務快遞市場,並且在中高端市場處於領先地位。電商件並不是其速運業務最重要的部分,有數據顯示電商件在順豐的業務中只佔10%。

而來自阿里系的電商件比例就更低,從順豐公佈的電商件合作客戶來看,主要羅列的客戶是蘋果、華為、小米、中興等中高端客戶。


這和通達系的業務模式有本質區別,通達系2015年的快遞單量,70%至80%來自於電商件。再看阿里投資的圓通和百世匯通,圓通大概50%的業務量來自阿里系,百世匯通的快遞業務量80%來自阿里系。


這種在收入上高度依賴電商件的業務模式,令通達系很難站在反對菜鳥的前沿位置。


所以說順豐是一家很難跟菜鳥並肩一起走的公司,他們的業務構想有太多相似之處,甚至說在供應鏈物流、金融上,順豐同阿里、京東也是一定程度上存在競爭關係。



攤牌、站隊時刻


這次菜鳥和順豐對撕的導火索是豐巢智能櫃的數據全面開放問題,雙方的說辭中都說對方拿了自己的數據。


順豐方面表示,菜鳥與豐巢在2016年簽訂了相關協議,開放了數據端口。但在今年3-4月續約時,菜鳥方面要求所有快遞櫃信息的觸發必須通過菜鳥裹裹,豐巢需要返回所有包裹信息給菜鳥,其中包括非淘寶系的訂單(約佔一小半),豐巢難以接受以上的合作條款。


菜鳥總裁萬霖說,豐巢快遞櫃和菜鳥數據對接後,一直大量調取淘寶用戶電話號碼等信息,並超過合理使用範圍,存在嚴重安全隱患,這是此次事件的核心起因。


但其實數據只是一個導火索,或者說是明面上的說辭,翻譯成商業語言就是,菜鳥希望順豐給句明白話,跟著我,還是自己單獨做。


豐巢是順豐攜手申通、中通和韻達以及社會化物流公司所打造的一個平臺化快遞收寄交互業務。其背後的順豐以及“兩通一達”在國內擁有超過87000個服務網點,85萬名一線配送人員每日遞送全國50%以上的快件。


這樣的規模怎麼能令菜鳥不垂涎於它,更何況豐巢還是菜鳥驛站的競品。而且順豐同“兩通一達”在2015年推出豐巢業務時,給出的規劃是在2015年內完成中國33個重點城市過萬網點佈局。


很顯然,豐巢是順豐自己打造的一個小圈子,包含著順豐的野心。


所以當合作到期之際,菜鳥向順豐方面施壓,提供豐巢的全部數據,就是一個信號,菜鳥和豐巢,順豐只能二選一。


戲劇性的是,這不止是菜鳥(阿里)與順豐兩家公司的對決。故事走向延伸到——眾多互聯網公司和快遞企業在豐巢與菜鳥中二選一。京東、騰訊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向順豐拋出橄欖枝,美團、網易也選擇順豐。圓通、百世匯通、EMS支持菜鳥。腳踩兩隻船的申通、中通、韻達是靠向順豐還是菜鳥?


江湖喧鬧,派系之爭高下不決。是時候“大Boss”表態了:你們,都冷靜一下。


在菜鳥和順豐短短48小時多次交鋒之後,兩家階段性地握手言和。


6月2日晚,國家郵政局召集菜鳥和順豐高層來京,就雙方關閉互通數據接口問題進行協調。雙方表示,將從講政治顧大局的高度出發,共同維護市場秩序和消費者合法權益,同意從6月3日12時起,全面恢復數據傳輸。


可能為了芒果、荔枝和櫻桃們,兩個充滿野心的公司選擇了擱置,但是"全面數據傳輸“是指什麼?至少從字面看不是全部數據傳輸。


原標題:順豐為什麼可以硬氣?

聯繫編輯:21cbr@21jingji.com


關注21商評君,每天懂點新商業!

閱讀原文

TAGS:菜鳥豐巢菜鳥和順豐順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