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的宗旨就在知書達理,但又有多少人被情緒帶走?

讀史向尚瞰2017-04-29 03:14:51

點擊上面藍字免費訂閱


| |ID:dushi818

博聞通識,知古鑑今。有品、有趣、有態度。

文:向尚瞰 讀史(dushi818)專欄作家 

古往今來,中國人講“讀書”,就是為了“”。所謂“知書達理”,讀書是學知識,明事理的最好途徑,套用今天哲學上的概念,無非就是為了解決“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問題,其根本目的就是如何“做人”,做“怎樣的人”。


的鼻祖,萬世師表的孔子自稱“十五有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又說:“一日三省吾身。”不外乎用書籍文章充實自己,用知識學問薰陶自己,不斷反省,改正錯誤,修正方向,謹言慎行,獨善其身,然後推己於人,兼善天下,達到“天下歸仁”的理想。


孔子之說雖不容於當世,大道難行。但在我國文化史上仍無愧為高潔亮麗的啟明星。不管怎樣,終究使天下人識禮儀,知廉恥,讓讀書人明白做人須“有所為,有所不為”,善惡之念,存乎一心,縱百轉千回,萬劫不復,猶懷瑾握瑜,抱殘守缺,不越雷池一步,不墜青雲之志。這千古功業,可也不是批判一陣就能拂之而去,退出歷史舞臺的。

儒家的另一位代表性人物孟子說:“吾善養浩然之氣”,則把讀書與做人的原則闡述的更加登峰造極。所謂浩然之氣,是一種正氣,一種精神。有此浩氣,自可傲立於天地間,必然是“威武不能屈,貧賤不能移,富貴不能淫”的大丈夫。


其後的讀書人,做人方面雖然沒有專門的理論傳世,但在做人的社會實踐上卻絲毫不讓古人,多是一粒粒砸不破、錘不扁、炒不熟、蒸不爛的銅豌豆,可謂擲地有聲,歷史為之沉重。

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退隱山林,以著書立說自娛,以詩文辭賦娛人。李白仰天長嘯“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驚世駭俗之語至今餘音繞樑。這種瀟灑無羈的換個“活法”,就是問心無愧,坦坦蕩蕩地做人。


宋代蘇軾十歲時讀《範滂傳》,那範滂也是寧折不彎之人,蘇軾為之“慨然嘆息”,問母親:“軾如為滂,夫人許之乎?”蘇母喜曰:“吾有子矣!”蘇公“亦奮厲有當世志”。他以後身為曠代文豪,一生不阿順取容,不避罪譴,雖“一肚子不合時宜”,卻文名雖顯揚天下。


宋末的文天祥戰敗被俘,不為高官厚爵所動,慷慨就義。一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擲地有聲的詩句,把讀書人的風骨和氣節推到了極致。

倒也有些讀書人,讀了不少書,甚至號稱滿腹經倫、才高八斗、學富五車,可就是缺少一樣東西——德性,叫做缺德。這樣的讀書人只能算“半個讀書人”,因為他們讀書歸讀書,做人歸做人,知行脫節,比不識字的壞人更壞!想那秦檜,在文豪並出的宋代能高中狀元,論“文憑”遠在歐陽修、蘇軾之上,殊為不易。但他卻忽略了讀書的根本,忘了如何“做人”,結果到了今天,還讓秦氏後裔“人自宋後少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


周作人是20世紀中國讀書最多的作家和學者,他所讀的書用浩如煙海來形容絕不過分。在《知堂回憶錄》的最後,周本人不無自豪地總結自己一生所涉及的研究領域:希臘神話、日本排句、英國文學、民間歌謠、人類學、性心理學……一共犬牙交錯的數十個領域。書評家陳平原先生曾說,今天的學者能在一個領域內趕上週作人就相當不錯了。


然而,周作人智商之高、讀書之博,並沒有阻止他落水當漢奸。

為什麼同是讀書,分野卻如此經緯分明呢?中國並不缺少知識,缺少的是反思知識的知識;中國讀書人並非讀書讀得少,而是讀書的態度出現了問題。讀書的人最怕的是,誦讀的是聖哲賢人的語言,但卻做的還是自家的人。


這樣的讀書,就是關門閉戶十年,讀書破了萬卷,那又能夠成就個什麼用場呢!中華文明是一團凝天地神繡,日月光華的聖火,對這些人文的精華只能用人格和生命來守護傳承,不容許它沾染半點俗氣和塵埃,這聖火才能延續下去。


讀書的宗旨就在知書達理,古人教我:“讀書”不思“做人”,如蠻牛隻顧拉車,不擡頭看路,與行屍走肉何異?


作者簡介:向尚瞰,真名曾春生,一九三八年二月生,一九六一年畢業於江西師範大學(當時名江西師範學院)中文系,長期從事新聞工作,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高級編輯,以寫蘊涵人生的哲理雜文見長,江西省雜文學會對他的雜文曾作出這樣的評價:“向尚瞰標舉哲理雜文。以豐富的學養,智慧人生取勝。”曾出版雜文集《學海泛舟》、《俯讀仰思集》、《喻世心語》、《笑對人生》、《哲思隨筆》,散文集《佳山·麗水·名城》,傳記文學《兩代瓷工》、《瓷壇瑰寶——王錫良傳》等。二○一七年開始給網絡投稿,二○一六年全年《微信錄》被公眾號《讀史開眼界》、《讀史閱世》採用,連續發佈。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