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創業此起彼伏,「老司機」小豬短租終於放大招了

創業最前線顧澤輝2017-05-04 01:13:59


自滴滴在出行領域一戰成名後,與之相對應的共享經濟也開始被視為資本寒冬下唯一的「現象級創業方向」。包括單車、汽車甚至是充電寶路由器等項目,都被冠以「共享」之名後斬獲了大量融資。資本的快速入局肯定了「共享經濟」的價值與趨勢正確性,卻也在某種程度上成為泡沫形成的幫凶。令人大跌眼鏡的項目此起彼伏,一時間共享經濟如洪水猛獸般席捲了移動互聯網。

 

共享經濟即「共享經濟+」這與「互聯網+」改造傳統行業的意義有異曲同工之處。一個不爭的事實是,並不是所有傳統行業都能通過「互聯網+」實現重塑和蛻變。共享經濟+」的本質是對存量資源的再利用,這種模式創新的作用範圍顯然更加垂直,不能作為一種「萬用工具」無限複製。目前為止,在國際市場上被證明可行且具有發展空間的共享經濟只有車輛和房屋共享兩大方向。在出行市場塵埃落定後,表面風平浪靜的房屋共享市場也在暗流湧動: 不久前短租行業超級獨角獸Airbnb正式在國內啟用了中文名「愛彼迎」,以此作為發力中國市場的一個信號;國內短租行業的巨頭小豬短租也不甘示弱,強勢上線了業務,首次將房屋短租與垂直場景進行了深度整合。在共享經濟項目真偽難辨的當下,盈利模式清晰市場規模可觀的房屋共享可謂是一股清流,這一賽道上的參與者以及他們的一舉一動自然更有借鑑價值。

 

「商旅優選」僅冰山一角,小豬定製化短租產品野心何在?

 

4月26日,小豬短租在深圳召開新品發佈會,推出並上線了國內首個針對商務場景定製的短租產品商旅優選。深圳是小豬短租新產品上線的首個城市,不久後該定製產品還會在北京、上海、廣州、成都、杭州等20個重點城市陸續開放,並獨立開設配套商旅服務體系及標準。小豬短租方面表示,將在2017年底開通8萬套「商旅優選」房,覆蓋50個以上的城市。


(小豬CEO陳馳)

 

與資本熱催生出的共享經濟項目不同,小豬短租已經在國內進行了五年的成熟運營,此次上線的商旅住宿業務融入了小豬短租長久以來對短租行業的思考和預判。長久以來,一個讓用戶先入為主的產品印象困擾著小豬短租乃至所有短租行業的參與者們:「業餘」。在不少的印象裡,選擇短租服務意味著失去了身著統一制服的專業服務人員和快捷高效的商務服務。更令差旅人士傷腦筋的是,在後續的費用核算及差旅報銷環節中,他們極有可能遭遇到「發票不合規公司無法報銷」等現實問題。這一點堪稱所有差旅人士的「心腹大患」。



針對差旅人士最在意的報銷問題和入住時效性問題,小豬商旅優選提供了發票無憂服務和7*24小時入住保障,同時設立了專屬的服務通道,在客戶服務環節對標星級酒店。解決了差旅人士最敏感的問題後,小豬房源對的吸引力則大大顯現出來:傳統商務酒店往往處於交通擁堵地段,這一現象在用車高峰期更加明顯;而鬧中取靜的民宿給予了商旅人士更多選擇權的同時讓他們避開了高峰用車地段,小豬商旅優選更是對商旅優選項目進行了二次甄選,充分保障了商旅人士的出行效率。

 

另一個吸引商旅人士的優勢在於,國內短租的價格在100-400,但小豬商旅的價格是在均價300元左右,遠低於主流商務酒店。這個價格定位與商旅人士「在滿足公司出差額度的基礎上,獲得最佳的住宿體驗」的出發點不謀而合。顧名思義,「商旅優選」是一個主打商務場景的產品,小豬商旅房源也在不斷升級與之配套的辦公設備,甚至還將在房間內加入極米智能投影和高端打印設備。目前氪空間、優客工場等10餘家知名互聯網企業已成為小豬的第一批簽約合作企業,至2017年底還將有5000家企業與小豬完成簽約,商旅優選預計服務人次達10萬以上。

 

高頻、高忠誠度、高自主傳播力的10萬商旅人士可以為小豬創造出一片可觀的增量市場,但「商旅優選」的意義並不僅限於此。隨著消費升級大潮襲來,千篇一律的標準化產品越來越難以滿足用戶的需求。連鎖型商務酒店為了保持風格統一很難在產品創新上快速落地,但的缺口卻真實存在。不僅僅是商旅人士,不同年齡段、不同出行目標、不同性別和關係的住宿人群都渴望定製化住宿產品的出現。

 

資本並非萬能,小豬「定製產品普惠化」大幅提升准入門檻

 

一切商業行為都離不開「逐利」二字,短租行業也不能免俗。據國家信息中心發佈的《中國分享經濟發展報告2017》預測,未來幾年我國分享經濟仍將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長,到2020年分享經濟交易規模佔GDP比重將達到10%以上。而以小豬短租為代表的在線短租市場最大潛在交易額有望達到1000億元左右。

 

面對巨大的市場紅利,進入短租行業的創業者與互聯網巨頭也不在少數。來自中國產業調研網的數據顯示,2016年初全國農家樂已超過190萬家,民宿超4萬多家,民宿從業人員達到近100萬人,形形色色的民宿眾籌項目也如雨後春筍般襲來。另一方面,百度系背景的在線旅遊巨頭攜程以及團購時代的唯一獨角獸新美大等互聯網企業不約而同的瞄準了短租市場,並在這一領域進行了加碼和資本注入。

 

大量資本注入產生的槓桿效應可以幫助後來者迅速站穩腳跟,甚至達到行業洗牌的效果。但資本的力量並非萬能,尤其是在短租行業這樣以體驗為王的細化市場裡。在長尾效應的支撐下,任何一個細微且不易被發現的用戶訴求都有可能使得資本槓桿偏離正確的方向。



小豬短租近期在各城市大手筆投放的戶外廣告足見端倪:由廣告主題可見,小豬短租將商旅人士、情侶蜜月、家庭度假、多人慶祝活動中的痛點和小豬定製化產品提供的解決方案進行了一一對比,充分考慮了不同人群的短租需求。不難猜想,在商旅優選之後,小豬還會圍繞不同場景繼續開發定製化產品,並將其打造為國內短租行業的新標準。更重要的是,小豬順勢為國內短租市場撕掉了「業餘」這個負面標籤,無形之中也提高了行業准入門檻,將那些以「賺快錢」作為目標的潛在參與者拒之門外。


 

正如美國哈佛商學院戰略官學家邁克爾·波特曾提出的「基本競爭戰略」原則所說,企業必須從成本領先戰略、差異化戰略、集中戰略三種戰略中選擇一種,作為其主導戰略,夾在三者之間的企業往往會被淘汰。小豬短租選擇了其中的「差異化戰略」,更是選擇了短租行業固化思維之外的更多可能性。最重要的是,這種可能性恰恰是國內消費者喜聞樂見的。·

 

在資本浮躁的共享經濟領域,一場久違的,以用戶體驗為核心的革命也拉開了它的序幕。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