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個小時買青團、8個小時買奶茶,我們的時間就這麼不值錢?

Vista看天下2017-04-12 18:26:11

還記得去年這個時候,網上流傳著一則灘的段子:


在福州路,買車牌標書的一定要看清隊伍、別玩手機,否則很可能揣著身份證和兩千塊錢排了仨小時,最後窗口遞給你一盒青團


沒錯,就是江浙滬包郵區在清明節前後吃的一種時令小吃……


當時正值一款鹹蛋黃肉鬆餡兒的青團走紅滬上,排隊時長一度達到6個小時,被各大媒體戲稱為“一隻青團引發的瘋狂”。



6個小時什麼概念?


足夠小編遊個小泳、吃頓火鍋、再玩兩局狼人殺了!還吃什麼青糰子呀!


——這個時候上海人又要說了,阿拉切個火鍋也要排好幾個小時嘞!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你說上海人怎麼這麼愛排隊呢?!


上海人: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誤)


作為Vista小蔡瀾,小編斗膽猜測,如今的排隊早就變味兒了,一躍成為了證明一家店受歡迎程度最簡單、也最直接的方式——在眾人口味難以量化的情況下,排隊,是變相為店家品質提供一種信任背書。


而喜愛“軋鬧猛”(滬語,湊熱鬧之意)的上海人,也就是在最近幾年,用排隊這種行為藝術捧熱了一個又一個“網紅”美食,讓店家賺了個盆滿鉢盈。



在上海,轉角不一定遇到愛,卻可能遇到更長的隊伍。


如此排隊,自然與戰爭年代領救濟糧、計劃經濟時代買米麵油的排隊不同。相反,這恰恰印證了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水平相對殷實的上海人已經擺脫了對“吃飽”的基本要求。



在老上海人的心中,有一幅魔都“老字號”美食地圖:

 

艾草青團要吃王家沙的,鮮肉月餅要吃光明邨的,素月餅要吃靜安寺的,鮮奶蛋糕要吃紅寶石的,粽子要吃五芳齋的,糕團要吃沈大成的,海棠糕要吃城隍廟的,白斬雞要吃小紹興的,酥皮西點要吃凱司令的……而那淮海中路的光明邨和下午5點後華山路上的靜安麵包房,則天天門口都是長隊等候(來源:新週刊)


這樣看來,上海人似乎被刻畫成了一群吃貨,對有口皆碑的美食謎之執著,排隊都排上了癮!但如果你單純認為這是上海人集體中了“網紅”的毒,那就錯得離譜了。


不止是一口吃的,早在互聯網時代到來之前,上海人就願意在各種事兒上排隊,要知道,那時候可沒有什麼“飢餓營銷”的說法。


改革開放前,上海人為買米買油買各種生活必需品排隊。1975年,在“堅決堵住開後門的不正之風”標語下,大批上海市民在三角地菜場排著隊,買幾分錢一斤的青菜。



八十年代百花齊放,振興中華讀書活動中,人們在上海圖書館門口排過隊,也為工人文化宮的上海書市排過隊;九十年代股票狂潮,上海股市可以從年初的500多點一直衝到1250點,人們凌晨三點就翻來覆去睡不著,起床去為股票開戶排隊。


新世紀以來,上海人為進世博會場館排隊,為電影節購票排隊,為書展籤售排隊,為各種藝術展覽和大片首映排隊,甚至會為圖書館前的“朗讀亭”和清明節吃的青糰子排隊……


表面上看,這種“上海式排隊”只是一個城市現象,而實際上,這現象已經在日積月累中延伸成了一個學術議題!排隊都能排出個名堂來,就問你怕不怕!




那麼問題來了!


過去,我們說排隊是物資短缺時代的產物。但今天,我們基本上已經不缺物資了,那上海這麼多條長龍,排的又是什麼呢?


或許,可以用一句流行語解釋——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言下之意,單純用錢買來的物品和體驗,已經不足以體現它的價值了,錢所帶來的儀式感和滿足感正在遞減。在物資豐富的當下,“網紅”商品本身並不稀缺,“為其排隊”這個行為背後的象徵意義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稀缺品



所謂的象徵意義可能是“對世間一切事物都抱有好奇心”的童真;


也可能是“買盒老字號糕點給長輩,自己吃不吃無所謂”的孝心;


可能是“小時候得等到爸爸發工資了才會出現在餐桌上”的兒時回憶;


也可能是“他願意陪我排幾個小時隊,只為買一杯奶茶”的怦然心動……


這些象徵意義都是我們生命中難能可貴、最最值得珍惜的存在,倘若沒有,那生活未免也太無趣了點。



縱觀上海近幾十年的“排隊史”,我們不難發現這裡的人們就一直在追求、堅守這些時代的稀缺品。


這也反映出他們小富即安的處世心態:喜歡簡單的精緻,沒有太大的野心,對於花點小錢和時間就能獲得的品質極為偏愛。


說到底,大家都心照不宣地默認了一件事:在上海,人們排的不是隊,是對生活情趣的追求;時間也不是變廉價了,而是更值錢了。



另一方面,在上海排隊的肯定不都是本地人,但在這兒生活的人總歸會受到城市文化的影響:富有而不張揚,貧困卻不失志;講究生活品質,追求精神世界


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上海三天兩頭就有各種藝術展覽,想提升下審美格調不是so easy?當然了,那些前仆後繼的參觀者裡,大部分都不能真正消化這些“文化盛宴”,但也無傷大雅不是嗎?


微博ins朋友圈,發個上海當代藝術館的定位,晒幾張印象派大師莫奈的畫,裝逼也好,湊熱鬧也罷,比起許多業餘生活就是在家躺屍的人來說,“熱愛軋鬧猛的上海人”對生活品質和精神世界的追求,已經領先了太多。


更何況,鬧猛不是隨便軋的呀,上海確實是一座很神奇的城市,在這裡,你永遠不知道下一秒會有什麼美好出現。


@賣自拍杆10元一支:阿彌陀佛,莫名其妙就想做件好事,為中外友誼的進步添磚加瓦——



@上海灘第一扛把子:嘴上說著本姑娘最高冷,但立刻就被熱鬧的人群吸引,發現好玩的東西——



@門框下的新派詩人:走在春風裡,看著路邊枝枝稜稜樹,好似跟這城市談了場戀愛——



@城市病重度患者:彷彿下一秒就到了2500公里外的茶卡鹽湖,天陰陰的,耳邊只有風吹過經幡的聲音。想遠離人群兩分鐘——



@永遠在路上的追風少年:我問他,你看到了什麼?他說,關於未來,關於美好,關於我生活前進的方向——



@已過三十的女設計師:趙雷唱著“再燦爛的容貌都扛不住衰老”,麻蛋,如果時光也能講環保就好了——



@生活大爆炸の迷弟:厲害了Word門!科技感爆棚啊!完全就是科幻片裡的時空隧道嘛……等等,100年後的上海應該還沒被淹沒吧——



@加班到爆肝的應屆畢業生:地鐵停止運營,公交等到天明,誰能懂我想變成一道長曝光的心情——



如今

這樣的五扇門分佈立於魔都各大潮流座標

靜安雕塑公園、上海時代廣場、新天地、浦東濱江大道、中信泰富廣場……

嘎吱——



打開這扇門

你的生活和出行將變成什麼樣子?

一分鐘告訴你答案 ↓




世上沒有兩片相同的葉子

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生活設計無數可能性

而所有的未知

或許就在門後



點擊關鍵詞 查看往期精彩文章


辱母殺人 | 西安地鐵 | 北京房價 | 女生賣卵

藍可兒案 | 網紅達康 | 理想葬禮 | 景甜後臺


閱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