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拉橫幅反同 | 你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批判同性戀,國家知道嗎?

Vista看天下陳香香2017-04-21 05:18:23

在整個社會對越來越尊重LGBT群體時,總有人樂於用極端的手段掀起陰暗的一角。


4月16的女王杯籃球賽比賽間隙,兩女一男謀劃了一起遠離大學校園的橫幅事件。隨後在社交平臺上,當事人更是轉發該張圖片並言辭激烈地抨擊同性戀的存在,甚至扯上了公共安全衛生這樣專業的字眼,要求同性戀的老師和同學離開自己的學校。



這些照片和言論一傳開,便迅速引起了眾多網友的圍觀譴責——




鑑於同性戀是個人自由,支不支持同性戀也是個人自由,把他們擅自在校方籃球活動噴繪板下打橫幅的事情暫放一邊,我們不妨先來看看當事人的立場(說不定還能被說服呢)。


據知情者透露,事件的始作俑者是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的女籃球隊教練凌冰兩名醫科女博士。按說這樣的高素質人才,應該會找出什麼理據服的觀點吧。


當看了他們的條幅內容,不得不說,見過各式各樣的反同理由,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新脫俗、不走尋常路的。


這四句話看似簡短有力,實則一句比一句奇葩,順著讀下來簡直是神級價值觀——


維護中華民族傳統倫理,捍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

抵制西方腐朽思想侵蝕,讓同性戀遠離大學校園。


第一句是維護中華民族傳統倫理,這意味著在幾位反同者心裡,同性感情是不符合中華美德的。


早在1997年,我國新刑法取消了「流氓罪」就標誌著對同性戀行為的非罪化,中國的傳統道德在大多數時期同樣是不禁止同性戀的。


就比如西漢的劉氏皇室似乎有著遺傳性的同性戀取向,從高祖劉邦到哀帝劉欣,幾乎每一代皇帝都有男朋友,如高祖有籍孺,惠帝有閎孺,文帝有鄧通,景帝有周仁,昭帝有金賞……文藝和影視作品裡,也有不少以史實為依據的斷袖情節——



也就是說,不管是我國的法律還是道德,即便沒有明確支持同性戀,至少是不禁止的。一句「反同是維護中華民族傳統倫理」,無非是給傳統道德添油加醋。


真要較真的話,若遵守傳統倫理,兩位舉橫幅的妹子恐怕連自由戀愛的權利都沒有,畢竟女性掙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事物牢籠還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後;更別提上場打籃球了,穿又短又寬鬆的籃球褲算什麼事兒呢,倒不如裹好小腳遠離校園。



於是他們找到了新理由:我們要圍繞在黨的周圍,堅決捍衛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同性戀是天生的叛國者,不能吃著黨的飯,卻砸黨的鍋……



不瞞大家,小編就是從大武漢畢業的。幾年前的武漢大街上真到處印著,學校還要求背誦來著,幾位同學順手拈來其實無可厚非。


但問題是,跟我大聲念一遍這24字箴言,裡面哪兒寫著「反同」二字呢?如果說反同的原因是違背了自己的人生原則,接受無能也就罷了;可這赤裸裸地給人家造新詞兒不是往咱國家身上潑髒水嗎?高級黑簡直是所有鍵盤俠學習的榜樣啊。


硬要套到核心價值觀身上,反倒是對同性戀群體的歧視砸了黨的鍋吧,自由呢?平等呢?友善呢?



他們的第三點理由,即反對同性戀是抵制西方腐朽思想侵蝕,甚至LGBT群體就是叛國。


在古希臘神話中,眾神之王宙斯不但與姐姐赫拉有不倫之戀,還化為雄鷹,將放牧的美少年伽倪墨得斯擄到奧林匹斯山歡愛;可同時期的中國先秦時代,我們國家同樣誕生了龍陽之好、分桃之愛等膾炙人口的同性戀故事。


我們上面也提到了,中國古代很早就有同性戀群體了,一點兒不必西方晚。西方腐朽思想=支持同性戀?這個鍋西方國家應該也不願意背吧。


下面這點所謂的反同原因就更觸目驚心了:同性戀=艾滋病。



不可否認,同性之間的性行為的確是艾滋病傳播的一個重要渠道,這是由身體器官的構造決定的。可這不代表同性戀就能和艾滋病劃等號,因為小學的生物課本里就明明白白地寫著,艾滋病的傳播渠道有四種:性行為、靜脈注射吸毒、母嬰傳播和血液血製品傳播。


更何況,舉橫幅的兩位女生竟然是醫學院的博士啊。業務能力沒學好的同時,從醫道德倒是忘得一乾二淨,我國醫學生職業素養教育課程體系中就明確寫著,切勿從私德上審判他人,或許真的是學醫救不了自己吧。


醫生能力(勝任力)中的重要一個環節就是專業素養(professionalism),而其中的一個要求就是(對患者、同行)不「審判的」(judgemental)。



列舉了一大堆原因,他們的最終訴求集中在橫幅的最後一句話裡——讓同性戀遠離大學校園。


有網友爆料,為了達到目的,幾位反同的同學和教練曾公開排擠、欺負籃球隊裡的同性戀同學,當事人也自認:在我們的積極改造下,普通生中的同性戀分子已經所剩無幾。



怎麼個改造呢?從他們在社交平臺上的發聲就可見一斑——壓迫同性戀者、虐待同性戀者、必要的時候連法律也不顧



或許我們不能苛求所有人接受同性戀,畢竟前段時間那本告訴孩子們不要歧視同性戀的小學性教育課本都被世俗的偏見糟蹋了。但問題是,「反對同性戀」和「反對同性戀在社會上存在的權利」完全是兩回事,沒有人有權力要求異見者離開校園。


有這貼大字報的本事,還不如讓招生辦在招生公告上寫清楚本校不收同性戀,或者直接在高考體檢加一個性取向測試,豈不更是斬草除根?



隨著事件的發酵,各種猛料也越來越多,特別是關於主謀——籃球隊的男教練凌冰,他的言行修養,為人處世,簡直刷新了眾多網友的三觀。


在他的社交平臺上,字裡行間流露著把騷擾女性,佔女生便宜當做理所當然,值得炫耀的事——


他說自己抵制同性戀,是為在路上同性戀的目光猥褻著女生,可在他的目光下女生們才更是被猥褻了吧。



自己有骯髒的思想,做著骯髒的事,還來大義凜然似的批判他人正常的性取向,或許不是腦回路清奇,就是邪教吧,這種人真該多去B站看看諸葛先生的鬼畜視頻了。



------------------


一位是籃球隊教練,還有兩位是醫科博士,皆來自國內一流醫學院。他們的德行,以及狂妄的態度,實在難以與華中科技大學匹配。


與此同時,華科學子也通過各種途徑對這個奇葩的小團體進行譴責、並劃清界限,因為自己不想莫名其妙地就「被代表」。



同學們的憤怒心情其實很好理解,因為華科一直是對LGBT群體開放度很高的學校。


2012年,華中科技大學前校長李培根曾在畢業典禮答學生問時說道,華科絕對不會歧視同性戀,成為第一位對LGBT公開支持的校長。




這位深受學生喜愛的老頑童校長表示:不管有沒有同性戀傾向,每一個學生都是學校的孩子——


現場有同學大膽提問:校長對同性戀問題有什麼樣的看法?


李培根先是一愣,繼而他與大家交流了自己對同性戀的理解:我們學校還從未討論過這個問題,但整個社會對同性戀都能夠理解,至少是容忍態度。我們年輕的時候,同性戀是違法的,現在時代不同了,世界更多的國家對同性戀採取理解的態度。老百姓以前反感,現在能夠容忍,我們對同性戀沒有歧視。


這種平等包容的精神也傳遞到了整個學校,相比反同者的惡意汙名與造謠,大多數華科學生表現出的理性思考則寶貴太多了。


他們不僅在學校的微博上設立了同性表白牆,給了所有人自由表達愛的權力;同學們還自發設立了同志驕傲公益小組,與一切汙名化同性戀的行為作鬥爭。



去年畢業季,一位女同性戀畢業生更是公開在畢業典禮上舉起了彩虹旗,收到的是一片祝福——



說到這裡,我們更應該慶幸這次的反同事件發生在華科,讓絕大部分踐行真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學生們熄滅了這種無謂的火苗。


因為跳出這裡,社會對同性戀群體的歧視其實遠比你想象的更為黑暗。一項某同性戀維權組織發起的調查結果顯示——77%的受訪者因為性取向不同,曾在校園裡遭遇過身體攻擊。




這還是在相對平等自由的大學校園,更別提在思想更傳統的群體裡了。


我們常常說現在支持LGBT已經變成了一種政治正確,但社會現實卻是——支持往往被藏在心裡、活在網絡,嫌棄和鄙夷卻總是被掛在嘴邊。


就拿這次華科反同事件的後續來看,昨晚九點左右華中大記者團發文,之後被刪除;華科一個非常有影響力的平臺@iknow華科,在跟進事件寫了一篇很犀利的文章以後,今天也被刪除了,原因暫時不明。


而截至小編髮稿,始作俑者的公眾號上一篇名為《吸毒、濫交、同性戀,有什麼區別?》的汙名化文章卻完好無損。



還是那句話,同性戀是個人自由,支不支持同性戀也是個人自由。因為LGBT群體不會因為少數人的抵制而消失,它的存在是否合理也總歸是時間說了算,歷史說了算,人性說了算。


因此反同是你的自由,但別造謠傳謠,甚至拉上中國民族傳統美德給你背鍋;反同的前提更是把同性戀者看成一個人,而不是連人權都沒有的變態。


這個道理出自最基本的人性,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就比如帶領學生拉橫幅的那位籃球教練,因為他的目的只是把與自己性向不同的異端趕出去,讓他們留下鮮血和屍體。






點擊關鍵詞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辱母殺人 | 西安地鐵 | 北京房價 | 亞裔被打

百合出軌 | 明星愛國 | KTV神曲 | 人藝五虎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