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穫》微信專稿 | 創作談:自己的文學(王手)

收穫王手2017-05-18 13:03:24

2017-3《收穫》刊載王手中篇《第三把手》



梗概

《第三把手》(王手):

李回珍是一家鞋廠的老闆娘,與丈夫張國糧白手起家,奮鬥多年,好不容易創下這份家業。丈夫有了點成就就開始走花步,每個月趁著去武漢查看店面,與情人周節如幽會。這個情人很能幹,把武漢的業務開展得如火如荼。李回珍有所覺察,卻因自己身體有病,沒能趕走這個女人。丈夫得寸進尺,把周節如弄回到廠裡主持生產。從此廠裡多了個第三把手,卻又是丈夫的小三,使得大家的處境非常微妙。圍繞著誰能掌管實權,兩個女人施展開手腳,明裡暗裡有一番較量,到底誰是贏家,說來結果卻讓人哭笑不得。

自己的文學

文 | 王手


我的一位寫作老師對我講,你要發現你自己的文學。這句話的前提是,你寫了這麼多年了,能夠寫很多東西了,技術上也日臻成熟了,你應該有自己的看家本領了。好的寫作者,心裡面都有自己的一塊地方,郵票大小也好,碟子大小也好,長條的菱形的也好,這塊地方就是他心中那點柔軟的所在,是他自己的文學。那麼,我的文學是什麼呢?是行走在江湖上的“火藥槍”?是出沒於市場的“人物”?是開進工廠的那輛“吉普車”?是底層的“鄉下姑娘”?是中產階級的“婦科醫生”?抑或是溫州小店的“生意經”?我想,經濟活動中的人性表演,算是我的文學之一吧,當然還有之二之三。這一塊,我似乎有更多的資源,我也有獨特的體驗,我又情有獨鍾,我何不多花一點心思呢。

 

每個社會階段都會有一些“非典”人物,大躍進時代的勞模、“文革”時期的造反派、動亂年代的打砸搶分子、市場經濟初始的投機倒把分子、股票的操盤手、各種CEO、網絡黑客、發燒友、追星族、粉絲、包括“小三”,都是發展進程裡必定會出現的現象,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分子。男女關係的相對鬆弛、人際交往的日益頻繁、利益的驅使、慾望的膨脹、婚姻的脆弱、以及有孔可鑽,都是小三應運而生的土壤。但是,我寫的是“積極向上”的小三。她有愛心,有熱愛的事業,有能力肯吃苦,想靠拼搏來實現自己的夢想。然而,無奈的平臺讓她扮演了一個無奈的角色,她哪怕不想這樣,現實也習慣性地推著她走向那樣。是彆扭的,但又是合理的。

 

《第三把手》原本只是一個短篇,這從寫作的手法上和章節的設置上就可以看出來,有疏有密,有簡有繁,不像我以往在中篇裡表現的、章節之間的均衡和飽滿。如果讀者覺得不過癮,那不是沒有東西好寫,而是我刻意寫得節制。小說第一稿,永新主編和王彪老師看了後就把它斃了,說太平淡了,說只好請你另處了。但他們又說,結尾的這種關係還是挺有意思的。好的編輯就是這樣,他點撥你,讓你看到了自己的長處。我不著急了,反正已經被《收穫》斃了,大不了退而求其次嘛。兩個月後,我慢慢地改了小說,沒聲張,悄悄的留在王彪老師的郵箱裡。後來,我又改了一稿。大概是農曆去年底的時候,王彪老師無意中看到了我留在他郵箱裡的小說,他給我發了信,說,這次改得有點意思了。我也給他留了言——我只是不敢輕易把這個題材浪費掉。再後來,永新主編和王彪老師又重新討論了小說,提了更為具體的意見,比如兩個人要有正面衝突,比如視角問題要統一好,等等,都是非常周到的點子。他們還說,你也許是寫了一個新穎的人物(大意)。這讓我心裡歡喜了一下,我倒是沒有想得那麼多。現在,從一些反饋的信息看,大家都注意到了這一點。是好事。

 

感謝編輯和作者的這種關係,它讓我在特殊的勞動中尤其感到溫暖。


收穫微店


掃描二維碼,進入購買頁面


2017-3《收穫》

2017年第3期《收穫》目錄

長篇小說

心靈外史/石一楓

長篇連載  

無愁河的浪蕩漢子 /黃永玉

中篇小說

第三把手/王手

失蹤表演/棉棉

短篇小說  

街上的耳朵/鍾求是  

卡瓦薩基/王嘯峰  

白鳥/雙雪濤

他們走向戰場   

沙灘上再不見女郎/嚴平

三朵雨雲  

更加稠密有感的真相/唐諾

夜短夢長  

奇數:三部命運電視劇/毛尖

明亮的星 

舒婷:我要回到人群裡去/陳東東




閱讀原文

TAGS:王彪人物丈夫寫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