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童年的性啟蒙大師走了……

楚塵文化2017-04-10 09:05:48

於4月5日病逝


武俠小說家黃易5日中風並於醫院病逝,享年65歲。黃易一生著有多部經典作品,《尋秦記》和《大唐雙龍傳》廣為人知,後來還被翻拍成影視劇。


對於很多喜歡看武俠的人來說,黃易不僅開創了“穿越武俠”這一獨特的類別,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成為了性啟蒙的經典。


翻看黃易去世後網友的評論,很大一部分人都在懷念黃易小說中“不可描述”的情節。


黃易為什麼這麼“黃”?


黃易從小就是一個武俠小說迷,“我自小看很多武俠小說。還不足十歲,便開始看臥龍生的《仙鶴神針》。六年級的時候看《三國演義》,《水滸》當然也看,但只愛讀開頭部分。後來,我看王度蘆的《鶴驚崑崙》,很喜歡其中的復仇故事;也喜歡司馬翎的小說,他寫人與人之間的 關係很出色,但他寫得好的書不多。《檀車俠影》、《焚香論劍篇》、《劍海鷹揚》這三書可說是他的代表作。”


不過那時黃易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寫一部武俠,只是常常對傳統武俠裡的大為不滿,覺得不過癮。


直到1986年底,有一天,他看到《武俠世界》雜誌的徵稿啟事。當時雜誌上刊登的很多武俠小說,他覺得都寫得不好,很多時候根本看不下去。他想,既然大家都寫得不好,不如讓我來寫吧。於是,寫了一篇近二萬字的武俠短篇寄給《武俠世界》。從此便開始了武俠小說之路。


在創作武俠小說的過程中,他時時記著年少時對情愛描寫點到為止的不滿,於是就有意識地加入了對男歡女愛的深入描寫。


△《尋秦記》劇照


當然還有另外一種說法,黃易曾直言不諱地說自己寫武俠就是為了餬口,所以他的連載不僅篇幅長(《大唐雙龍傳》自1996年開始連載,2001年完結,平均每月一本,共63卷,全書約435萬字;《尋秦記》約150萬字,港版25卷,修訂珍藏版6卷),而且增加了許多情愛描寫,以吸引讀者。


”這個詞原來是他發明的


虎軀一震這個詞在網絡時代迅速傳播開來,但很少有人知道這個詞最早出現於黃易的小說之中。


黃易小說中多次用到這個詞語,比如《大唐雙龍傳》第30卷第一章中:


陣陣梵唱誦經之聲,悠悠揚揚從大雄寶殿中傳來,配合這雪白蒼茫的天地,份外使人幽思感慨,神馳物外。


寇仲虎軀一震道:“為何剛才我完全忘記了到這裡來是要面對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戰?”

徐子陵心中亦湧起奇異無比的感覺。


寇仲一拍背上井中月,豪情狂起,哈哈一笑,大步領先跨進寺門內去。


《尋秦記》第3卷第8章中:


平原夫人別過頭來,深深地看著他道:“叩頭認錯有甚麼用?我一向已對先夫不太滿意,豈知這畜牲更遠不如他。”接著垂下螓首,紅著臉道:“少龍!你肯否給我一個孩兒,只要他有一半像你,妾身已心滿意足了。”


項少龍先是虎軀一震,繼而大喜道:“到此刻我才真正感不到夫人對我的敵意。”


第13卷第11章:


紀嫣然伸手重重在他手臂了一把,嗔道:“想想吧!以呂不韋的精明,怎會不密切監視高陵君,何須你去提醒他?高陵君如若造反,最高興的人就是他哩!”


這幾句話琴清亦聽到了,露出注意關懷的神色。


項少龍虎軀一震,終於醒覺過來,施禮道:“多謝賢妻指點,項少龍受教了。”


所以“虎軀一震”這個詞大概想表達的是因為震驚而造成的短暫性身體僵硬吧,比如,昨晚得知黃易先生去世的消息,小編虎軀一震。


美人倚靠,虎軀一震


除此之外,“虎軀一震”還有兩個基本變種:虎軀劇震,虎。用以表示“虎軀”在震動程度上的不同:劇震>一震>微震。另外,黃易書中也見用“雄軀”代“虎軀”,形容女性時一般會使用“嬌軀”。


《大唐雙龍傳》第29卷第3章中:


寇仲虎軀微震,他雖恨李靖對素素的無情,卻知李靖乃頂天立地的好漢子,絕不會說謊打證。


《尋秦記》第8卷第6章:


項少龍虎軀劇震,瞪大眼睛看著趙雅。


《尋秦記》第23卷第8章:


董淑貞嬌軀一顫,坐直身體,淚眼盈盈地愕然道:“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和秀真現在只把希望寄託在你身上,絕沒有三心兩意。” 


《尋秦記》第20卷第2章:


琴清嬌軀微顫,秀眸亮了起來,訝然道:“難怪嫣然妹說和你交談,永遠都有新鮮和發人深省的話兒,永遠都不會聽得厭倦哩!” 


讓我們做個好夢吧!


黃易因為其獨特的文風收穫了一大批粉絲,但也因為作品過於露骨而招致批評,被讀者蓋上“情色種馬”的標籤。


但黃易自有他的人生哲學,黃易這個名字就來自於《易經》,因為喜歡玄學及《易經》中的“日月為易”的概念,所以他將筆名定為“黃易”。


他的第一部作品《破碎虛空》——也是他日後說自己最喜愛的作品,此書題目出自一首禪謁:“明還日月,暗還虛空”。“破碎虛空”就是超越宇宙,進入另一空間(宇宙)的意思。


他說,”星體在宇宙浩瀚無邊的空間裡只佔微不足道的位置,虛空才是宇宙的本質,星體不斷起始生滅,虛空卻是恆久不變。我們只看到發亮的星體,以為那才是宇宙的代表,其實虛空才是宇宙的真我。“破碎虛空”,只有當虛空破碎時,我們才能超脫宇宙,脫繭而出。“


黃易非常喜歡玩電腦遊戲,大嶼山家中有超過20英寸的屏幕專門用於遊戲。57歲時,他還沉迷於新款遊戲,一天遊戲時間超過十小時,手腕痠痛不已才會結束。


遊戲的世界、虛空的世界、武俠的世界,也許在黃易看來,這些才是真實的吧,而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只是一場夢罷了。


“假如,有一天你(局內人)醒了,以局外人的眼光去看周遭的一切, 你便會得出存在主義的結論:這世界是荒謬的!局外人是孤獨的,假設人生若夢,那麼讓我們做個好夢吧!”







編輯 | 三個木

閱讀,讓一切有所不同

歡   迎   關   注

楚塵文化

商務合作請聯繫微信號:aotexin




閱讀原文

TAGS: