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習總書記親自介紹,在歐洲她被尊為聖母,而這個轟動了西方的中國女人的故事,你知道嗎?

出鞘軍事2017-06-01 15:50:16

在人類歷史上,

有著最黑暗的一頁。

那就是二戰中,

德國納粹犯下的滔天罪行


集中營附近的倖存者,

守著朋友燒焦屍體在哭泣


一個德國男孩走過成堆的囚犯屍體


納粹無惡不作,殺人無數,

做盡了無數慘絕人寰的事,

納粹,無疑全人類都痛恨,

可竟有一個的柔弱女子,

二戰後,走上的法庭,

為一個深受希特勒器重的納粹頭子開罪,

而且她還成功了。

更讓你意想不到的是,

這位中國女子還被歐洲人尊稱為,

“聖母瑪麗亞”,“比利時的母親”,

是歐洲人崇拜的國家英雄,

在比利時,甚至有一條路,

都是以她的名字來命名。

而以她真實的故事為題材的小說,

更被習總書記作為國禮,

在接待到訪的比利時國王菲利普夫婦時,

給予最高級別的饋贈。

作為中國人,她曾轟動了全世界,

可今天我們中國人,你知道她嗎?


她,就是



1912年,錢秀玲生在江蘇宜興,

這是個開明的鄉紳家庭,

她的堂兄錢卓倫是國民黨中將,

曾歷任國民黨國防部第一廳廳長、

國民黨國防部參謀總長辦公室主任等職,

他對這個聰慧過人的小妹尤為疼愛。


錢卓倫


她和一般大家閨秀很不同,

雖家境優渥,卻不驕不奢,

連愛好都很另類,

她喜歡打籃球,最愛化學課,

早早就定下科學報國的志向,

立志要成為中國的居里夫人。


左三;錢秀玲

17歲那年,為實現科學家的夢想,

她遠赴比利時,

進入聞名世界的魯汶大學就讀化學系,

在這裡,她也邂逅了此生的摯愛。


到比利時後,錢秀玲的第一張照片


當時醫學系有個叫葛利夏的男生,

是俄羅斯和希臘的混血兒,

在上基礎課時,兩人相識了,

她,美麗又東方風韻十足,

他,高大帥氣又無比紳士,

東西方的碰撞,產生了愛的火花,

他們彼此吸引,互生愛戀,

而他們的相戀,

卻在當時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那時中國人跟外國人在一起是很稀罕的事,

他們走在一起時,經常受到異樣的目光,

但她毫不在乎,昂頭,挺胸,自信而瀟灑。


錢秀玲和葛利夏


22歲時,她成功獲得了,

比利時魯汶大學化學博士學位。

成為了當時比利時大學獲得博士學位,

唯一的一名中國女性。


畢業後的第二年,

她就和葛利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這段不被看好和祝福的異國情緣,

在之後動盪的歲月裡,

他們卻彼此堅定地走過了60個春夏秋冬。



婚後,一心想報國的她,

說服丈夫回中國定居。

可就在兩人準備啟程回國之際,

日本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

日軍的鐵蹄踏碎了她的回國計劃。


不久後,二戰也在歐洲全面爆發,

中國的家是回不了了,

可想做中國居里夫人的志向未變。

她在炮火聲中,冒死到了巴黎,

找到由居里夫人主持的原子能研究所,

而現實殘酷,戰火不斷,

研究所已人去樓空,遷往美國。

她抱憾回到了比利時,科學家的夢,

在時代洪流中也不可避免地破碎了……



此後,她跟隨丈夫為躲避戰火,

來到比利時的偏遠小鎮艾爾伯蒙,

和丈夫一起經營診所。


1940年,納粹德軍發起猛攻,

比利時迅速淪陷,就連她居住的小鎮,

也到處充滿了炮火和死亡的味道。



1943年,一個佈滿陰霾的早晨,

小鎮的廣場上,突然貼出一張佈告:

3天后,將對羅傑執行絞刑。


羅傑是當地一名愛國青年,

他冒著生命危險埋下地雷,

炸燬了德軍列車通過的鐵路,

結果被發現而入獄,

羅傑被捕後,他的父親四處求情,

連比利時國王都找了,

國王親自出面找蓋世太保頭子說情,

結果還是被殘忍地宣佈:絞刑。


羅傑父母悲痛欲絕,

他的未婚妻更是以淚洗面,

幾天後就是他們成婚的日子,可現在,

上帝留給羅傑的時間只剩短短3天了。

絕望、恐懼、哭喊、不知所措,

撕扯著鎮上每個人的神經,

人人都陷入滅頂般的絕望與恐慌中。



就在這緊要關頭,

身材瘦小的錢秀玲出現在大家面前,

她對鎮上的人們說:“請大家不要難過,

我會想辦法去救羅傑的!”

什麼?!連比利時國王都救不了的人,

她這個無職無權的中國女人,能有辦法?


原來她發現德軍在比利時戰區的,

最高行政長官,就是曾在中國,

擔任過國民黨軍事顧問,

並與錢秀玲的堂兄錢卓倫為莫逆之交的,

·馮·法爾根豪森將軍

此時,強烈的正義感讓她無法坐視不管。


左為亞歷山大,右為錢卓倫


她記得,在她離開祖國前,

堂哥曾交給她一張自己的照片,

並說要是在歐洲遇上難事了,

可以以此去找亞歷山大幫忙。

亞歷山大是深受希特勒器重的納粹軍官,

是比利時戰區的最高行政長官,

他能刀下留人嗎?

錢秀玲心有疑慮,可時間緊急,

她立刻鋪開信紙,

開始了槍口奪人的驚天義舉,

她在信裡字斟句酌懇,希望他能,

從人道精神出發,讓羅傑免於絞刑。

第二天一早,她還帶上全鎮人的聯名求情信,

冒險趕赴170公里以外的首都布魯塞爾。


亞歷山大在布魯塞爾的住所


千辛萬苦找到亞歷山大將軍後,

她直截了當說明了來意,

果真他也沒忘在中國的莫逆之交,

沉默了很久很久,

慢慢從口裡吐出一個字:行!

這樣短短的一個字,

卻意味著一條鮮活的生命得救了。


更讓她意想不到的是,

亞歷山大決定赦免羅傑時,

發現逮捕的抵抗者中,

竟有兩個叫羅傑的青年,

於是他就直接將兩個青年,

都一起赦免了。

而那天恰好是錢秀玲30歲的生日,

她說:

這是她一生中最有意義的一次生日。


連比利時國王都救不了的人,

一箇中國女子竟然做到了? 

她的救人事蹟轟動了整個比利時,

人們奔走相告,

偷偷傳頌著一箇中國年輕女人,

神奇而感人的故事。

比利時各地被押人員的家屬,

紛紛向她求助,她有求必應,

盡己所能。

就這樣通過她,在亞歷山大的幫助下,

從納粹槍口下救出了一批批無辜的人。



戰爭漫長而殘酷,

時間來到1944年的6月8日,

在艾海德姆鎮附近的艾克興市,

比利時祕密游擊隊戰士,

擊斃了3名蓋世太保軍官,

這激怒了蓋世太保,

他們開始了瘋狂的報復,

先是逮捕了96名年輕力壯的男人,

並宣佈:36小時之內,

必須交出槍殺蓋世太保軍官的人,

否則,每隔半小時槍斃15人,

直到交出襲擊者為止。

可游擊隊員早撤退了,根本是交不出來的,

就在走投無路之時,大家又想到了錢秀玲,

而此時的她,已有近六個月的身孕。



得知情況後,她不顧身懷六甲,

在夜色中登上了汽車,

冒著被流彈擊中的風險,趕往布魯塞爾。


可這一次,

亞歷山大表示無能為力了,

因為他的厭戰情緒和釋放了太多的人,

這引起了蓋世太保的不滿並受到監視。

但錢秀玲沒有放棄,不停地在說服感動他,

最終96名人質全部獲救。

二戰結束後,他們都感慨說:

要不是錢秀玲,

我們必將死無葬身之地啊。

就這樣在比利時,身懷六甲的她,

又在槍口下解救了近百人質。



被錢秀玲營救出來的九十多名人質,從納粹集中營釋放後合影


而她在戰火中英勇救人的事蹟,

也並未被比利時人民所遺忘,

1945年二戰結束後,

那一年比利時的國慶日,,

艾克興市舉行了聲勢浩大的大會,

她一出現在會上,全場就沸騰了,

人們親切地稱她為,

“聖母瑪麗亞”,“比利時的母親”。

市長宣佈:“為了讓比利時人民,

永遠記住中國人的名字,

為了讓人們永遠不要忘記錢秀玲女士,

抓走96名人質的街道,

命名為‘錢秀玲之路’!”


在比利時,以錢秀玲名字命名的街道


政府官員也從首都專程趕來了,

代表比利時政府說多少條生命,

都因為錢秀玲女士的努力而倖存下來。

多少個家庭,都因為她的奔波,

而重新獲得了團聚!

她是比利時人民的英雄,

是比利時和中國人民永遠的驕傲……

授予了她,

至高無上的“國家英雄”的勳章。



然而她還沒有停下奔波的腳步,

因為曾經幫助她的亞歷山大將軍,

正陷入危難中,他被引渡到比利時,

作為德國在比利時的頭號戰犯,

即將接受審判,人們將對法西斯的恨,

對失去親人的痛,全發洩到了他的身上。


她開始四處奔走呼籲,

並主動接受媒體的採訪,大膽的說:

如果說,我在二戰期間,

為比利時人民做了一點事情,

因此而得到政府授予的國家勳章,

受到比利時人民的愛戴。

那我要告訴大家,這是我努力的結果,

但這個結果恰恰是亞歷山大將軍給的,

是他冒著生命危險,

做出極大努力的結果……


之後她在比利時軍事法庭上,

不顧眾人指責,又以證人的身份,

向法官列舉了當年,

找亞歷山大求情的人證和物證,

她呼籲法官能公正地對待這位,

雖有過,但也有功的德國將軍。

她的證詞震撼了整個法庭,

也震撼了亞歷山大那本心灰意冷的心,

她的挺身而出,讓所有人都看到了,

中國人的真情和義氣。


在她的努力下,亞歷山大將軍,

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12年,

後來他服刑3年多,就被提前釋放了。



經歷戰爭洗禮後,一切都回到正軌,

而她又以中國女性的身份,

在世界舞臺上繼續發光發熱。

1951年,她成功進入聯合國,

核能科學研究所工作。

60年代,她捐款創辦了,

比利時第一所中文學校:中山小學,

在歐洲培養了一大批能說漢語的老外。

1990年,她又在比利時華僑華人中,

發起贊助國王慈善基金的活動,

獲得媒體對中國移民的一致好評……



到了晚年,這位曾在二戰時期,

拯救了歐洲數百條生命的中國老人,

生活十分低調,打太極,練書法,

沉浸在一片自在獨立的天地中。

她還曾三次回到祖國家鄉,

但卻隻字未提自己在比利時的義舉,

人們只以為她是個普普通通的老太太。

對於戰火紛飛年代裡的事蹟和榮光,

她早已淡忘,因為在她看來:

善欲人見,不是真善。

每當有人稱呼她為英雄時,

她總是擺擺手說:“我不是“英雄”,

我只是出於良心做了應該做的事而已。”


2007年,錢秀玲與當年救出的人質都已經是白髮老人


2008年8月1日,

經歷了一個世紀的歲月沉澱,

沐浴了近百年世紀榮光的,

傳奇中國女子錢秀玲,

在布魯塞爾安然辭世,享年96歲……


比利時特地為她舉辦了隆重的葬禮,

為她專門奏起了比利時的國歌。



艾克興市市長說:

對於我們,她就是一個女英雄,

是一個偉大的女人。



2015年6月,

習近平主席夫婦在瀛臺會客,

接待到訪的比利時國王菲利普夫婦,

期間向菲利普國王夫婦贈送了一本書,

這本書名為:

《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

主席鄭重地介紹說:這本書的主人公,

被譽為“比利時的辛德勒”。

而直到這時,

錢秀玲這個偉大的中國女人,

才真正的在中國浮出水面。



"救人一命,即救全世界。"

在那個陰雲遮蔽的時代,

是她讓光刺穿了黑夜。



諾亞方舟不知道是否存在,

但她用良知建造了一艘真實,

永不沉沒的“諾亞方舟”,

正是她這樣的人存在過,

才讓我們更加堅信,

人性永不會被毀滅的真理。


英雄會遲暮,盛世會終結,

光芒將黯淡,星辰終隕落,

而唯有大愛和慈悲,

世代傳承永不磨滅!

這個西方人永遠不能忘記的中國人,

我們中國人更沒有理由去遺忘她!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